首页 战乱的星系 下章
第八章 佩塔鲁尼
第八章 佩塔鲁尼

 紧张地工作了一天的女执政官莫莉·纳尔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已经是快到深夜了,但纳尔斯小姐已经习惯于加班工作到很晚。她不仅要处理佩塔鲁尼的行政事务,还要负责安排要的补给,不过这些难不倒精力旺盛、被部下背地里称做“工作狂”的莫莉。

 莫莉打开住处的大门,一走进客厅立刻先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轻轻伸了伸,一边掉套装的外套,一边光着脚走进了卧室。

 莫莉走进卧室,刚想打开门边的吊灯开关,忽然从她的背后伸出两只壮结实的手臂,拦将她抱了起来!

 “啊!呜…”莫莉刚要惊叫,就感到一只大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接着那背后的男人用另一只手抱着她的,将身材丰的女执政官推到了墙角!

 莫莉的脸被贴在了墙上,她能感到那背后的男人魁梧健壮的身躯紧紧地从背后将自己的身体挤在墙角,动弹不得。那男人带着一股酒气的沉重息从女执政官脖子后面来,使莫莉浑身不一阵阵发抖。她的两只手向身后胡乱地抓去,竟然抓到了一个男人赤着的汗浓密的大腿?那个背后的袭击者竟然已经光了衣服?莫莉不感到一阵惊慌。

 “不要叫,宝贝!”那男人低声音说着,放开了捂在莫莉嘴上的手,然后绕到她的前,隔着衬衣和里面的罩抓住了女执政官丰柔软的房,鲁地了起来!

 “啊…不…”莫莉感到那男人有力的大手着自己前娇的双,一阵阵电击一样的麻酥酥的感觉传来,加上那男人结实的身体将自己紧紧地在了墙上,她忍不住轻轻地呻起来。

 那只抓在莫莉前的大手抚摸了一会,开始利索地解开女执政官衬衣上的扣子,接着将茸茸的大手伸进女执政官敞开的衬衣里面,滑进了罩里抓住了那柔团。

 “不、不要…哦…”感觉到那只有力的大手抓住自己的房,手指夹住雪白的团上那娇小感的头轻轻着,一阵微弱的抗拒和娇媚的呻从女执政官嘴里传出,被挤在墙上的丰的身体也开始妩媚地扭动起来。

 那个男人感觉到手指夹着的头迅速地涨大变硬起来,女人的呻也越来越妩媚。他也起了气,另一只手熟练地起女执政官的裙子,滑了进去!女执政官裙子里面穿着吊带的丝袜,随着“叭叭”两声,莫莉的吊袜带上的搭扣被打开,那男人的大手开始在在丝袜外的柔细腻的大腿上抚摸起来。

 “哦…”感的房和大腿同时被那人的大手温柔地抚摸着,莫莉立刻感觉浑身发软,她轻轻地呻着,忍不住开始在那男人魁梧的身体挤下左右摆动起丰股来。

 那人的手顺着莫莉丰的大腿摸上去,突然用力地抓住紧紧包裹着肥感的双的小内,用力地一撕!随着“嘶啦”一声,莫莉的内竟然被那人鲁地撕破,拽了下来!接着那男人解开莫莉的裙子,让它顺着她的微微分开的双腿滑落下来。然后用手抓住女执政官出来的丰感的双使劲地挤抚摸起来!

 “啊!不、不要…”突然感觉到那个男人的动作暴起来,裙子滑落在脚下,内也被拽了下来,下身完全出来的女执政官忍不住轻轻呼叫着,扭动着白的下体轻微地挣扎起来。

 那个男人依然沉默着,气玩着莫莉丰丘,接着用自己的身体紧紧抵住莫莉轻微地反抗着的身体,双手都伸进她敞开着的衬衣里,开始解女执政官的罩。

 被那男人死死地将自己挤在墙上,莫莉能清楚地感觉到一火热大的东西抵在自己着的双之间,轻轻蹭着自己感娇。她立刻觉得自己的心头狂跳不止,一种不知是害怕还是渴望的情绪在慢慢升起。随着罩也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两个沉甸甸的球落在了男人有力的手掌里,女执政官的感到浑身发热,嘴里情不自地发出好像哭泣一样的阵阵娇啼。

 那人的双手鲁而有力地捏着莫莉赤膛,将自己怒起来的伸到女人已经自动地分开的双腿之间,在那柔的小周围轻轻地蹭着,感觉到这个女人的秘已经逐渐变得热起来。他接着用手抓住莫莉的衬衣,将女人身上最后的一件遮羞布也鲁地剥了下来。然后紧紧地住女执政官完全赤着扭动着的身体,在她的耳垂上温柔地亲吻起来,同时双手鲁地着女执政官前两个丰团。

 被赤地挤在墙上亲吻着身体上最感的耳垂,莫莉感觉到好像一阵晕眩,一点冰凉的体顺着自己着的大腿淌下来!她立刻浑身发抖,双手使劲地抠在墙上,娇着拼命逃避着男人的亲吻,妩媚地呻起来:“不,哦,侯因!亲爱的!我、我受不了了!给我吧…我要…”原来莫莉背后的那个男人竟然是执政府军的舰队司令侯因·库特里斯!他赤着的魁梧健壮的身体死死将女执政官抵在墙上,双手鲁而又细腻地玩着女人赤着的体,听着他的情人嘴里发出哭泣一样充惑的呻和娇啼。

 “侯因,我要你!我要…啊!”突然,莫莉感到自己已经好像要瘫软了的身体被库特里斯有力的大手提了起来,猛地被转了个身,后背靠在了墙上!然后库特里斯双手抓住莫莉赤着的丰的大腿,猛地向两边分开,将自己的身体抵向了女人的两腿之间!

 “啊!…”库特里斯鲁的动作使莫莉越发感到身体里像是着了火一样,一股难以遏止的望使平时冷静文雅的女执政官变得失去了控制!

 莫莉感觉到库特里斯那火热坚硬的在自己润的外轻轻撞击着,却偏骗就是不肯进自己的花瓣之间!赤身体的女执政官立刻好像发情的母兽一样,双手紧紧地搂住了库特里斯的脖子,将自己赤着的丰膛死死挤在他结实宽阔的前,头拼命向后仰着,成的女人身体里的苦闷和空虚使莫莉失去控制地尖叫起来!

 “啊!侯因!我受不了了…快点进来吧、我要、我要!”女执政官好像哭泣一样地尖叫起来,拼命将自己的下体向前去,向情人那火热的

 “宝贝!来吧!”库特里斯气,部猛地用力向前一大的立刻撑开女人早已经充血发热的花瓣,进了润柔里!

 库特里斯的进莫莉的小,就感到一股温暖的体顺着自己的淌下来。他抱起女人的双腿,女执政官的双腿立刻紧紧地盘在了他的后,然后库特里斯紧紧地抱住这个趴在自己前的女人丰火热的体,在她热紧密的里奋力地起来!

 莫莉死死地搂住库特里斯的脖子,头向后仰着,感觉到随着他有力的一阵阵强烈的快冲击着自己几乎失去意识的大脑。她使劲扭动着雪白丰合着,闭着眼睛大声地发出阵阵妖冶人的娇啼!

 “亲爱的、快、快点!…哦,亲爱的,侯因!我爱你!用力、快!

 快!啊!…“库特里斯抱着莫莉赤的的雪白身体,在黑暗的房间里一边走、一边着,趴在他身上的女人不停地大声呻娇啼,疯狂地扭动着丰的身体合着。

 库特里斯走到边,突然将身上的女人丢到了上!

 “啊!”那火热大的突然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莫莉忍不住尖叫起来!但库特里斯立刻将她翻了个身,摆成了跪伏在边的姿势,然后从后面抱住她雪白肥股,又进了她洪水泛滥的里!

 “啊!亲爱的!快、快…”跪伏在上的莫莉,疯狂地扭动着雪白的双,一阵阵触电一样的快使她浑身颤抖,双臂已经支撑不住身体,变成了双肩抵在上的,股高高地撅着的姿势,大声地呻着。

 库特里斯一言不发地抱住女执政官浑圆雪白的股,在她火热紧密的小着。他平里压抑着的望只有现在才能爆发出来,这个美丽成的女人那人的体是他最好的安慰。

 就这样,两个赤身体的男女像发情的野兽一样陷入了疯狂。女执政官穿着丝袜的双腿向两边分开着跪伏在上,白皙的手指深深地抓进了单里,拼命甩着头,嘴里发出哭泣一般的呜咽和哀鸣。汗水淋漓的丰感的体在黑暗中发出妖冶的白光,赤着的浑圆雪白的股疯狂地扭动合着那淋淋的小,显得无比妖

 一阵急风暴雨过后,两个赤身体的男女平静了下来。库特里斯手脚摊开躺在中央气,这个美丽而妖娆的女执政官总能给他最大的足和事后最多的疲惫。

 美丽的女执政官莫莉·纳尔斯蜷缩着她雪白丰的身体趴在库特里斯前,嘴里还在断断续续地呻着,丰浑圆的双,好像依然没有足似的轻轻摇晃着,细的大腿和双腿上黑色的丝袜上沾了闪亮的水和白浊的黏

 库特里斯息着,忽然推开了好像乖巧的小猫一样趴在自己前叹息呻的情人,下了去取自己的军服。

 “亲爱的,不要走。今晚留在这里陪陪我好吗?”趴在上的莫莉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即将离去的情人说着,美丽的眼睛里充了乞求。

 “不行!宝贝,我不想被人看见明天一早我们一起从你的公寓里走出来!”库特里斯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回头看着莫莉坚决地说道。

 女执政官的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她紧紧咬着的嘴颤抖了几下,突然尖叫起来!

 “侯因!你这个没良心的!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让你随便玩的婊子?

 我都不怕别人看见,可你、你还、呜呜呜…“莫莉喊叫着,突然捂住脸伤心地哭了起来。

 库特里斯看到美丽的女执政官耸动着圆润的双肩,伤心地痛哭起来。他也感到自己有些对不起莫莉,他走回边,抱起哭泣着的情人,在她的额头深深地一吻,然后说:“对不起,宝贝!你知道,我必须这么做!原谅我,亲爱的。等到这里的战争结束,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库特里斯这么说着,竟然感到自己的眼眶也有些润。他坚决地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回来!侯因…呜呜呜…该死的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看着库特里斯走向大门的背影,莫莉轻轻地呼唤着,把头埋在单里哭泣起来。

 =====

 佩塔鲁尼要外的一家酒吧里,几乎坐了喝酒消遣的人们,酒吧中央的空地上五、六个年轻的布里斯托尔人正随着摇滚乐的节奏疯狂舞蹈着。

 在酒吧靠着邻街的窗子旁的座位上,两个衣着很普通的男子正在嘈杂的环境掩护下小声地交谈。

 “阿历克斯,你可真够大胆的!难道你就不怕你当初的同事们认出你这个“叛徒””说话的是伊亚·布尔梅耶,一向注重仪表的花花公子伊亚现在穿着一身很普通的布里斯托尔猎装,他那标志般的小胡子是不能刮掉的,只是鼻梁上多了一副黑边眼镜,乍看上去很像是个专门打听花边新闻的二记者。

 “嘿,我现在的样子只怕我都认不出我了,还担心国防军的家伙吗?”坐在伊亚对面的阿历克斯同样是布里斯托尔人的装束,黑色的头发染成了杂乱的红褐色,脸上也粘上了阿方索一般的大胡子,只有两只眼睛中的眼神依然如故的狡黠机

 “哈哈哈,阿历克斯,你说得没错!现在你这种样子,你那好心的看见了也许会施舍给你一顿晚饭呢!”阿历克斯身上的衣服的确不太整洁,加上那糟糟的头发和胡子,说他是个汉一定有人会相信。

 “喂,伊亚!你看!”正冲着不远的座位上的两个衣着暴的布里斯托尔女郎挤眉眼的伊亚赶紧顺着阿历克斯的手指朝窗外看去,街上正有四个身穿便装的高大男子走过。看着街边的酒吧和舞厅,那四个人的眼睛里出欣喜和向往的神色。

 “他们一定是要里的国防军士兵。”阿历克斯很肯定地说。国防军的军规很严厉,但要外的花花世界对这些远离家乡的士兵的惑是难以抗拒的,所以偷偷溜出来消遣一番的士兵一定不在少数。

 “有什么奇怪的?几个士兵嘛,又不是来抓你的。”

 “不是,伊亚。这些士兵既然能出来,就说明我们同样也能进去。”阿历克斯感到自己的心开始狂跳起来。

 “那当然,要想混进要里不是很困难。可是要想混进一支陆战队去只怕就没什么机会了吧?”

 “伊亚,只要几个人就足够了!”阿历克斯好像看着情人一般地深情地注视着远方那巨大、恐怖的佩塔鲁尼要说着。

 “只要我们能有十几个干的突击队员混进要,等到国防军主力被引离要后,就有机会打开佩塔鲁尼要七十几个入口中的一个,那时…嘿嘿…”阿历克斯兴奋地着手,表情就好像一个汉对着一桌丰盛的酒席。

 阿历克斯和伊亚正说着,忽然吧台那边一阵动,接着传来一个女人清脆尖利的声音!

 “混蛋!敢吃你姑的豆腐?”阿历克斯和伊亚都惊讶地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红发女郎站在吧台前,她穿着一身紧身的深红色连衣裙,下摆短得刚刚能盖住女郎浑圆结实的部,丰膛气愤得剧烈起伏着,一双同样是深红色的皮靴长到膝盖,整个人就像是一团火焰。

 女郎脸怒气地一手揪着一个醉醺醺的家伙的衣领,另一只手狠狠地扇了那家伙一记响亮的耳光!那男子身材壮实,比那女郎还高一头,却被那泼辣的女郎揪着领子从地上提了起来!那女郎提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壮汉走到酒吧门口,像丢破口袋一样将那家伙摔到了街上!

 那被摔在大街上的家伙在众人的哄笑中狼狈地爬起来逃走了,叉着站在酒吧门前的女郎冲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气咻咻地走了回来,酒吧里所有人都对她投以惊奇的目光。

 “哗,这个小妞好厉害!”几个年轻人小声议论着。

 走回吧台前的女郎听见了他们的话,立刻回过头,圆圆的杏核眼狠狠地瞪了那几个人一眼,那几个人立刻低下头不出声了。

 “呵呵呵,原来是她!那家伙竟然想占她的便宜,真是有眼无珠、活该倒霉!”伊亚盯着吧台前的女郎说着。

 “薇洛妮卡·伊侬?”阿历克斯微笑着问。

 “咦?你怎么知道这个泼辣的小红?”伊亚惊讶地说。

 阿历克斯于是把自己同阿方索押送茱丽亚和洋子去真岛重宗那里时,遇上了女海盗的情景讲了一遍。伊亚边听边笑:“哈哈,阿方索总算还占了点便宜?

 幸亏当时薇洛妮卡是在自己的战舰上,如果两人在一起,你就可以看一出全武行了!那时阿方索恐怕就没便宜好占喽!““怎么?这个姑娘的功夫很厉害吗?”阿历克斯瞟了一眼吧台前火焰般耀眼的红发女郎问道。

 “这个小红的功夫只怕连利奥都占不了她什么便宜,而且她脾气暴烈,小嘴也不饶人,啧啧,真是厉害得不得了!”

 “哦?看来是个连伊亚都有些惧怕的姑娘,那一定是很不简单喽?”阿历克斯听出伊亚的语气里充了一点酸溜溜的滋味,于是开始调侃地对一直盯着那边的薇洛妮卡看着的伊亚说道。

 “嘿嘿,这个小红…耳朵也灵得很!”那边的红发女郎显然听见了这边又有人在议论自己,她立刻转过头,火辣辣的目光向了坐在窗边的阿历克斯和伊亚。伊亚赶紧转回脸,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阿历克斯看到红发女郎盯着自己和伊亚看了一会,离开了吧台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喂,阿历克斯。那小红过来了?”红发女郎的脚步很轻,伊亚甚至还没听见她已经到了自己背后,还在低着头小声问阿历克斯。

 “咳!”走到伊亚背后的红发女郎轻轻咳嗽了一声,她脸上的表情不知是生气还是窃笑,总之在阿历克斯看来十分人。

 伊亚听见背后的声音,立刻吓了一跳,慢慢地回过头来。

 “原来是你!我说怎么这酒吧里有种花花公子身上的酸味!”红发女郎冷的俏<战乱的星系> m.EJuXs.Com
上章 战乱的星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