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 五 章 人为财死永不悔
皇宫般的大厅,立四位铁塔般的壮汉,毕吉一入厅,四人之铜铃般眼睛便一起注视他,毕吉暗暗气定下神,便望向总管雷刚。

 雷刚朝客位首座一指,毕吉便上前入座。

 雷刚立即快步行向右侧屏风后。

 不久,雷刚在前开道,一位红光面又高又壮的老者跟入,他一入厅,四名壮汉立即行礼道:“参见主人。”

 “嗯!免礼!”

 他一瞥毕吉,刚起身之毕吉立即接触一对如火炬般明亮又凌厉的眼神,他不由暗叫厉害此老正是以炼制‘九丹’‘九散’及刚掌招闻名江湖的九真君,他一见毕吉,立即暗暗喝采。

 他一入座,立即望向毕吉。

 毕吉立即面对他拱手欠身道:“神君金安。”

 立见右侧壮汉喝道:“叩头!”

 毕吉一身,先望向壮汉,再望向九神君。

 九神君微微一笑,便望向雷刚。

 雷刚会意的道:“公子,除本府人员及各派掌门人之外,任何人一见到主人,皆必须下跪叩头。”

 毕吉立即应是及下跪叩了三个响头。

 九神君含笑道:“坐吧!”

 “是!”毕吉一起身,立即捧函道:“请神君核阅敝盟主手函。”

 雷刚上前接函,便拆封及呈给九真君。

 九真君阅完函,立即望着毕吉道:“你可知内容。”

 “晚辈知道,敝盟主企盼神君赐援退敌。”

 九真君立即道:“你先返座吧!”

 毕吉立即入座。

 不久,九真君道:“九尾狐这阵子之所作所为大违吾道常规,难怪会引起公愤,吾不便出面。”

 毕吉起身掏盒道:“禀神君,恕晚辈方才因为紧张忘了转呈敝盟主孝敬您之五百万两银票。”

 “无功不受禄,你收下吧!”

 “神君当真不便赐援?”

 “不错!”

 “既然如此,恕晚辈告退。”

 “夜已深,你入客房歇息吧!”

 “心领,晚辈必须赶返敝盟。”

 “你回去送死?”

 “晚辈乃是敝盟之护法,岂可临阵畏死?”

 “你即使赶回去,亦来不及矣!”

 “晚辈决定要山区抄捷径,告辞!”

 他一拱手,立即转身掠出。

 他存心卖,便全力掠出。

 “刷!”一声,他已掠近大门。

 他一翻身,便迳自掠门而去。

 红影一闪,正在望向大门的九真君使望向她。

 “妃儿,你为何出来?”

 “爹忍心让此种人才消逝乎?”

 “你得顾及吾之立场。”

 “爹可否准孩儿前去一趟。”

 “不妥,吾另有打算。”

 “是!”“总管!”

 雷刚立即行礼道:“恭候圣谕。”

 “吩咐‘神行君’跟监毕吉及适时救他困。”

 “是!”雷刚立即匆匆离去。

 “妃儿,你满意了吧?”

 “嗯!谢谢爹!”

 两人立即各自返房歇息。

 且说毕吉离开九府之后,他立即掠向山上,再全力掠纵于山区,由于路途陌生,他使专心前进着。

 倏听后方传来一阵沉暍道:“站住!”

 声音虽然低沉,却甚为有力,毕吉立即刹身。

 他向后转,便瞧见一名儒装打扮之中年人停在七丈外,他一见对方衣角未扬,立即聚功于双掌。

 中年人一见毕吉之人品,神色一缓,立即道:“你是谁?”

 “在下毕吉。”

 “你便是如意盟之护法毕吉?”

 “正是!”“该死,看招!”

 ‘呼!’一声,一记掌力已经涌来。

 山道颇窄,毕吉避无可避,立即劈掌去。

 ‘轰!’一声,中年人已被震退一步,他一见毕吉纹风不动,他的双目一寒,立即闪身扑来。

 毕吉拔剑攻道:“你是谁?为何向我下手?”

 “吾乃‘九洲书生’柳晋元,看招!”

 毕吉并不知此人之名头,他立即挥剑攻去。

 立见九洲书生边攻边道:“你是鬼郎君之传人?”

 “无可奉告!”

 “你更该死!”

 说着,他已掌指加的攻来。

 毕吉连攻六招,虽然退对方,却未伤及对方,他为了赶路,立即以十成功力施展出剑招。

 他那宝剑熠熠生光,立即连连退对方。

 毕吉又连攻三剑,他一砍下对方之衣角,便后退道:“我‮意愿不‬打此种迷糊仗,告辞!”

 说着,他已转身疾掠而去。

 九洲书生‮头摇‬一叹,便转身掠去。

 毕吉对准方向疾掠,途中,他三度冒险掠过绝崖及深涧,天亮之后,他不由止步望向四周。

 风和丽,好一片美景,他却服下六粒灵丹,便又赶路,不久,已经有一位瘦小中年人停在他方才落脚处。

 他便是全武林公认‘轻功一级’的神行君载飞,他一路跟来,不由佩服毕吉之剑招及冒险飞渡之气魄。

 此时的如意盟正在城外展开火拚,因为,九尾狐一见有二千余名南方黑道人物出现,她便猜忖九真君不肯出面。

 她决心各个击破,立即率四千人出击。

 这批由南方赶来之黑道人物由于疲累加上遭到袭击,所以,他们由破晓时分拚到此时,已经死伤过半。

 此时,二百名丐帮弟子和开封三娇之三百余名亲人带着三千余名各派人员正在接近拚斗现场。

 不久,他们已发现九尾狐率人在‮杀屠‬黑道人物,为首之三大世家人员略加商量,便决心破庄救人。

 于是,他们绕向如意盟,由于防守之三千余人之中包括一千五百余名伤者,如意盟立居劣势。

 于是,立即有人突围报告九尾狐。

 九尾狐乍获此讯,不由又怒又怕。

 她迅速思考之后,便率一千人赶回。

 她一返盟,立即边攻边喝道:“本盟和各位何仇?”

 “速放出三娇。”

 “她们不在此处?”

 “休诳,上!”

 各派联军为了救人,不愿各说废话的立即扑攻。

 九尾狐立即愤怒率众出击。

 一场血战立即展开。

 不久,大钗诸女又率七百余人攻向如意盟。

 接着,又有八百余名应邀的各派人员投入战场。

 九尾狐诸人方才早已拚了将近一个时辰,如今全凭愤怒及火气在拚斗,可是,情况一直占不了上风。

 又过了半个时辰,双方皆死了一千余人,更有上千人负伤,不过,情况已经越来越不利于如意盟。

 所幸霍、井二人在此时消灭城外的黑道人物率一千六百余人赶回来,九尾狐大喜之下,立即尖叫道:“杀!”霍、井二人便率众喊杀而来。

 一场大混战立即展开。

 此时的毕吉正好由山上掠下,倏见人影一闪,一品郎已化身为一位青年迅速的现身道:“阿吉,止步!”

 “啊!是你!”

 一品郎正开口,倏见一人掠上山顶,他立即隐入一株树后及低声道:“阿吉,山上有人,你先在此歇息。”

 毕吉立即服下六粒灵丹。

 神行君见状,立即隐在石后。

 一品郎观察不久,传音道:“阿吉,如意盟已被黑白两道夹攻,今必毁无疑,你别下去吧!”

 毕吉立即轻眨右眼。

 “阿吉,山上那人可能已跟踪甚久,你先入城,让吾瞧瞧对方。”

 毕吉立即掠向山下。

 不久,一品郎目送神行君掠去,不由忖道:“神行君之出现,必然涉及九真君,吾得小心行事。”

 他立即遥跟下去。

 毕吉下山之后,便好奇的掠向如意盟,当他掠到附近,便听见拚杀声、惨叫声及瞧见尸体。

 他不由皱眉止步。

 神行君停在远处,便好奇的望向现场。

 不久,他已经掠向毕吉,毕吉立即转身瞧来。

 神行君止步传音道:“吾乃神君座下之神行君,吾奉神君圣谕助公子险,请公子勿投入战场。”

 毕吉传音道:“神君既然已经拒绝出面,为何又派你来呢?”

 “姑娘关心公子之安危。”

 “这…”“如意盟即使撑过眼前这一关,必无法面对黑白两道的连番进攻,识时务为俊杰,公子暂避吧!”

 毕吉点点头,便行向神行君。

 不久,二人已在客栈上房用膳,只见神行君低声道:“九尾狐不顾武林规矩蛮干,致有今下场,你别怪神君。”

 “晚辈明白!”

 “你有意投效神君否?”

 “晚辈够资格否?”

 “有姑娘为公子美言,神君该会接受公子。”

 “晚辈如此做,但背叛如意盟。”

 “公子已经尽了心,没人会批评公子,何况,吾人行走江湖,必须自保,别在乎声誉或任何批评。”

 “是!”“干!”

 “干!”

 两人便悠哉的取用酒菜。

 九尾狐率众人又力拚半个各时辰,便又有二千余名南方黑道人物投入战场,她一见形势不妙,立即准备开溜。

 她便和心腹一直杀向大厅。

 不久,她负伤入厅,立即掠入房中。

 她返身砍杀两名追兵,便匆匆打开衣柜。

 她朝壁上一按,便见右侧出现一条暗道。

 她一掠入暗道,立即关上入口处。

 她掠入地道,便将两个包袱背妥匆匆离去。

 这条暗道乃是九宫帮所建,如今却助她逃逸。

 那两包袱银票乃是她历年搜刮之积蓄,如今,她背起它们,立即边掠边思忖如何避风头及东山再起。

 不久,她由一家私人祠堂之神案下出来,她小心的关妥出口门户,她便松口气的望向附近。

 不久,她潜入民宅换妥男人的布衣又穿妥布靴,她束妥秀发及戴上面具和斗笠,便将包袱放入筐中。

 她挑起筐,立即快步离去。

 不久,她已经躲入林中疗伤啦!

 霍井诸人却身不得的咬牙苦拚哩!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又有二千余名南方黑道人物投入战场,霍井诸人暗骇之下,立即拚命突围。

 可惜,他们已被重重包围,他们这一番突围,反而换来对方的拚命猛攻,双方因而大量的伤亡。

 此时,开封三娇之亲人及各派人员已经在各房搜人,当他们确定找不到人之际,他们立即退走。

 十二金钗一直保存实力进攻,如她们方才一见九尾狐失踪,便退出战局找人,如今当然也跟着撤退啦!

 晌午时分,如意盟之人终于全部消灭,南方的黑道人物们立即入内搜刮他们的财物。

 午后时分,他们纵火焚屋毁尸,空气中便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尸臭,他们却大摇大摆的入酒楼及客栈歇息。

 毕吉及神行君早已用完膳离城,如今,他们似散步般行走于山道,神行君更是畅谈自己的轻功。

 “前辈可否赐教此门绝技?”

 “你能做何回报?”

 “前辈开条件吧!”

 “二十万两银子,如何?”

 “一句话,行!”

 “呵呵!成!”

 毕吉卸下包袱,立即取出银票。

 神行君笑呵呵的收下银票,立即指点‘缩地神行大法’。

 毕吉边学边问,不出半个时辰,他已有心得。

 “呵呵!试试看吧!来!”

 神行君立即飞掠而去。

 毕吉一施展轻功,不由大喜。

 两人便在山区追逐着。

 黄昏时分,两人进入镇甸之客栈,立即各在房内沐浴。

 浴后,毕吉立即吩咐小二送来美酒佳肴。

 不久,两人已经欣然享用着。

 膳后,毕吉便返房服灵丹运功,神行君习惯的外出逛着,那知,没多久,他已经被人由街角栏住。

 他乍见那人不由神色大变。

 ‘刷刷!’二声,他背后远处又出现两人,他回头一瞧,立即暗暗叫苦的忖道:“完啦!吾怎会在此地遇上他们呢?”

 此三人正是恶名昭彰的‘滇南三凶’,神行君昔年曾经黑吃黑的下一笔他们的珍宝,那知如今却被堵住!

 神行君吼句:“毕吉!”立即劈向大凶。

 大凶向右一闪,神行君后方之三凶及二凶已经疾玫而来,神行君早已有此研判,立即向右闪去。

 二凶及三凶一刹身,立即拔剑猛攻着。

 大凶一拔剑,更是疾扑而来。

 神行君的修为虽然高过三凶中之任何一人,可是,他却无法以一敌三,尤其在三凶结阵之后,他更是危险。

 不久,他已被砍去左臂。

 伤口之麻热,立即使神行君知道对方剑上染毒啦!

 他立扣边吼毕吉边闪躲着。

 不久,毕吉已经持剑掠到远处,他乍见三凶之凶残招式及泛出蓝芒之利剑,他反而迅速的掠回客栈。

 他背起包袱,便溜之大吉啦!

 神行君又支撑不久,便硬生生的被分尸啦!

 三凶一笑,立即扬长而去。

 俗语道:“越怕惹事,越会出事”毕吉担心被滇南三凶宰伤而溜之大吉,可是,他却遇上一件麻烦事。

 他一溜出客栈,便习惯性的掠向山上,不久,他已在山区飞掠,由于他已经识路,所以,他放心飞掠着。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经掠过二座山及二处断崖,他正在沿山掠下,倏听见脆甜的格格笑声,他不由一怔!

 他放缓速度掠下不久,便瞧见远方崖壁上有一位白衣裙女子垂直站在崖壁上,他不由怔然止步。

 值此夜晚,那女子一身白衣衫,份外的醒目,尤其她似钉子般垂直站在崖壁上,更是令人不可思议也!

 偏偏她又格格一笑,状甚愉快。

 毕吉这一止步抬头,立听那女子又格格一笑,不过,这回,她接着脆声道:“一只傻鸟入网啦!格格…”

 毕吉不由一怔!

 攸觉右脚踝一紧,他的右脚便被向前一推,再向后一拉,他使似喝醉酒般先向后一仰再向前一仆。

 他的右脚不由自主的抬头,却立即被扣住。

 他一抬头,正好看见两个脑瓜子由草地冒出,此时他的头部已近地面,他直觉的伸手朝地面按去。

 土粒飞溅之中,两人已经破土而出。

 倏见两脚齐踩,他的双脇已被踩中。

 他喔了一声,便仆贴地面。

 立听崖上女子格格笑道:“别让他飞啦!”

 立听一声脆喝道:“我办事,你放心啦!”

 ‘叭…’连响之中,毕吉已被制住八大道。

 他的<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