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 三 章 如意宫美女如云
钟琴在秘谷陪毒畅玩十天,毕吉每天亦获小翠偷赠六粒灵丹,他持续运功十天之后,功力已增加不少。

 这天上午,毒入内向毕吉道:“相见即是有缘,收下吧!”

 立见他抛来一个瓷瓶。

 “铭谢浩恩,请笑纳!”

 毕吉立即又呈上一叠银票。

 “呵呵!好上路,娃儿,你一定有前途。”

 “全仗前辈栽培。”

 “好!很好,吾喜欢,张嘴。”

 说着,他的指尖已扣一粒黑得发光之药丸。

 毕吉口心中有数,立即张嘴!

 “刷!”一声,黑丸一入口,立即化开。

 一股辛辣苦味,不由使毕吉一怔!

 钟琴却格格连笑入内道:“公子,你还不谢谢姚哥哥,此丸乃是姚哥哥心血之结晶,它可以解万毒哩!”

 “呵呵!铭谢前辈浩恩。”

 “呵呵!多替吾宰九宫帮之人,吾便满意矣!”

 “是!”钟琴送上一吻道:“姚哥哥,人家会再来陪您。”

 “好!好!去吧!”

 “是!”毕吉又行过礼,方始跟着钟琴离去。

 两人踏石而上,便迅速的掠上峰顶。

 阳光普照,空气清新的令二人不由长一口气,立见她道:“此地已无尸体,九宫帮的人来过啦!”

 “是呀!咱们去何处?”

 “先去快活吧!”

 “这…”她立即低声道:“这十天,我一直被姚老鬼搞得上不上,下不下,实在难受极了,你为我解解吧!”

 “行!”

 二人便联袂掠向北方。

 没多久,二人掠入一个荒,便迅速宽衣解带。

 她一搂住他,立即纳客猛顶不巳。

 他把玩双道:“你怎会认识他?”

 “三年前,我曾被人追杀坠崖,因而结识他。”

 “他为何不出来呢?”

 “他败于九真君之手,依誓在谷内归隐。”

 “九真君不怕毒呀?”

 “是的!他的九丹可抗毒之毒。”

 “二人之武功呢?”

 “九真君之九剑招正好尅住毒。”

 “真是一物尅一物。”

 “嗯!用力顶吧!”

 说着,她已趴跪在地。

 他立即搂猛攻着。

 她叫连连的顶啦!

 两人便依各种花招畅玩着。

 一个各时辰之后,她更放的叫着及玩着,他亦杀机腾腾,大刀濶斧的存心要将地摆平倏听一声冷哼道:“狗‮女男‬。”

 二人一停身,便见口站着三位负剑少女,毕吉脸红的背身穿衣,钟琴边穿衣边拂出一股药粉。

 那药粉无无味,却是毒的强力药,三位少女方才出声之后,便面向外而立,准备再教训二人。

 药一吹过,三人立即昏倒。

 毕吉回头一瞧,不由怔道:“你倒她们?”

 “不错!再来!”

 “先制住她们吧!”

 “放心,老鬼的药可以留她们一天‮夜一‬!”

 说着,她又列阵以待。

 毕吉边玩边问道:“她们是谁?”

 “开封三娇。”

 “开封三娇?好怪喔!”

 “你若有兴趣,待会再玩她们吧!”

 “不!不!”

 “那就先让我吧!包你有好处。”

 “行!”

 他果真大冲特冲着。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哆嗦的道:“饶…了我吧!”

 “过瘾啦?”

 “是!是的!”

 他便徐徐停身及抚道:“你真够。”

 “好吉弟,你真人!来!”

 她立即取出瓷瓶及倒给毕吉六粒绿丸。

 毕吉一见它和小翠赠他之药丸一样,便故意问道:“灵丹吗?”

 “是呀!它是姚老鬼的宝贝,它可增加功力哩!”

 “谢啦!”

 二人服下灵丹,便各自运功。

 夕阳西沉之际,野蚊吵醒他们,她一收功,便将开封三娇拖入内道:“格格!她们被叮得不成人形啦!”

 “如何处置她们。”

 “死路一途。”

 “太狠了吧?”

 “你若知她们之来历,便不会如此说。”

 “她们是何来历?”

 “开封有三位武林大户,他们分别姓阮、汪、何,他们利用官方及九大门派发了不少的黑心钱,更杀了不少绿林同道。”

 “尤其这开封三娇仗着姿集不少的各派年青高手,得绿林同道无一人可在开封立足。”

 “她们没有妨碍你吧!”

 “怎会没有,她们三番两次的官方取缔如意馆良为娼,害我们破了不少财哩!”

 “她们爱管闲事哩!”

 “是呀!咱们方才在玩,她们也要管哩!”

 “她们的确太婆啦!”

 “吉弟,你谙采补吧?”

 “稍懂些皮。”

 “我要你干她们。”

 “太狠了吧!”

 “无毒非君子,来!”

 说着,她已卸下一女之下裳。

 毕吉只好仰躺着。

 钟琴将她凑上毕吉,立即道:“妥了吧?”

 毕吉立即轻轻点头。

 钟琴按上少女的二处道,立即催动功力。

 一股冷劲一涌入,毕吉便运功收。

 不久,少女已经而亡,钟琴立即道:“稍候!”

 毕吉一收功,她便抱走尸体及递来另外一女。

 不出半个时辰,开封三娇已经应劫而亡,钟琴立即掘坑埋尸,毕吉则专心的运功着了哩!

 钟琴忙妥之后,乍见毕吉的白里透红脸色,她又爱又怕,立即忖道:“若无法伏他,后果不堪设想哩!”

 她立即又服药运功。“

 翌午后时分,入定中的毕吉被醒,他乍见六道佳肴及一坛酒,他不由一笑。

 “吉弟,饿了吧?”

 “是呀!你一定跑了不少路吧?”

 “嗯!用膳吧!”

 两人便欣然取用酒菜。

 膳后,二人理妥餐具,便联袂下山。

 二人一入客栈,便见三名中年人来行礼道:“詹某候令!”

 钟琴低声道:“连络多少人啦?”

 “三千人左右。”

 “九宫帮有何反应?”

 “正在调兵遗将及召集援军,目前已有五千余人。”

 “咱们之人何时可到。”

 “后天上午可到预定地。”

 “主人会来否?”

 “会!主人明可抵达预定地。”

 “好!咱们赶一程吧!”

 “是!马车已在城郊备妥,请!”

 钟琴便和毕吉跟二人离去。

 五人出城不远,果见二部马车停在路旁,另有二百名骑士牵马而立,二人一接近,他们立即行礼。

 钟琴和毕吉共搭一车,另外三人则共搭一车疾驰而去。

 钟琴靠入毕吉怀中道:“好吉弟,你为红复仇的机会来了,我已调了八千余人,后天晚上便可以血洗九宫帮。”

 “‮定一我‬全力以赴。”

 “很好,吾会引荐你见恩师,必有你的好处。”

 “谢啦!”

 “好好歇息吧!”

 她立即和服侧躺着。

 毕吉便靠坐在车柱旁运功。

 马车疾驰二个时辰之后,便在景福镇郊换车,另有四百名骑士便继续护送马车驰去了哩!

 那知,他们又驰行一个多时辰,便见前方有马车停住,为首之人纵目一瞧,便发现官军在搜车。

 官军已经甚久未曾搜车,而且附近街有不少的江湖人物在监视,为首之人立即返回报告钟琴问道:“何派之人在监视?”

 “似有不少开封阮家之人。”

 钟琴心中一动,便望向毕吉。

 毕吉尚在运功,根本不吭半句。

 钟琴略加吩咐,对方立即离去。

 不久,十二名官军分别掀帘探视两部马车内外,一名中年人正沉容和为首之人在旁交谈着。

 没多久,中年人一挥手,官军便放行。

 不过,立即有二名阮家之人沿林跟踪这批人。

 钟琴心中有数,便继续闭目养神。

 沿途之中,每逢城,皆有官军及江湖人物在搜车,钟琴默默接受检查,却统计着江湖人物。

 天亮之后,地和毕吉进入客栈沐浴及用膳,膳后,她低声道:“开封三娇的家人动员数千人及官军在找人。”

 “咱们不会有事吧!”

 “你不说,吾不说,谁会知道此事?”

 “有理!快抵达目的地了吧?”

 “午前即可抵达,吾要比家师先一步抵达。”

 “令师不会排斥我吧!”

 “吾担心她看上你哩!格格!”

 “怎会有此事?她几岁啦?”

 “五十出头,却比吾年轻及人哩!”

 “那会有此事?”

 “这便是采补之妙用呀!她若看中你,你有何打算?”

 “我已和你玩过,她是令师,我不能胡来吧?”

 “本派不忌讳此事,吾赞成你陪她。”

 “不妥吧!”

 “她比吾高明甚多,你必可尝到真正的妙趣。”

 “她不会干我吧!”

 “格格!安啦!她不会杀取卵啦!”

 倏听敲门声道:“禀二姑娘,汪圣德求见。”

 “嗯!他入厅吧!”

 “是!”钟琴低声道:“汪圣德是开封三娇老么之父,亦是开封汪家之主人,他一定来探听消息,吾去打发他吧!”

 “行!”

 钟琴便含笑离去。

 毕吉忖道:“哇!我若被九尾狐干,怎么办?”

 他便服下灵丹,努力的运功。

 钟琴三言两语打发走汪圣德,便招呼毕吉上车离去。

 晌午时分,她们尚距离春风镇六十余里,倏听一阵拚斗声,为首之人立即率三十人加速驰去。

 不久,为首之人驰返报告道:“禀二姑娘,九宫帮二位堂主率三千人正在围攻主人等八百余人。”

 “火速驰援!”

 “是!”为首之人一阵吆喝,众人立即驰去。

 毕吉将包袱捆在背后,立即持剑和钟琴掠去。

 他一掠近,便发现方才诸人已被一千余人拦住,他一见对方皆是黑衣人,他立即喝道:“还红的命来!”

 他是喊给九尾狐听,声音尚未歇,便有两人被他砍死,死前更发出凄厉又恐怖的惨叫声音。

 他专挑黑衣人较多之处砍杀,以他此时的功力,立即似割草般砍得那批人血纷飞,以及惨叫连天。

 钟琴迅速会合毕吉道:“砍得好!上!”

 两人并肩进攻,便迅速的突破包围圈。

 没多久,两人已由外围杀向九尾狐诸人被包围之处,此时的九尾狐已经被九宫帮二位堂主砍出二处伤痕。

 她一见爱徒来援,立即喝道:“很好,杀!”钟琴喝道:“是!各位,杀呀!”

 毕吉吼句杀,立即大开杀戒。

 他又砍死八人,便砍向一位堂主。

 这堂主使用双刀,刀势既疾,刀身更是锋利,毕吉首次遇上这种对手,立即全力施展出剑招。

 他的功力贯注入剑身,一阵当当连响之后,他不但已经震断对方的双刀,更在对方的右砍下一道深痕。

 对方之士气立即跌停板。

 对方正在疾退,九尾狐二名手下反剑齐戮,立即戮得对方惨叫及吐血,九尾狐口喝道:“行!”

 那两人正拔剑砍人,却立即被四名九宫帮人员砍死。

 毕吉上前砍飞堂主之首级,便杀入人群。

 他不让九尾狐太轻松,故意留下一名堂主对付她。

 他似猛虎扑杀二百余人之后,倏听一阵喊杀声。

 九尾狐一见九宫帮的援军抵达,立即喝道:“退!”

 说着,她已掠向毕吉。

 那名堂主喝句:“别走!”立即追来。

 毕吉反身一剑便攻向那名堂主。

 双剑一接,那堂主立即虎口一麻,他正在暗骇,毕吉已经连攻六剑,得他连连后退了几步。

 “堂主小心背后。”

 迟了!钟琴顺手一剑,已经砍飞他的首级。

 毕吉喝了几句,立即砍杀。

 钟琴和九尾狐一会合,便率众扑向右侧,九宫帮之人为了替二位堂主复仇,立即疯狂的扑杀着。

 没多久,钟琴的背后及左脇皆挨了一剑,她一咬牙,倏地将剑抛出,然后匆匆取出手套戴上。

 她厉吼句杀,便抓出毒所赠之毒药疾洒而来。

 刹那间,三百余人立即惨叫倒地。

 幸存之人立即骇退着。

 钟琴趁隙追上及猛洒毒砂。

 惨叫声中,驰援的八百余人,已经死了五百余人,地上更有不少人惨叫的翻来覆去着了,她毫不停顿的追去猛洒毒砂,九宫帮之人大量伤亡之余,幸存的三百余人已经散逃向四方。

 她尚未止步,倏见一名伤者振剑向上疾戮,‘卜!’一声,利剑由她的‮体下‬戮入,剑尖便由前腹突出。

 她惨叫一声,立即仆倒。

 她将剩下的毒砂洒完之后,亦含恨归

 毕吉早巳退到远处观战,他目睹这一连续惨状,不由心惊胆颤,倏听左耳飘人:“快接近九尾狐。”

 他匆匆一瞥,便瞧见一人由远处一株树后闪去,他明白是一品郎在指点,他立即收剑掠向九尾狐。

 九尾狐瞄他一眼,立即多看一眼。

 立见她含笑道:“你是毕吉?”

 “是的!你是红姐之恩师吧?”

 “不错,你今后会跟随吾吧!”

 “是!”九尾狐立即指挥众人救治伤者。

 立见远处掠来数百人,为首之人正是开封何家主人何义,立见他沉声道:“九尾狐,你怎可使用此种毒物?”

 九尾狐沉声道:“钟琴擅自施毒,非关吾之事。”

 “出剩下之毒砂。”

 “全在她的身上,你自己去取吧!走!”

 说着,她已带毕吉掠去。

 何义喝句:“站住!”便拦住毕吉。

 九尾狐喝道:“姓何的,你想怎样?”

 “哼!吾要和这位小兄弟谈谈。”

 “哼!别枉费心机啦!”

 说着,她已退到一旁。

 何义注视毕吉道:“吾乃开封何义,尊姓大名?”

 <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