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 八 章 淫娃纷纷遭酷刑
隆隆炮声之中,大凤终于搐不已啦!

 她的元终于被轰出来啦!

 毕吉一趴上体,便取出她嘴中之纱巾吻住她。

 他一催动功力,她便飘飘仙啦!

 她的功力便在茫酥酥之中涌出来啦!

 毕吉一直将她得气若游丝,方始制昏她。

 他暗暗吁口气,便故意盖被及搂她入眠,二凤以为他也身,她只好忍住火的暂时返舱啦!

 毕吉一听二凤离去,立即坐起来运功。

 这回,他的体中虽然多了大凤的功力,可是,他运起功来,未再出现功力翻腾的现象,显然,他已经突破瓶颈啦!

 他便欣然运功着。

 晌午时分,他乍听步声,立即收功躺下。

 不久,二凤敲门道:“姐!用膳啦!”

 毕吉存心钓她,立即身前去启门。

 二凤乍见硕伟的‘小吉’抖动不已,她险些酥啦!

 站在一旁的侍女却啊了一声,手中之餐盘便向外一倾,毕吉探身上前,正好接住它。

 二凤立即遮羞的向侍女叱道:“下去吧!”

 侍女立即行礼退去。

 毕吉反身将佳肴放上桌,二凤立即跟入及关上舱门。

 毕吉一返身,便搂住她。

 她立即边宽衣边送上香吻。

 不久,她迫不及待的将右脚搁上椅,便入‘小吉’。

 她立即贪婪的猛着。

 毕吉边顶边道:“我包你!不过,我有何好处?”

 “要钱?要人?任你挑!”

 “我全部要!”

 “讨厌!贪心鬼!”

 她反手取来上衫,立即掏出一叠银票道:“这二万两银子乃是‘前金’,我若满意,再赏二万两,如何?”

 “行!包你!”

 他立即抱她上榻及架腿猛轰着。

 二凤眉飞舞道:“真够劲!继续!”

 毕吉口气,立即大冲特冲!

 二凤乐得旋转圆不已啦!

 她那香汗亦跟着飞溅不已啦!

 毕吉由她的劲尝到舒畅,他更卖力的‮刺冲‬啦!

 又过了一阵子,她舒畅的叫啦!

 毕吉立即以纱巾堵住她的嘴道:“别叫!”

 她一阵脸红,蜂便一阵停止,可是,经过毕吉又一阵轰炸之后,她又大摇特摇蜂啦!

 毕吉在舒畅之中,更疯狂的轰炸啦!

 终于,她不支的哆嗦着!

 她汗下如雨啦!

 她茫酥酥啦!

 终于,她的功如般涌出啦!

 毕吉在一震之下,只好咬牙克制焰。

 不久,他一发狠,便光她的功。

 她仍是脸舒哩!

 毕吉一气,便匆匆着衣。

 他原本逃逸,倏觉功力一阵翻腾,他急忙坐下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正在逐步稳住功力,倏听舱外水面似有异响,他一分神,功力便又不安份啦!

 他只好专心运功啦!

 原来,就在大凤叫连连之际,已经引来附近船只的注意,其中一条船上的忠义会人员更是注视着。

 不久,他们已发现舷旁的双凤旗。

 忠义会曾有不少人被双凤采功而亡,他们久算这笔帐,如今乍见此旗,立即仇火大炽于是,他们去调集援兵啦!

 此时,正有二十名忠义会高手潜水到画舫旁,他们先探出水面换口气,便再潜入水中啦!

 不久,他们取下后的大斧,立即凿向船底。

 以他们的功力,每凿一下,船底便破个大,不久,大船已经出现一百余个大及大量的进水。

 大船便在惊呼声中迅速的沉下。

 毕吉匆匆收功,便制死昏睡的大凤。

 临走之际,他搜出二女怀中之锦盒,便揣入怀中。

 此时,双凤的十二名手下及侍女已在船面遭受掠上船的六十余人之攻击,另有一名侍女则敲舱门告警。

 毕吉一启门,便一指戮死侍女。

 侍女尚未倒下,毕吉已撕下裙角及蒙上鼻下的部位,因为,他‮意愿不‬被外人认出他的容貌。

 他一见舱内已经入水,舱面又有人在拼斗,他凑近舱窗一瞧,正好瞧见两人由快舟掠向舱面。

 他的主意一萌,立即破船掠去。

 ‘咻!’一声,他一掠上快舟,立即挥掌打向水面。

 ‘咻!’一声,快舟已经疾飞而去。

 “有人逃啦!”

 “!”

 “追!”

 飞镖立即疾而来,毕吉双掌互疾劈,那些飞镖立即在‘扑通’声中落入水中,毕吉却已经远去。

 叱喝声中,便有七人上舟疾追而来。

 忠义会担心此次突袭若外传,必会引来九真君的血洗,因为,双凤一向仗九真君在横行呀!

 他们虽然猛赶,却越追越落后,他们不由大急。

 毕吉面对广大的水面,他根本不知置身何处,不过,他打算沿山区逃去,所以,他催舟朝前疾驰而去。

 不久,他遥见岸际,立即腾空掠去。

 ‘咻!’一声,他直接掠上一株树梢,立即沿梢飞掠而去,忠义会人员乍见此种绝技,不由怔住啦!

 ‘砰!’一声,毕吉方才所搭之快舟已撞上岸,忠义会之人乍被惊醒,只好掉头赶向双凤所搭之船。

 他们一赶近,便见画舫已快沉没,双凤及其手下之尸体皆被放上桅顶引燃,此时正在飘出尸臭。

 为首之人喝句:“走!”立即率众离去。

 且说毕吉踏梢运用‘神行君’之‘缩地神行’轻功飞掠上山之后,他一见背面山下是片浩瀚的森林,他立即飞掠而下。

 不久,他一入森林,便见不少的虎、豹、猪、鹿等野兽,他暗暗叫糟之下,他便掠上枝梢继续踏梢飞掠。

 半个时辰之后,他翻过两座山,居然进入冰天雪地,他甫见此种奇景,他立即止步及探望向远处。

 此时已近黄昏,他探视不久,便朝前掠去。

 他体中的功力经过这一阵子急速动员,已经全部发挥出来。

 双凤的功更是跟着凑热闹。

 不久,他一见前方似有一座白屋,他立即掠去。

 那座白屋乃是挖参客所搭避风雪之处,由于此时并非采参时机,它便被雪罩成一座白屋。

 毕吉在四周瞧了一阵子,便劈雪打开木门而入。

 屋内有柴火及木,毕吉拂去上之灰层,立即上运功,立见他的‮子身‬不停的颤抖啦!

 他并非怕冷,他正在融合那些功力呀!

 他不该贪婪的收双凤的功力,因为,她们常服九丹及采男人的气,所以,她们的功包含甚多的气。

 他若能在船上融化它们,便可因祸得福,方才,他急速动员功力,如今,二气正在他的体中对冲着。

 他面对这种‘大混仗’,立即咬牙守住心神。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尚未摆平它们,倏听脆甜的歌声由东北方传来,接着便是一阵清脆的叮当铃声。

 他乍听又有外人,不由大急!

 他越急越分心,二气立即又蠢动。

 他只好咬牙敛神运功。

 此时,正有两部雪车(如今之雪橇)在四只似小牛般大小之犬驮引之下,由远处飞滑而来,每车上各有一女坐着。

 此二女皆一身的帽、衫、靴,她们靠坐在车上赏景及歌唱,脆甜的歌声足证她们心中之愉。

 此二女正是关外女真族之布盖公主及她的侍婢,原来,毕吉在飞掠之下,不但已经出关,而且进入女真国界。

 那四只犬乃是变种的西藏獒犬,它们不但孔猛有力,而且飞奔如风,即使虎、豹遇上它们,也只有死路一条。

 就在它们尚踁雪屋二、三里之际,毕吉运功所散发出来之药味已经吸引它们改变方向啦!

 二女乍见此状,歌声立断。

 布盖公主立即以族语问道:“怎么啦?”

 侍女急忙勒绳催双犬奔向原先之路线,可是,二犬却连连吠叫及加速奔来,因为,它们已嗅出生人之体味。

 布盖公主见状,立即道:“由它们去吧!”

 “是!”四犬一奔近雪屋,立即停止奔驰及扬起前脚吠叫不已!

 布盖公主立即道:“下去瞧瞧!”

 侍女拿着弯刀,立即掠来。

 毕吉听至此,心中一急,气一岔,立即口一疼。

 他急忙收功及连连咳着。

 侍女推门一入,立即以刀指向毕吉喝道:“汉狗!出去!”

 毕吉乍见她又乍听叱喝,不由一怔!

 侍女又叱喝一声:“出去!”便连连挥刀。

 毕吉疼加剧,体内之两股真气又开始翻腾,他不敢动的坐着,同时,他咬牙再度运功着。

 侍女乍见他咬牙,立即挥刀掠入。

 毕吉乍见来刀甚猛,只好扬掌劈去。

 事出突然,侍女乍被劈中腹部,立即飞出木门。

 ‘砰!’一声,她一落雪地,立即吐血不已!

 布盖公主见状,立即掠来。

 毕吉一出掌,二气在一阵之后,他吐出一口鲜血,立即向后一仰的倒上木了。

 布盖公主一掠入,便拔刀砍。

 她乍见对方吐血,而且是位汉人,她立即止刀忖道:“他一定在此疗伤,我不能杀错人。”

 生直的她立即上前探视。

 毕吉连吐二口血,便昏不醒,布盖公主上前探视不久,她乍见毕吉的部高鼓,她便好奇的揭开它。

 不久,她已取出双凤之锦盒。

 锦盒外侧缀着小珠,布盖公主一见它甚美,立即开启盒盖,那知,一蓬红烟立即由盒内出。

 事出突然,她虽然偏头,左颊仍被上。

 她乍嗅香味,不由一怔。

 倏觉全身一热,‮体下‬更是立即怪怪的!

 原来,双凤皆利用在盒内装着媚药引男人上钩,布盖公主乍嗅到香味,媚药便在她的体中反应。

 她刚以袖拂去红粉,便全身更热啦!

 眼前之人居然更顺眼啦!

 年方十八佳龄的她原本已经情窦敞开,如今被媚药发,没多久,她居然在毕吉的身上啦!

 不久,她‮辣火‬辣的卸拉掉自己的内外衫啦!

 一具健美的成体出现啦!

 微暗的屋内立即一亮。

 ‘裂…’声中,她已撕掉毕吉的衣衫。

 她搂着毕吉胡顶啦!

 不久,毕吉被醒,他立即又吐口血。

 鲜血一上她的脸,她却不介意的更着。

 毕吉被醒之后,不由一怔!

 他一醒,‘小吉’也跟着醒啦!

 而且它迅速的被她顶入区啦!

 毕吉啊了一声,立即望向布盖公主。

 她却不停的顶着。

 毕吉忖道:“罢了!她既然谙武,我何不利用她的功力来润和体中之两股功力呢?我试试看吧!”

 他立即搂着她猛顶不已!

 硕伟的‘小吉’立即使她那区裂伤成血不已,不过,她在媚药催之下,她更疯狂顶着。

 且说那位侍女被毕吉劈落雪地之后,立即昏

 不过,两犬上前一阵急之后,她便悠悠醒来,她又吐了两口血,便听见屋内之隆隆炮声。

 她花容失的立即爬向屋前。

 此时,毕吉正架着布盖公主的粉腿全力轰炸,布盖公主更放顶,侍女当场瞧呆啦!

 倏听吠声,毕吉立即瞧见侍女。

 侍女立即骂道:“汉…狗…”

 她一动怒,鲜血立即又出。

 毕吉念头一转,右掌立即劈来。

 ‘砰!’一声,侍女立即脑袋开花而亡。

 四犬却立即吠叫的奔来。

 毕吉匆匆放下布盖公主,立即双掌疾劈不已,四犬正在门前挤撞,便先后被毕吉劈死了。

 布盖公主却呼呼的上毕吉,便胡不已!

 毕吉一见体内的功力稍定,立即又抱她轰炸着。

 夜渐深,屋内却是意更浓。

 经过一波波刷洗之后,布盖公主的媚毒已经尽,不过,她却已经得不知东西南北啦!

 她自幼即以野参当作点心,所以,她此时所送给毕吉的‘纪念品’不但珍贵,而且正好客串鲁仲连。

 毕吉的疼不但乍消,而且全身一畅哩!

 他为了保密,只好狠心干她。

 不久,他便又上榻运功。

 不出半个时辰,他的体中已经风平静,他不由大喜,可是,他一收功,便见自己的衣衫已被撕破。

 他暗暗伤脑筋啦!

 不久,他剥下侍女的皮衫绑在自己的际,便连连劈向雪地,没多久,他已埋妥二女、四犬及二车。

 他乍见双凤之锦盒,立即恍然大悟。

 他立即一并埋掉它们。

 他一出屋,便望向四周。

 他为了避免惹麻烦,立即又掠向原路。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掠过森林重返山区,他便继续掠去。

 子初时分,他终于掠返西山的小屋前,立见青年怔视着他,他朝自己一瞧,立即脸红的低头而入。

 因为,他不但赤上身,‮体下‬之‘小吉’更因为皮衫被连连飞掠而走样,小吉也跑出来‘纳凉’呀!

 他一入房,立即套上衣衫及提水返屋沐浴。

 浴后,他刚提污水倒到屋后,便见一品郎在厨房招手,他只好脸红的上前道:“大叔!”

 “先吃面吧!”

 “我…好吧!”

 他一入厨房,立即狼虎咽般吃面。

 不久,他一吃完面,便自行招供啦!

 一品郎暗骇的忖道:“天呀!他一定闯入女真国界啦!他一杀死二女,不知会不会引来女真之犯边哩!”

 “大叔,我不该…”

 一品郎苦笑道:“全怪吾之疏失,否则,双凤不会得手!”

 “我担心屋内那二位女子…”

 “吾会注意此事,你快返房运功吧!”

 毕吉立即匆匆返房运功。

 一品郎便匆匆入老者房内报告着。

 老者皱眉良久,方始写道:“以静制动,你仍监视兵部尚书吧!女真若犯边,守军必会飞报他。”

 “是!”此时的毕吉已经顺利的入定,布盖公主的元帮了不少忙哩!

 此时的关外雪地雪屋四周至少有五百人,他们正是由布盖公主胞兄布勇王子所率领的寻人队伍。

 他利用灵犬嗅觉找到此地,此时,六只灵犬边吠边以爪抓地,他心中有数,立即派人掘坑。

 不久,犬车先出现,众人不由变。

 当布盖公主的尸出现时,不由群情大哗!布勇王子怒吼连连,众人立即后退<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