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 二 章 浪娃淫娃大克星
‘西湖美景冠天下,如意‮女美‬天下’,未游西湖,枉为人生,未入如意馆,枉为男人也!

 如意馆位于西湖美景之中,它占地一顷余,馆中一共有一百座小庄院,每座小庄院皆有一位‮女美‬待客。

 入如意馆不但必须预约,而且还要通过面试,进入之后,尚须经过多次的捧场,始可上榻快活。

 若为处子开苞,花费更高啦!

 所以,如意馆目前尚有一、二十名处子待人开苞。

 八月二十三下午,一身锦服的毕吉独自进入如意馆,提前返馆的史红佯作不识的进行面试。

 不久,她直接带他进入怡红庄,恰红姑娘乍见史姑娘亲自陪客而来,立即上前行礼了哩!

 史红立即上前低声吩咐着。

 不久,怡红收了一万两银票,便交给史红。

 史红略加吩咐,立即离去。

 怡红立即行礼道:“石公子,请!”

 化名为石群的毕吉便含笑跟入房中。

 房中阵阵幽香,而且豪华整齐,怡红斟茗招呼毕吉入座之后,立即备妥榻上物品,再含笑行来。

 她边行边宽衣,当她到毕吉面前时,已经一丝‮挂不‬,处子幽香加上媚笑,立即使毕吉心猿意马。

 “公子,请!”

 说着,她已牵他起身及为他宽衣。

 不久,‘小吉’已经雄壮的昂立,怡红瞧得双目异彩一闪,不由欣然忖道:“好货,我可以快活啦!”

 她立即下蹲‘品箫’着。

 毕吉被品得火气更旺,立即轻抚她的秀发。

 “公子,请!”

 她上榻一躺妥,立即以白巾垫在下。

 毕吉上阵一搂,便挥戈扣关。

 蓬门乍启,羊肠小径立即阻住‘小吉’。

 “公子,饶了人家吧!”

 “这…你来吧!”

 说着,他便搂她向内一翻。

 她顺势跪坐在他的腿,便趴身送上香吻。

 他边吻边厮磨体,没多久,她缓缓纳客人内,内部一阵空前爆之后,她立即边吻边旋圆

 阵阵舒畅立即使毕吉轻顶着。

 她又活动不久,便加速前进啦!

 响曲便悠悠响起。

 一回生,二回,没多久,怡红已能适应,只见她边加速套顶,同时旋转圆及收着腹部。

 ‘小吉’便被它挟攻的侍候着。

 毕吉在和史红来西湖之途中,他每夜皆和她快活,所以,他已经习惯这种‘特技’,他便从容击。

 半个时辰之后,功力较弱的怡红呼呼的道:“公子,请!”

 毕吉一翻身,便大刀阔斧的‮刺冲‬着。

 她先佯叫一阵子,‮住不忍‬舒畅的真叫啦!

 她不由自主的放合啦!

 他立即乘风破前进。

 良久之后,她哆嗦的呢喃着。

 他趁胜追击啦!

 没多久,她颤抖的求饶啦!

 他倏觉‮体下‬一阵发,他由史红的口中知道她快身,于是,他紧紧顶住及加速旋转着。

 她又喔叫一阵子,处子元终于出。

 他倏觉‘气海’一,不由大乐。

 他便按照史红的吩咐停兵及吻着她。

 她嗯啊不久,悠悠睡着啦!

 他悄悄爬起来,立即气。

 他一见落红斑斑,不由大乐。

 不久,他定下心神运功啦!

 半个时辰之后,他顺利的入定,隐在门观察的史红乍见他的润红脸色,她含笑离开啦! 第二天晚上,毕吉又以一万两银子为丽美姑娘开苞,二人一入房,丽美立即褪衣现出丰腴的体。

 她的丰腴未见肥胖,加上细皮,不由令毕吉大喜。

 他一宽衣,便搂吻她。

 ‘小吉’顺势厮磨叩关不久,她已将右脚搁上太师椅,城门一敞开,‘小吉’立即入内阅兵。

 他便欣然轻着。

 她合不久,便放的还击着。

 通常,胖妞热情又多‘水’,没多久,落红及津溢已经沿着她的粉腿下,她却续战不已。

 他又攻了不久,便抱她下榻沿。

 他抬起粉腿,便站在榻前‮刺冲‬。

 如山的压力,使她快活的着。

 他又‮刺冲‬一阵子,立即上榻另玩花招。

 他又换了七样花招,她终于茫酥酥的呻着,他趁胜追击不久,‘气海’又一阵,他立即停兵搂吻她。

 她呻不久,便悠悠睡去。

 他吁口气,便在旁运功。

 史红又观察良久,便含笑离去。

 翌晚上,她带毕吉进入天梅庄,立见皮肤微黑却‮体身‬健美的天梅姑娘快步出来接了,史红又吩咐一阵子,便带走一万两银票。

 她刚返房,便见一位媚丽妇人入房道:“师妹,你在搞什么鬼?”

 她佯作不知的问道:“怎么啦?”

 “你可知怡红及丽美已被石群采走元?”

 “会有此事?我看走眼啦!”

 “此事若让恩师知道,你我皆有麻烦。”

 “如何善后呢?”

 “你出马,还是我出马?一定要回来!”

 “这…师姐功力深厚,请!”

 “听说他不但人俊,而且货好,你舍得放弃吗?”

 “小妹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格格!行,你安排他明夜陪我吧!”

 “是!”姚莺立即春风面离去。

 史红暗笑道:“你分明想玩他,还故意骇我,‮定一我‬要让你失去一些功力,否则,我如何争得过你呢?”

 她便含笑思忖着。

 此时的毕吉已经搂着天梅及腿‘隔山取火’,弯身站在榻前的天梅则热情的顶不已,嘹亮的战鼓声便密集响着。

 不久,他反起粉腿,她便以肩贴着榻沿战着。

 毕吉使力猛顶之下,她乐得叫啦!

 她更放的耸啦!

 没多久,两人一上榻,便畅玩各种花招。

 天梅乃是三人中最善战之人,毕吉越宰越斗志高昂,他的身上亦首次发汗,他便奋力‮刺冲‬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天梅败阵的任他予取予求啦!

 她一攻再攻,她终于乖乖献宝啦!

 当他那‘气海’发之时,他便停兵吻着她。

 不久,她茫酥酥睡着啦!

 他吁口气,立即运功。

 史红一见他更迅速的入定,脸色亦是粉红,她便含笑离去。

 翌一入夜,史红便陪毕吉进入姚莺的揽翠庄,立见姚莺带着醉人的媚笑来道:“公子,请!”

 毕吉付出一万两银票,史红便含笑离去。

 毕吉一跟入房中,眼前一亮的道:“真美。”

 房内摆着各种珍宝,当然令他赞美啦!

 姚莺迅速褪光‮子身‬道:“美不美?”

 “哇!杰作,上天的杰作。”

 “格格!来吧!”

 说着,她已躺上桌及悬‮腿双‬于桌外。

 区便忽合忽开着。

 毕吉边宽衣边忖道:“红姐没说错,她这位师姐果真是一位高手,‮定一我‬要小心了哩!”

 他一上前,姚莺便将粉腿放上他的双肩。

 他顺势向外一滑,他便挥戈直顶。

 一声脆响之后,立即一拍即合。

 她道句:“好货!”便耸不已!

 她那圆更是飞旋不已。

 毕吉只觉阵阵舒畅,急于暗暗提气猛顶着。

 两人棋逢对手的厮杀啦!

 不久,她一张‮腿双‬,便勾住他的双,她顺势一滑及一搂,便在毕吉的怀中耸个不停,他便抱她边走边猛顶着。

 她叫连连的还击着。

 当毕吉第三度走到榻前之际,她向外一仰身,双手一按上榻沿,立即借力使力的仰身进攻着。

 他便站稳马步的战着。

 她猛攻一阵子之后,喜道:“上去吧!”

 “行!”

 两人一上榻,各种花招便纷纷出笼啦!

 两人又畅玩一个半时辰,她不由打个哆嗦道:“你真行,再来!”

 她口气,又彪悍的还击着。

 他暗一咬牙,便加速‮刺冲‬着。

 他又连轰三百余下,她终于溃不成军啦!

 她哎叫连连的任由他宰割啦!

 没多久,她抖数下,急道:“饶…饶了我吧!”

 他早获史红的代,反而加速‮刺冲‬。

 她抗拒不久,便哀求道:“饶…命…”

 说着,她已抖连连!

 他一直等到‘气海’大,方始收兵。

 她不由呻道:“你…是谁?”

 他将她制昏,立即运功。

 一个时辰之后,他穿上衣衫大摇大摆的离去啦!

 当他返回客栈房内,便搜向枕下。

 果见枕下有一封信,他便含笑拆开。

 信中有五张一万两银票及一张纸写道:“速走!后会有期!”

 他微微一笑,便收信离去。

 他担心被人循线跟踪,立即单独出城。

 出城不久,他便沿林掠去。

 这‮夜一‬,他沿着官道林中疾掠,天亮之后,他在林中换上另一套衣衫,同时卸下睑上的易容膏。

 他先用过膳,再雇车离去。

 他躺下不久,便悠悠入眠啦!

 九九重午后时分,毕吉搭车抵达了绍兴城之后,他付过车资及赏银,便另外雇车驰向归泉村。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已经踏人‘茫酒厂’的大厅,立见一品郎含笑出来道:“阿吉,你为何提前返回?”

 他微微一笑,便递出那封信及叙述经过。

 “好小子,你人财两得啦!哈哈!”

 “全仗红姐之安排!”

 “她若再来,可得让她回去。”

 毕吉立即脸红的点头。

 “来!吾瞧瞧你的收获。”

 说着,他已扣上毕吉的右腕。

 不久,他哈哈笑道:“大丰收,很好!”“头仔,我有些不安哩!”

 “不必如此,那批女子既赚男人的钱又男人的元,该有此种报应,你只是代天行道而已!”

 “红姐也是此种人吧?”

 “不错!她不敢抗命,必须如此做。”

 一顿,一品郎又道:“明起,你便可以运用这些功力开始练剑。”

 “头仔,你为何如此栽培我?”

 “吾一生只败于一人,吾无法扳回颜面,全靠你啦!”

 “那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马马虎虎,届时再说吧!你先去沐浴吧!”

 “她们会不会追来?”

 “不会啦!她们若追来,咱们再应变吧!”

 毕吉立郎提水入内沐浴着。

 此时的西湖如意馆中,姚莺正和一位富商在洗鸳鸯浴,久未接客的她立即令富商如痴如醉。

 她已被毕吉盗采十余年的功力,她必须向男人补回来。

 史红在她昏睡之时盗走十二万两银票,得姚莺必须下海。

 天梅三女为了采男人的元补充自己被毕吉走时元,她们更殷勤的接客啦!

 忙归忙,她们并不怨毕吉,因为,他给她大过呀! 只有史红人财两得暗不已,她不但多了七万两私房钱,她更配了不少的补药好好的进补一番。

 因为,她准备要再去和毕吉快活呀!

 可惜,十月初,一品郎已经顶让出酒厂,他便带着毕吉由南方北上,半个多月之后,他们已经抵达洛

 俗语说‘洛纸贵’,洛不但文风盛,更因为历代王朝在此建都,它不但街道整齐,房舍豪华,各项建设皆齐全。

 久居村乡之毕吉乍入洛,不由眼界大开。

 一品郎为了要培养毕吉的器度,便先暂居客栈,他每陪着毕吉逛城内的名胜古迹及文物。

 七天之后,他在南门外买下一座庄院,他遴选六位清寒‮女男‬青年入庄打杂侍候,安稳的过着富人日子。

 由于他付出一倍余之工资,那六位青年‮女男‬便死心塌地的干活,他便更从容的指点毕吉练剑。

 毕吉自从采四女的功之后,他的功力不但增强,而且纯粹不少,所以,他更得心应手的练剑啦!

 加上他发奋图强,夜苦练,他进展更速啦!

 不知不觉之中,新年将近,毕吉的剑招亦有五成的火候,一品郎便吩咐他放松心神准备过年。

 除夕下午,一品郎各赏给六名下人五十两银子及吩咐他们回家过年,他们乍获横财,不由乐呆啦!

 他们备妥年夜饭,方始结伴离去。

 一品郎便和毕吉欣然团圆。

 两人喝过一坛酒之后,一品郎问这:“阿吉,想玩女人否?”

 “谢啦!没兴趣,头仔,你为何不玩女人。”

 “你怎知吾没偷玩女人呢?”

 “哈哈!少假仙啦!你未玩过女人啦!”

 “阿吉,吾一直没有把我的身世‮你诉告‬吧?”

 “是呀!我好奇的哩!”

 一品郎吁口气,便轻睑部。

 不久,一张死人的大帅哥容貌一出现,毕吉双眼一瞪,不由自主的啊道:“哇!帅!帅毙啦!”

 一品郎苦笑道:“大象因牙而遭焚,孔雀因羽而遭擒,吾因此容貌而引起正女子之纷争及纠哩!”

 “会有此事?那些女人好厚的脸皮喔!”

 “阿吉,女人心海底针,不易揣测呀!”

 “是吗?”

 “你可知史红如何取得那三粒九丹?”

 “买的吧?”

 “非也!九丹是九真君的独门灵药,一生嗜及采补的他,不但收一万两银子,史红更供他玩数个月哩!”

 “哇!我亏欠她啦!”

 “这便是女人心难测之证明,她喜欢你,便肯为你做任何的牺牲,她若要拥有你,一定会有更烈的手段吧!”

 “是的!你便是因为受不了它们的烈手段而躲吗?”

 “不错,吾在江湖之时,至少有三批不同势力的女子为吾而拚斗,吾一隐退,她们便相安无事哩!”

 “你真可怜。”

 “的确,吾困于太帅,因而无法完成壮志,你得协助吾。”

 “没问题,我有今全是你之栽培,我会为你死。”

 “哈哈!言重矣!你只须依照吾之安排行事,不但可以大享福,事后更有金山及银山供你逍遥一辈子。”

 “行!我拚啦!”

 “很好,你还记得吾被人击败之事吧!”

 “记得!我会替你讨回颜面。”

 “很好,你目前所学之身法、掌法及剑法皆出自昔年一名<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