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 七 章 大哥大纷纷现身
毕吉,全天下的人夜在念着‘毕吉’这两个字,更有人不眠不休的寻找毕吉。

 因为,当今武林盟主动用所有的关系在寻找毕吉,他更悬赏黄金十万两企图鼓励全天下的人协助寻找毕吉。

 所以,人人皆为了十万两黄金在找毕吉。

 另有一批人也在找毕吉,那便是以九姥姥为首的道人物,因为,她的传人‘追风燕’欧玉涵被毕吉开苞呀!

 毕吉当初是以‘常福’化名告诉追风燕,可是,他那把‘落星剑’使他底,因为,世人皆知他由九宫帮取得落星剑呀!

 武林盟主当然也是由此线索全面寻找毕吉呀!

 自从毕吉加入如意盟担任护法之后,他的狠劲及拚劲早已引起黑白两道的注目,可是,他未如目前之‘红’呀!

 堂堂武林仙子费了如此大的劲在寻找一位黑道人物,委实令人可笑又怀疑,可是,‘心事谁人知’呢?

 因为,武林仙子已经怀了毕吉的种呀!

 武林盟主原本要掉胎儿,武林仙子母女却主张以胎儿令毕吉改归正,所以,武林盟主改变主意啦!

 不过,他对外宣布寻找毕占的理由是毕吉杀劫太重,必须将他活擒及追查出他的幕后指使者。

 至于九姥姥为何急于找毕吉呢?因为,追风燕也怀了毕吉的孩子,而且哭死哭活的要保住孩子呀!

 九姥姥纵横四海,未曾怕过谁,却特别疼爱追风燕,她不但允追风燕生下孩子,而且再履江湖啦!

 如今,她正端坐在九府大厅,九真君含笑接待她,因为,她们原本是一对夫妇,却已妣离三十余年呀!

 她们妣离之理由是九真君昔年因嗜而‘金屋藏娇’,九姥姥一劈死那位小妞,便愤而独居。

 这些年来,她发愤苦练及调教弟子,如今,她的修为已逾九真君,所以,九真君对她是必恭必敬啦!

 九姥姥瞪向手中之画像,道:“他便是毕吉吗?”

 九真君陪笑道:“是的!妃儿多次见过他,他又来过此地,所以,妃儿所作之画一定差不了!”

 “嗯!吾携走啦!”

 “请!请!”

 “你能吩咐手下之人协寻毕吉否?”

 九真君陪笑道:“吾一获悉你在找毕吉,早已下令北方之人全面寻找他,一有消息,必会立即向你报告。”

 九姥姥点头道:“吾必有重赏。”

 “不敢,你的事便是吾之事!”

 “哼!少来!”

 “是!是!”九姥姥神色一缓,道:“听说你把九丹改良不少,是吗?”

 九真君会意的道:“请你品监一番吧!”

 说着,他立即吩咐下人送来三瓶“九丹”

 九姥姥为了替追风燕进补,便收下它们道:“吾走啦!”

 “恭送!”

 “免,吾破例再入九府,你一定要找到毕吉。”

 “是!吾即刻启程赴各地寻找毕吉。”

 九姥姥立即离去。

 不久,九真君果真率齐妃及二十名心腹搭车离开九府,他及九姥姥之现身江湖,更引起震撼啦!

 大家更急于找到毕吉啦!

 此时的毕吉正在夜修练含月剑法,此外,他更绕舌的学习京片子,他根本不知世人皆在找他哩!

 一品郎早巳恢复原貌,他每天除了陪毕吉练剑,便是陪老者聊天,日子过得甚为平静哩!

 这天深夜时分,正在连功的毕吉倏听一道细响由右墙角掠入,他一收功,立即携剑悄悄的行近窗旁。

 不久,他已瞧见一位中等身材的黑衣中年人蹑步沿着院内之枫树行来,他立即摒息聚功以待。

 黑衣中年人一到小厅前,突然低声道:“北风吹?”

 毕吉立即听见老者房中传出轻响及低咳一声。

 黑农中年人立即迳入小厅。

 毕吉立即听见老者行人小厅入座。

 “请您老惠予协助一事。”

 老者嗯道:“何事?”

 “若有毕吉的消息,即刻通知。”

 “喔!尔等为何要介入此事?”

 “在下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老者稍加思忖,立即道:“吾会留意此事!”

 “感激不尽,在下告退!”

 说着,黑衣人立即离去。

 老者迳至毕吉门前道:“吾要和你一叙。”

 毕吉早己走到门后,立即启门道:“请坐!”

 老者一入座,立即以右手食指在掌心写道:“你听见吾和那人之交谈吧?”

 “是的!”

 老者又写道:“那人是大内侍卫…”

 毕吉不由心儿大震!

 却见老者又写道:“那人必是奉侍卫统领之令前来请吾协助寻找你,你别担心此事吧!”

 “是!”老者又写道:“你的剑招大有进展,不过,你的、气、神仍然无法合一,吾建议你至八大胡同玩玩!”

 毕吉脸红的忖道:“哇!他怎会吩咐我去玩女人呢?”

 老者又写道:“你别难为情,你体内收过量之元,你若不宣,必然无法使含月剑招臻于大成。”

 “是!”老者立即起身离房。

 立见一品郎入房间道:“怎么啦?”

 “老爷子要我去八大胡同发剩余之体内元哩!”

 “好点子,你也该轻松一番,你明去逛逛吧!”

 说着,他已取出一张面具及一叠银票。

 毕吉只好脸红的接下它们。

 翌黄金时分,毕吉戴着一张中年人面具及一身青衫的来到天桥,他立即被引起兴趣了。

 因为,它简直是个大夜市呀!

 卖艺,售药,小吃店及各种日常用品在热闹的吆暍中吸引毕吉的观赏,他的心儿也活跃啦!

 一个各时辰之后,他依照一品郎的指点,走近八大胡同,他立即被人及琳琅目的饰物吸引。

 八大胡同乃是全天下最有名的风化区,该处不但设备豪华,姑娘的水准更高,侍候男人之手腕更高明。

 毕吉沿着人走过一条条胡同,他在见识过奴的吆喝及老鸨、姑娘们和男人打情骂俏之后,他已稍能适应。

 他终于瞧见门户破损,一片漆黑的如意馆,他明白它已被毁,而且无人继续经营,他便行向前方。

 不久,他瞧见一家名为‘一点红’之院,他一见不少男人进去,他为了混水摸鱼,亦跟着行入。

 立见奴在门前哈陪笑道:“恭大爷。”

 毕吉便跟着其他男人抛给他一块碎银。

 “铭谢大爷厚赐,请!”

 毕吉一见另有一人由大厅陪笑快步行来,他便含笑行去。

 那人一来,立即哈话笑道:“恭大爷,请!”

 毕吉便含笑跟去。

 不久,那人凑一刚低声问道:“大爷首次来吧?”

 “嗯!”“大爷喜欢那类姑娘?”

 “越越好。”

 “行家,大爷才是行家,咱们一点红的姑娘一个比一个,尤其在七天前添加的‘小辣椒’之后,更是声名大噪!”

 “小辣椒!”

 “是呀!她够劲的,每位大爷皆满意之至哩!”

 “她有空否?”

 “有,有,不过,她的价码不低哩!”

 “多少?”

 “三百两银子!”

 “小事一件,带路!”

 “是!是!”入厅之后,毕吉直接跟入屏风后,不久,他已进入俊院右侧房内,立见一位姑娘含笑俏立着。

 “小辣椒,快侍候大爷。”

 小辣椒立即行礼道:“奴家见过大爷!”

 毕吉一颔首,便抛给奴一块碎银。

 奴立即欣然道谢而去。

 毕吉抛出一张银票道:“行否?”

 小辣椒一见是五百两银票,立即含笑道:“行!不过,奴家只取两百两银子,请大爷稍候片刻!”

 “免!热情些吧!”

 “遵命,大爷,请!”

 说着,她立即卸去衣衫。

 衣衫一卸,赫见一具魔鬼般身材,毕吉双目一亮的忖道:“哇!正点,想不到此地会有此种上等货。”

 他立即缓缓宽衣。

 小辣椒上榻一躺,便张腿含着媚笑望向毕吉。

 不久,毕吉一褪去亵,通体雪白又硕伟的‘小吉’,立即使小辣椒媚目大亮,毕吉不由暗诧道:“哇!好足的眼神,她谙武吗?”

 他心生警惕,便小心的上榻。

 他一趴上体,小辣椒不但立即楼住他,而且入‘小吉’,毕吉立即顺势挥军冲入。

 小辣椒喔了一声,便熟练的扭着。

 毕吉边玩边忖道:“瞧她的技颇似内之二名妇(指三钗及十一钗),她们难道是同路人吗?”

 他更小心的玩啦!

 小辣椒玩得大,便更放的玩着。

 没多久,她翻身趴在毕吉身上,便大玩特玩着。

 她玩了不久,脸儿便贴向毕吉之右颊,毕吉因为戴了面具,他便将抚之双手按摸着她的双颊。

 不久,他已由小辣椒脸部和双肌肤之细猜忖她经过易容,于是,他更加的小心了啦!

 小辣椒却一波此一波更的畅玩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舒畅的叫不已啦!

 她更放的发着。

 毕吉一见她似野马,立即架起她的粉腿猛攻着。

 没多久,她哎哎连叫啦!

 终于,她啊了一声,便哆嗦连连!

 毕吉倏觉‮体下‬涌入气团,他立即暗怔道:“哇!完啦!我尚未出,她便又送人‘纪念品’啦!”

 他立即紧急刹车及轻掐她的人中。

 她喔了一声,不由叹口气道:“…呆啦!”

 毕吉立即翻身下榻。

 “大爷…尚未…身呀!”

 “嗯!”“大爷稍候,奴家找人来侍候您吧!”

 “也好!”小辣椒便披袍离房。

 不久,一位身材丰腴的姑娘含笑跟着小辣椒入房,她乍见榻上的雪白硕伟‘小吉’,她立即面春风。

 小辣椒嗲声道:“大爷,她叫贵妃,可否由地侍候您?”

 贵妃一拉开外衫,立即顶着波霸双行礼道:“参见大爷。”

 “很好,上来吧!”

 “是!”贵妃迫不及待的剥去裙,立即上阵。

 小辣椒便春风面的赴贵妃房内歇息。

 贵妃上阵不久,毕吉便发现她的玩招颇似小辣椒,他心生警惕的由她去玩,他只是把玩着双

 半个时辰之后,贵妃舒畅的啡啦!

 她更野狂的玩啦!

 毕吉存心身,立即开始还击。

 房内立即炮声隆隆啦!

 又过了一阵子,毕吉杀出火气,立即全力‮刺冲‬着。

 贵妃叫得更凶啦!

 她香汗淋漓的狂扭体啦!

 毕吉一见她和小辣椒皆似那二名妇,他‮气客不‬的猛烈‘轰炸’着,房内立即猛擂炮鼓啦!

 附近十余间房内之‮女男‬皆听怔啦!

 尤其那些姑娘们更听痴啦!

 几度往,她足的哆嗦啦!

 毕吉一见功又涌入体中,他不由暗暗咬牙道:“罢了!改再发,今夜先教训她吧!”

 他立即‮气客不‬的采地的元

 贵妃舒畅的呻连连啦!

 她根本不知功力已损耗不少啦!

 不久,毕吉一收功,便轻拧地的右道:“够!”

 她打个哆嗦,外的功力立即刹住!

 毕吉口气,便下榻着装。

 立见小辣椒入房道:“大爷喝个茶吧!”

 “心领!”

 “大爷何时再来呢?”

 “不一定!”

 小辣椒递还银票,低声道:“奴家二人企盼大爷常来玩!”

 毕吉淡然一笑,收下银票道:“好吧!我会空来玩!”

 说着,他立即离去。

 二女相视一笑,笑容皆漾着足。

 毕吉离开一点红之后,由于小辣椒二女的功力在他的‘气海’震,他为了早些炼化它们,立即匆匆离去。

 不久,他一近西山,立即沿山径快步上去。

 没多久,他已经掠入老巢,他便直接返房。

 他匆匆上木椅,立即开始运功。

 此时,却有二人一前一后的接近此地,前面之人身材颇为纤瘦,立见她在枫树后面张望着。

 后面之人监视不久,便隐在一株枫叶后。

 不久,前面之人向后转,便匆匁下山。

 当他走过一株枫叶后,倏见一只手,他刚觉不妙,左脇已被扣中,他一个重心不稳,便倒向右侧。

 枫后之人上前扣住他,迅即制住‘哑’及‘麻’。

 他挟起那人,便快步行去。

 不久,他已掠人小屋,他一入厅,立即沉声道:“你一路跟到此地,究竟是何居心,你好好招供吧!”

 说着,他已拍上对方的腹之大道。

 他一触上对方的脯,更加确定对方是女子,于是,他边施展‘逆血搜魂大法’边冷冷一哼!

 不久,对方便冷汗直搐着。

 没多久,对方已经疼晕啦!

 他解开对方的道,便手按她的粉颈道:“从实招来。”

 “饶…饶命!”

 “你若从实招夹,尚有一命,否则…”

 “招!招!小女子叫娟,原是十二金钗之手下,由于武林盟追杀十二金钗,小女子便跟大钗及十姑娘来京城。”

 “你们潜在一点红吗?”

 “是…是的!”

 “你们尚有多少人?”

 “仅剩三人而已!”

 “你奉命跟来此地,有何任务?”

 “大姑娘贪恋方才那人之神勇,擒他为面首。”

 “不要脸,娟,你当真要保命吗?”

 “是…是的!请饶命!”

 “好!吾制住你的‘藏血’你她们到醉红亭,吾杀死它们之后,你便可保命,否则,明夜子时,你必吐血而亡。”

 “小女子遵命!”

 “走吧!”

 说着,他已朝她的‘藏血’连戮三下。

 娟打个寒噤,便默默起身行去。

 不久,二人已经二前一后的行去。

 这人当然便是一品郎,他跟着娟到一点红后门,他目送她入内之后,他便故意在附近走动。

 没多久,小辣椒及贵妃果真跟着娟出来,一品郎暗暗冷笑,便遥跟着三女行向醉红亭。

 醉红亭位于城北,它常是年青‮女男‬约会之地,不过,此时因为夜深,亭内外皆空无一人。

 小辣椒一近亭,立即问道:“他呢?”

 娟<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