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 四 章 如意堡血肉横飞
在惨叫声中纷飞不已。

 杀声更和兵刃撞击声混成一团。

 这是一曲最恐怖的‘追魂曲’。

 毕吉由开始杀到如今,他至少已经杀了六百人,不过,他的双手及背部亦已经有三处挂彩。

 因为,来犯之人根据卧底人员之密报,他们知道毕吉武功最高强,所以,他们特别安排他‘吃大餐’。

 毕吉存心利用猛拚发出诸女存入他体中之一部份功力,所以,他疾的扑杀,即使血不止,他仍在力拚。

 所以,来犯的主要干部至少已被他砍死或劈死三分之二,其余之人越攻越心寒,纷纷准备溜之大吉。

 可惜,九尾狐诸人已经掌握优势正在缩小包围圈展开歼灭工作,他们逃生无门,只好狠拚啦!

 毕吉力拚至今又了不少的血,他的全身轻轻一震之后,双手突然力的一阵颤抖,他慌忙停止追杀。

 倏觉‘气海’一颤,接着,他的各处骨骼一阵澈骨的酥酸及麻疼,他不由自主的踉舱,慌忙以剑撑身。

 他刚闷哼一声,附近的九尾狐急道:“速救护法。”

 正逃散之四十余人立即扑向毕吉。

 毕吉却在刹那间全身一震,潜沉之功力一涌出三成,他一咬牙,立即挥剑全身疾旋,当场使砍死八人。

 不过,他尚控制不了这些‮生新‬力道,不由踉舱向右前方。

 立见三人连人带剑的疾扑而来。

 九尾狐不由尖叫道:“小心!”

 毕吉忍住大骇,立即咬牙挥剑去。

 ‘当…’声中,他砍断三剑,不过,他立即被一截断剑上左腹,他一咬牙,立即滑身砍杀向那三人。

 惨叫声中,那三人已被砍断。

 此时,援军已到,毕吉又砍了三人,不由以剑撑身。

 剩下之三十余人立即被二百余名如意盟之人围攻。

 不久,九尾狐率二十人掠来,她挟起毕吉,立即喝道:“走!”

 那二十人一开路,沿途之人便纷纷掩护着。

 没多久,九尾狐将毕吉放于榻上,立即取药为他诊治。

 “好护法,今夜全仗你解围。”

 “盟主也负伤哩!”

 “皮之伤而已,你忍着些。”

 说着,她已经拔出毕吉体中之断剑。

 毕吉疼得全身一颤,硬是咬牙忍住。

 九尾狐出指及施药不久,伤口已经止血。

 她便小心的上药及包扎着。

 良久之后,她刚完工,便柔声道:“安心歇养吧!”

 说着,她立即匆匆离去。

 不久,已有六人仗剑入房准备,毕吉朝他们一瞥,他倏觉第三人有些眼,他立即喝道“出去!”

 倏见第一、三、五人反身一剑,便各刺入后方人员之腹中。

 惨叫声刚传出,毕吉已经掠向壁前之宝剑。

 倏见一人由窗外闪入,毕吉一见他似一品郎,他立即心安。

 来人正是一品郎,只见他挥剑疾刺之下,第一人及第五人皆被刺倒,第三人便匆匆的逃出门外。

 一品郎向毕吉一点头,立即返房。

 毕吉刚抓住宝剑,便见三人掠到窗旁道:“禀护法。”

 “退!”

 “是!”毕吉忍住伤口疼痛,便持剑躺回榻上。

 立见九尾狐匆匆掠入道:“怎么回事?”

 “盟主是否派人来此守候?”

 “是的!莫非有内?”

 “正是,其中三人杀了另外三人。”

 “啊!吾太大意了,快躺妥。”

 她立即上前打开毕吉身上的纱布,再为扯裂的伤口上药。

 良久之后,她方始完工,她召来两名侍婢之后,方始匆匆离去。

 此时,只剩下一百余名来敌尚在抵抗,九尾狐恨恨的道:“留活口!”

 “是!”霍、井二人率先抢攻,其余的高手亦亲自出征,不久,除了一批人‮杀自‬之外,他们已经擒了四十七人。

 九尾狐喝道:“刑洪,救伤者!”

 “是!”经过一阵子用刑之后,那四十七人皆乖乖的招供,九尾狐一听他们来自方圆百里内的十余个帮派,她不由皱眉。

 不久,她一听己方之人死了四千二百余人,另有二干四百余人负伤,她更不啦!

 于是,她吩咐将那四十七人分尸,便指挥众人清理现场。

 她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她望着地上之血水、碎及拚斗痕迹,她暗暗一叹,立即无打彩的步向内间。

 不久,她一见毕吉已在酣睡,方始返房歇息。

 此时,位于北方七里余远处的百顺酒楼正有一名青年在用膳,另有三名青年则站在附近,酒楼的其余客人早已被逐光,连小二们也回避远处,立听青年沉声道:“你们对毕吉有何印象?”

 居中青年立即低声道:“彪悍!”

 另二人依序低声道:“高手中之高手!”及“可造之材!”

 青年沉声道:“如何收此人?”

 居中之人低声道:“鸣香可以派上用场。”

 他立即低声道出计划。

 青年点头道:“行!你们全力完成吧!”

 “是!”“吾在船上候讯。”

 说着,他立即离去。

 那二名青年低语一阵子,便分别离去。

 不久,他们一身布衣靴的和一百余人跟着马车到达如意盟右前方搬运尸体,他们边搬边观察着。

 他们来回搬运三趟之后,他们终于等到良机,因为,六名监视人员只剩下一人,而且,工人们正在喝茶。

 他们喝茶不久,使翻身入墙。

 墙内只有二人象徵的坐着防守,他们经过喝酒及连夜猛拚,如今已经累得靠椅呼呼大睡啦!

 那三人迅速沿墙掠入第二进房舍,便小心前进。

 他们虽然小心前进,他们却忘了身上衣衫沾了尸体的血,不久,九尾狐由壁内直接刺出宝剑,立即刺人一人左脇。惨叫声刚传出,另二人便闪身逃,立见六人由通道掠来,二人一咬牙,匆匆拔出怀中之短七立即去。

 九尾狐一闪出房,便劈死中剑之人。

 却听二声惨叫,那二人已经踢出二名如意盟之人,九尾狐愤怒的一弹身,便掠去。

 却见那两人闪身戮七再出膝弹腿,两名如意盟人员立即又惨叫飞出,九尾狐亦口啊了一声。

 因为,她已认出那两人施展九真君的招式呀!

 那两人毫不停顿的抓起两把剑,便疾掠而去。

 吃喝声中,如意盟人员纷纷出现,九尾狐立即暍道:“让他们走!”

 众人一止步,那二人便疾掠而去。

 九尾狐召来一名中年人,指着那位被她劈死之尸体道:“厚殓,再派二百人护送棺木至济南九府。”

 “遵命!”

 九尾狐吁口气,便步入毕吉的房中。

 毕吉苦笑道:“属下给盟主添不少的困扰。”

 “别如此说,护法为本盟负责,本盟却因为遭人潜入而多次惊动护法,吾会指派心腹困守此地。”

 “谢谢盟主!”

 “你安心养伤吧!”

 说着,她立即离去。

 毕吉置剑于榻沿,便服下灵丹运功。

 九尾狐虽然以灵药为毕吉上药,毕吉体中的潜存女人元却一批批的出来补强他方才耗损的功力。

 他的伤口便在元动中隐隐作疼着。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那些元巳被“同化”他方始顺利入定。

 又过了一个时辰,九丹及毒之灵丹已经完全发挥‮效药‬,毕吉的内外伤口不但已经痊愈,伤口更开始结疤。

 他浑然不知的继续人定,因为,他已是全身舒畅呀!

 他的功力经过这一次‘新陈代谢’,终于有了突破啦!

 他在此地专心运功,船上的那位青年不但正在叱骂那两位青年,更是派出六人前去监视如意庄。

 不久,其中一人回来禀报道:“禀姑娘,九尾狐已派二百人护送徐天之棺北上,听说送至本府。”

 青年一皱眉,立即抬头望天。

 如意盟。

 毕吉在如意盟拚杀之情形,深深震撼地,所以,她决定带毕吉回去见九真君,那知,下人居然会失败。

 如今,她的下人尸体若被送返九府,即使九真君不责备,她也觉得丢睑,所以,她默忖对策。

 不久,她抛出一块玉佩道:“拦棺就地掩埋。”

 “是!”那人一离去,齐妃立即道:“随吾赴如意盟。”

 “是!”齐妃率那两人一抵达如意盟前,她一止步,右侧青年立即上前道:“九府姑娘莅访,速接见。”

 “是!请!”

 门房刚向右侧立肃容,便有人由院中掠去通报。

 所以,齐妃刚走近大厅前之台阶,九尾狐已经单独来道:“请!”

 不久,二女入厅一坐,九尾狐便含笑道:“芳驾!”

 “打扰,方才下人冒犯,请海涵!”

 “姑娘客气矣!”

 “吾引荐贵盟毕护法,行否?”

 “行!不过,他目前负伤,不宜受舟车之累。”

 “他何时可以复原?”

 “若无意外,不出半个月,即可复原。”

 “若加上它,约需各久?”

 说着,她已取出一个小葫芦。

 九尾狐忖道:“这丫头居然如此大方的赠送‘九散’,莫非她已中意毕吉,吾若失去毕吉,岂非既险又寂寞。”

 齐妃又问道:“有问题吗?”

 “不!不!毕护法何其荣幸居然能获姑娘恩赐‘九散’,有此一助,他可在七内复原。”

 “好!吾先返府。”

 九尾狐一接它,便送她离去。

 齐妃一走,九尾狐立即步向毕吉之房中。

 她一入房,立即喝退手下。

 毕吉收功道:“盟主有何指示?”

 “齐妃方才赐药,你必可提前复原。”

 “齐妃?谁?”

 “她是九府九真君之女传人及义孙女。”

 毕吉暗喜道:“哇!我走运啦!”

 他立即佯怔道:“她怎会赐药呢?”

 “不详,不过,她一向冷傲又善变,你得小心。”

 “是!”“她邀你在七内启程参访九府。”

 “怎会如此?她是何居心。”

 “不详,你先养伤吧!换药吧!”

 毕吉立即下上衣及坐妥。

 九尾狐一解开其纱布,地乍见疤痕,不由一怔!

 她匆匆解开其他伤口之纱布,她便发现毕吉所有的伤口皆已经结疤,她不由暗骇!

 她的念头一转,立即为毕吉切脉。

 不久,她暗骇道:“怪哉!他的功力居然增强不少,怎会如此呢?我如何避免他被齐妃抢走呢?”

 她便默忖着。

 毕吉一见自己的伤疤,不由又怔又喜!

 不久,九尾狐问道:“护法,你随时可以启程赴九府矣!”

 毕吉忖道:“瞧她方才之神情,似有心事哩!我得小心回答。”

 他立即‮头摇‬道:“属下能不去否!”

 “不妥,本盟得罪不了九真君,她刚起程,你还是追去吧!”

 “不!本盟正值多事之秋,属下至少要留下七天。”

 “你…你真令吾感动,护法,吾必会厚待你。”

 “不敢,属下该效忠。”

 “护法,万一九府不让你回来,你该如何自处?”

 “会有此事吗?若真如此,除非九府能保证本盟的‮全安‬,否则,属下即使兵戎相见,亦会返回本盟。”

 “够…够啦!吾甚欣慰!”

 她吁口气,又道:“多服些九散吧!”

 说着,她立即离去。

 毕吉打开小葫芦,果真服下半瓶的绿色药粉,那些药粉不但人口即化,而且迅速的化为热顺口而下。

 不久,这些热已经和毕吉体中之九丹会合,毕吉的体中便似‘核子爆炸’般一阵膨及震动。

 毕吉不由全身连抖。

 不久,诸女之元迅速的被热吸引出来,这两股气流一接触,立即迅速的滚动以及混合着。

 毕吉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立即小心的运功。

 半个多时辰之后,那些已被元“同化”元亦会着劲,毕吉的修为又向前行啦!

 他便放心的入定啦!

 他这一入定,便是一天‮夜一‬,九尾狐又来看过三次之后,她便愉快的返房歇养自己的伤势。

 当天晚上,九尾狐唤醒毕吉,便陪他用膳。

 膳后,她递来一个锦盒道:“区区二百万两银子,笑纳吧!”

 “属下受之有愧呀!”

 “客气矣!你是本盟之大功臣及栋梁啦!”

 “不敢,铭谢盟主厚赐。”

 九尾狐含笑道:“吾必与护法共享霸业。”

 “属下必鞠躬尽瘁。”

 “很好,把剩下的九散服光,速加强功力吧!”

 “是!”她满意的一走,毕吉便服药运功。

 不久,热又开始和元混合,毕吉便小心的运功着。

 没多久,已经接近平衡,毕吉亦悠悠入定。

 此时,位于城外北方之山区有十二名青年坐在山,另有三百余人则散在口附近小心戒备着。

 这十二人正是闻名天下的十二金钗,立见大钗道:“大家皆听过七妹及八妹的报告,有何卓见?”

 二钗立即道:“不宜淌此浑水。”

 三钗道:“不!若不趁如意盟尚未稳住之际对付她们,他便不易处理,甚至可能反遭其害。”

 二钗道:“不!即使消灭如意盟,亦无法称尊吾道。”

 三钗‮头摇‬道:“人无伤虎心,虎却有咬人意,咱们即使不对付如意盟,以九尾狐之野心,她岂会放过咱们。”

 二钗‮头摇‬道:“不见得!她只会对付男人而已!”

 “三妹姑息养矣!”

 大钗道:“稍住口,四妹,你们也表示卓见吧!”

 五钗立即道:“小妹认为宜暂采守势。”

 五钗立即表示意见。

 其余诸钗居然分成两种对立意见哩!

 大钗吁口气道:“各位妹子是否虑及九真君这些老一辈高手迄今尚未表态或出现?请大家三思吧!”

 诸钗一皱眉,内便一阵寂静。

 良久之后,主战的三钗道:“小妹同意二姐之主张。”

 其余诸钗亦纷纷同意暂采守势。

 大钗点头道:“好!咱们暂采守势,五妹、六妹配合七妹及八妹留一百人在此地监视如意盟吧!”

 “是!”二钗问道:“大姐,是否要暗杀毕吉?”

 “暂缓吧!九尾狐加强守护他矣!走吧!”

 诸女立即联袂出

 不久,五钗四女带走一批人,其余之人立即联袂离去。<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