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 十 章 腥风血雨满天下
一向以雄伟及霸气驰名武林的九府,此时却是哭嚎连连,因为,九真君之子、媳、孙子孙女已下跪大哭呀!

 府中之高手及下人当然跟着哭嚎啦!

 杜明忍住暗笑,双目却一直在齐妃的身上打转,因为,齐妃的衫裙颇合身,此时一跪下,曲线更加人呀!

 一向好的杜明岂会失去这种眼福呢?

 不过,九真君之子齐云迅即抬头及变目连闪,杜明心虚的收回眼光,立即平静的道:“请各位节哀先行收尸吧!”

 齐云膝行前来,同时立即取巾行来。

 杜明好奇的向下一瞧,立即发现九真君的睑上居然七孔溢血,而且血呈黑,一线线的滴向地面,他不由大骇!

 作贼心虚的他不由全身一震!

 九府内之诸人乍见此景,不由一怔!因为,按当地的习俗,死者一定有冤情,始会七孔溢血呀!

 一向高高在上的九真君不但惨死,而且还被外人运尸回来,此种情况已经够合九府的人震惊及猜测啦!

 齐云上前咽声唤句:“爹!”立即接尸及拭着血迹。

 那知,黑血越汩越多,而且越快,齐云不由跟着掉泪!

 杜明定下心神道:“地狱谷谷主率人于昨夜暗算真君,在下闻声前往,正好冒险抢尸来此,请各位节哀!”

 齐云道:“谢谢!随行之人呢?”

 “大部分之人皆已阵亡,幸存之人皆遭刑供。”

 “阁下是…”

 杜明立即卸下面具道:“晚辈毕吉!”

 “啊!是你!”

 其余之人不由大怔啦!

 杜明低声道:“地狱谷之人可能会来犯,请小心防范!”

 “谢谢!请先入厅吧!”

 说着,他已经召来管事吩咐着。

 不久,他们一家四口陪杜明在厅中就座,杜明开门见山的道:“各位是否听过关外女真族王子及公主遭暗算之事?”

 齐云‮头摇‬道:“未曾听过!”

 “真君便是死于此因。”

 “请详述!”

 “地狱谷受托缉凶,因为现场留下双凤会大凤及二凤之锦盒,而真君正好和双凤会诸女在一起,因而有此劫!”

 “皮坚太过分啦!吾非复仇不可!”

 杜明点头道:“晚辈愿意效力!”

 “谢谢!公子上次来本府求援遭拒,此次不但冒险运尸来此,而且慨助,吾既惭愧又感激,今后请公子多协助!”

 “乐意劾劳!”

 “公子可知众人已找你多时?”

 “晚辈最近重返中原,始知此事,不知众人为何寻找晚辈?”

 “公子不明白九姥姥及千手剑寻你之原因吗?”

 “不知!”

 “这…此事太玄奇矣!”

 倏听齐氏道:“相公!咱们何不去会合娘(指九姥姥)呢?”

 齐云忖道:“是呀!若与她会合,不但可以抵挡地狱谷,而且可以把毕吉带给她,可谓一举两得也!”

 他立即点头道:“好!先厚殓爹吧!”

 “嗯!”齐氏立即召来管事吩咐着。

 齐云陪杜明入客房之后,便返厅主持九真君入殓之事。

 三只信鸽却迅速带着齐妃之函飞向九姥姥及两处黑道帮派,因为,他们必须防范地狱谷之来犯啦!

 毕吉在远处目送信鸽飞走,他便心中有数。

 没多久,他目送棺木抬向九府,他便住入客栈歇息。

 杜明却一直在房中伤脑筋,因为,齐云诸人皆无凶手之线索,他不知如何向皮坚作代呀!

 此外,如火的他不知如何接近齐妃,因为,齐妃目前正在服丧,她即使爱他,也不会在此时陪他上呀!

 他便在房中坐立不安啦!

 此时的江湖各派好似发生大地震,因为,九真君死于皮坚之事,已经迅速的传遍江湖每个帮派呀!

 更令各派不安的是地狱谷不但重现江湖,而且出动三千余名高手,放眼江湖各派,任何一派皆抵挡不住呀!

 所以,各派皆派人跟踪地狱谷这批人啦!

 皮坚宰掉九真君之后,便命令下人供及搜刮尸体上之财物,他本人则在房内歇息及等侯下一个指示。

 双凤会的马仔们及黑道人物们被刑得死去活来及尸滚,可是,他们毫‮道知不‬凶手,岂能有所代呢?

 地狱谷之人为了向谷主代,当然要供啦!

 不出半天,那批人已是气若游丝,奄奄待毙啦!当天黄昏时分,皮坚接获飞函通知他进攻九府,于是,他下令宰掉那批俘虏及用膳歇息。

 因为,他准备在翌公开启程前往济南九府呀!

 此时的九姥姥正陪着迫风燕各抱一婴欣赏着,这二位又硕壮又帅的小家伙越来越讨她们的喜欢及疼爱啦!

 良久之后,九姥姥将小家伙交给娘道:“你们下去吧!”

 追风燕立即也将爱子交给娘。

 二位娘一走,九姥姥立即低声问道:“涵儿!九府在上午就通知毕吉在九府,你仍然不去看他吗?”

 追风燕‮头摇‬道:“不必!我若去看他,除了丢脸之外,更会连累您及大家在途中遭地狱谷人员之袭击。”

 九姥姥沉声道:“皮老鬼敢向吾下手呢?”

 “姥姥冷静些!论实力,咱们逊于九府,皮坚为了避免咱们后之寻仇,必然会对咱们采取行动。”

 “咱们若在此时出去,必然会自暴其短,咱们何不俟九府人员前来会合,再共谋复仇或自保之行动呢?”

 九姥姥点头道:“有理!不过,吾已找毕吉甚久,如今一有他的消息,吾‮得不恨‬过去给他几哩!”

 追风燕‮头摇‬道:“他一定另有隐衷,九府的人一定会陪他来此,姥姥就耐心多等侯一段时啦!”

 “只好再等下去啦!涵儿,他若来,你就跟他走吧!”

 迫风燕脸红的道:“他会不会拒绝呢?”

 “哼!他敢吗?凭吾之声望及你之姿,他该足啦!”

 “姥姥可有虑及武林盟主为何也在找他?咱们和武林盟一向不来往,甚至对立,他夹在中间,如何为人呢?”

 九姥姥,沉容道:“吾不管此事,他一定要对你们‮子母‬有所代,否则,吾不惜将他毁掉,你明白吗?”

 “明白!姥姥!我提此事之目的在于提醒您注意地狱谷及武林盟,咱们绝对不宜同时树下这两个强敌。”

 “吾明白!吾自有主张!”追风燕道:“我最担心九府之人遭地狱谷中途截杀,届时,地狱谷掉头对付咱们,咱们必落下风。”

 “你放心!九府已经连络大刀盟及同心会,他们足以自保。”

 “万一此二派背叛呢?”

 “这…他们敢吗?”

 “人在情在,人亡情亡,九真君已死,他以往的威势已散,地狱谷又超强,大刀盟及同心会可能背叛哩!”

 九姥姥皱眉道:“若真如此,麻烦哩!”

 “是的!咱们该预留退路!”

 九姥姥立即陷入沉思。

 不久,她沉声道:“涵儿!你留在此地吧!”

 “姥姥何不暂避!”

 “不!吾宁死不避,何况,各派必然皆在盯视何坚这批人,他若敢来犯,吾必然不会孤独作战。”

 追风燕点头道:“危齿寒,各派必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绝对不会让咱们孤军作战,导致他们被各个消灭!”

 “不错!吾会静观其变,你放心留下吧!”

 “是!不过,姥姥不宜把大部分财物存单皆放在此地!”

 九姥姥含笑‮头摇‬道:“你替吾保管吧!吾万一不测,你别忘了让贤儿这娃儿承续吾欧家之香火!”

 “是!姥姥保重!”

 “行!别再聊啦!以免聊到豪气!”

 说着,她立即起身。

 不久,她已趁黑只身飘然离去。

 此时的九府,除了留守的六名仆妇,留下之外,其余之人正在化整为零的沿着山区掠向南方。

 “鸭霸”一世的九真君却已和棺木静躺在后院之地下啦!

 冒牌货杜明在九真君之孙齐伦陪同下,两人各跨一匹良驹联袂沿着官道疾驰向九姥姥的住处。

 杜明虽然无法和齐妃同行,他却因为获得九府上下之信任及即将会见九姥姥而暗乐不已!

 因为,这些皆是他的任务,他已有不少的进展呀!

 毕吉当然跟定冒牌货,不过,他因为山道已被九真君之人占用,他只好趁着黑夜沿官道飞掠着。

 官道黝暗,他又保持落后二里余,所以,他完全以听力跟着冒牌货两人的蹄声施展神行君之轻功。

 以他此时的修为,只须施展六成的功力,便轻易的前进,不过,冬风面飞扑,那份滋味可不大好受哩!

 所以,他一直眯眼飞掠着。

 那知,就在破晓时分,倏听一阵良驹悲嘶声音,接着前方又传来“小心!”喝声,毕吉便直接掠入右侧林中。

 他朝前一掠,便见二名蒙面人正在分别攻向冒牌货及齐伦,齐伦之良驹则已经倒毙于地面。

 冒牌货之良驹则训练有素的退避于远处。

 那两名蒙面人仗剑猛攻,尤其进攻齐伦之人不但招式凌厉,而且功力疾猛,齐伦已被得连连后退啦!

 就在他退到冒牌货附近之时,倏见冒牌货一掌退对手,便掠向他,他以为对方援助,不由大喜!

 那知,冒牌货一掠近,便一掌拍向齐伦的左后背,事出突然,齐伦不但当场挨掌,而且踉跄向前方。

 蒙面人一刀穿心,齐伦便惨叫一声。

 剑尖立即由齐伦的心口直接穿出后背。

 蒙面人拔刀及顺手一推,齐伦已跟脸后退。

 冒牌货扶住齐伦,立即附耳低声道:“别怨我太狠,你该怨齐冰及齐云造了太多太多的孽啦!”

 说着,他已按上齐伦的死

 齐伦呃了一声,立即含恨而殁。

 两名蒙面人立即收剑行礼道:“幸不辱命!”

 冒牌货低声问道:“谷主可有指示?”

 “没有!”

 “按计行事吧!”

 说着,他已经挟起尸体。

 对方立即递来手中之力及一个小包袱道:“此乃大刀盟护法裘天龙之刀及首级,请一并带走!”

 冒牌货喜道:“干得好!大刀盟和九府水火不相容啦!”

 他立即收妥大刀及首级,再挟尸掠上良驹。

 那两人迅速的埋妥良驹,再清除现场之尽迹。

 不久,那两人已经掠入林中离去。

 毕吉由头看到尾,不由暗叹道:“妈的!好细密的行动,看来九府要澈彻底底的从江湖除名啦!”

 他立即全速飞掠而去。

 不久,他已听见冒牌货之良驹蹄声,他又跟了不久,他一见冒牌货无意在前面镇甸歇息,他便缓‮身下‬法。

 他在城内买了一壶酒及卤味,便从容离去。

 没多久,他已在山顶遥见冒牌货正在迂回的山道跨骑疾驰,他一见附近没人,他便飞掠向山道。

 没多久,他已掠过二座山及掠向山下。

 他一找到官道,便入林喝酒及取用卤味。

 当他吃之后,蹄声正好遥传而来,他便含笑起身忖道:“行啦!我又要活动这一双脚啦!”

 他嘘口气,便隐在一株树后。

 刹那间,冒牌货果真已经飞驰而过,毕吉一见他另外戴上面具,他便由林中直接掠去啦!

 那知,冒牌货又疾驰出五、六十里之后,倏见一名青年由前方右侧林中掠出,便高举右臂及指向山上。

 冒牌货乍见这种事先约定之手势,立即‮腿双‬一夹。

 良驹一减速,毕吉便在右方听见异响。

 他掠前一瞧,正好瞧见冒牌货掠下马。

 那冒牌货一下马便折入林中。青年上前牵马,便迅速牵入林巾。

 毕吉遥瞧山上忖道:“哇!他要去见九府之人吗?”

 他在原地瞧了不久,他一见那青年将良驹绑于树旁之后,立即自身凑中取出一个瓷版及一瓶酒。

 良驹状甚欣喜的立即昂首扬蹄。

 青年立即将灵丹及酒倒人马嘴中。

 那匹马立即安静的站在原地。

 青年嘘口气,便坐在一旁守候着。

 毕吉见状,只好绕向远处,再掠向山上。

 他刚掠到半山,立见远处山道出现不少,他由对方的打扮,立即知道他们是九府之人,他便停在一块大石后。

 冒牌货却在山顶喊道:“少君在何处?”

 说着,他已提起齐伦的尸体。

 这批人一共有十六人,领队上前乍见齐伦的尸体,他失声之后,立即下跪哭泣,以表示他对九府的忠心。

 其余之人立即也上前跪泣着。

 冒牌货沉声道:“在下和贵少主在昨夜荒山遭到大刀盟护法裘天龙率五名高手之袭击哩!”

 “贵少主拼斗之下,不瞠死于裘天龙的刀下,在下虽然杀了裘天龙,却已经无力救治贵少主矣!”

 那群人立即慷慨昂的叱骂大刀盟。

 领队向冒牌货道过谢,立即道:“大家冷静些!此事必须先飞报主人,蔡鸣,速备信鸽准备传送飞函。”

 “是!”领队立即以炭笔匆匆写于纸上。

 不久,一只信鸽已飞向北方。

 领队便和众人在原地候讯。

 不出半个时辰,信鸽已捎来指示,领队阅过之后,立即向毕吉道:“请公子随在下先去会见敝上吧!”

 冒牌货颔首道:“行!”

 领队沉容向其余之人宣布道:“各位先赴大刀盟监视!”

 “是!”领队便平抱尸体先行掠向北方。

 冒牌货一跟去,其余之人仍沿山道掠向南方,毕吉遥见此状,立即掠向山上及遥跟向冒牌货二人。

 他跟着掠过二个山头,便听见山下传来喝声,他立即躲在一块石后,因为,他若在此时跟下山,一定会行迹呀!

 冒牌货跟下山,便向齐云报告同样的内容。

 齐云听得咬牙切齿,双掌更是微抖着。

 齐氏母女更是泪下如雨。

 冒牌货立即递出小包袱及大刀。

 齐云打开包袱一脸,立即将裘天龙的首级掷向大石,只听砰一声,那颗首级已经破碎四溅。

 冒牌客见状,不由放心!

 因为,他担心齐云此对首级及齐伦的血迹,双方因为死亡时间之不同,血必然会有所差别呀!

 齐云亲手劈坑,立即埋妥爱子。

 他率七十余人在坟前默立不久,立即启程。

 毕吉一见他们掠向山上,便掠向山后。

 不久,他已经贴立于崖壁凹处。

 他摒息站了不久,便掠向山顶。

 他一见那批人正掠向南方,他便隐在大石后。

 不久,他已经遥跟向那批人啦!

 此时的地狱谷谷主皮坚已经在二百名高手护送下搭车驰向大刀盟,其余的高手早已在半个时辰前离去。<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