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十一章 淫徒惨遭断淫根
五天后的午时,毕吉嘘口气,徐徐的张眼,倏听口传来低沉‮音声的‬道:“你醒啦!”

 他不由大骇!

 他刚瞧向口,立见一物飞来道:“你已入定五天,吃吧!”

 他一见是一只香的烤,他立即托住它道:“你是谁?”

 “本主人!”

 “哇!你住在此呀?”

 他略加张望,便发现内空无一物。

 口立即又传来沉声道:“吾已在此居住十二年余矣!”

 “真的?”

 “你不妨瞧瞧壁!”

 毕吉一瞧,果然瞧见壁写‘正’字,他立即问道:“你为何长居此?你仗何维生?有否被他人发现?”

 “娃儿!你太急啦!”

 “是!是!我关心你呀!”

 “关心?吾不相信世人会彼此关心!”

 “你方才赠,表示你关心我挨饿呀!”

 “非也!上掺有无影毒,你已中毒啦!”

 “哇!真的?”

 “哼!你擅入吾中,岂可活命!”

 “妈的!你太狠了吧?”

 “哼!骂吧!你已活不了一个时辰啦!”

 毕吉将抛向口,立即运功默察。

 “哼!娃儿!毒已入髓,你休想毒啦!”

 说着,立听步声由外向内而来。

 毕吉功行右臂,却毫无中毒的迹象,他不由忖道:“哇!他在唬我吗?还是毒避毒丹之特效呢?”

 立见一位马脸老者含着狞笑缓缓步入,毕吉暗聚功力于双掌,便沉声道:“你我无仇,你未免太狠啦?”

 马脸老者狞笑道:“娃儿!你的功力较吾高明数倍,吾一生最恨别人此吾强,所以,你非毒发身亡不可!”

 “你强得过皮坚吗?”

 “皮坚?娃儿!你是地狱谷之人?”

 “不错!你还不速献上解药?”

 “哼!娃儿!吾险些被你唬过,吾马壮岂会惧怕皮坚!”

 毕吉笑道:“你一定被皮坚得躲在此地吧?”

 “胡说!皮坚若非仗恃…”

 说至此,他警觉的倏然住口。

 毕吉笑道:“皮坚当然仗恃武功制伏你!”

 马壮急道:“胡说!皮坚全仗狗官制吾。”

 “狗官?黑白讲!皮坚岂会和狗官来往?”

 “臭娃儿!反正你已经快死,吾就让你开开耳界吧!十五年前,皮坚勾结九门提督谭忠义设计制吾啦!”

 “九门提督?”

 “不错!这狗官披着人皮专做兽行,吾一时不察先中了他的毒,致遭他和皮坚联手重创!”

 毕吉将的‮头摇‬道:“吾不相信皮坚会勾结狗官。”

 “干!吾再说得澈底些吧!吾和狗官谭忠义之父谭麟,皮坚三人皆在为女真族做事,你听过女真族吗?”

 “听过!不过,我仍不相信,因为,你是汉人,岂会为异族效劳?”

 “吾师受他们利,吾起初不察,当然为他们做事,后来,吾发现不对劲而退出,因而遭他们围杀。”

 “有何证据?”

 “干!臭娃儿!你可真固执,吾就让你瞧个心服口服吧!”

 说着,他立即下外袍及起右袖。

 立见他指着右大臂外侧道:“瞧清楚了吧?这个烙印代表女真族的勇士,汉人甚不易有此烙印。”

 “吾师、吾、谭麟、谭忠义、皮坚及另外一批人皆有此烙印,因为,吾等皆是勇士,而且有功于女真族!”

 毕吉暗喜道:“哇!逮到大鱼啦!”

 他故意道:“我也可以自己烙个印痕呀!”

 “臭娃儿!你休想!此烙印之颜色呈现金黄,因为,烙物乃是以女真族特有之金沙锻铸而成,别人根本无法仿造。”

 “另外一批人是谁?”

 “你不配知道!”

 “我即将死亡,让我过瘾些吧!”

 “不行!光是方才之机密已经足以惊天动地,你闭目吧!”

 说着,他立即一掌按来。

 毕吉右掌疾而去,左掌立即劈向马壮的右膝,事出突然,马壮刚被劈退,右膝立即跟着被劈断。

 “啊!臭娃儿!你没中毒?”

 毕吉哈哈一笑,起身道:“另外一批人是谁?”

 “你永远不会知道!呃!呸!”

 立见他自行碎舌自尽及吐来碎舌。毕吉挥开碎舌,立即道:“有种!我必安葬你!”

 “不…不必!”

 立见他将右肘撞向壁,内倏地传出‘轧…’细响,毕吉暗叫不妙,立即全力朝口掠去。

 马壮立即顺势仆向开启之地道内。

 ‘砰…’声中,他一直捧向下方。

 当他停止之时,已经一命呜呼哀哉啦!

 不过,开启之地面立即又自动合上,毕吉一掠出外,便毫不停留的朝南方掠去,因为,他要跟踪冒牌货呀!

 此时的冒牌货正陪着齐妃和九姥姥在用膳,九姥姥因为毕吉之前来而显得十分的愉快及亲切。

 齐妃却因为双亲及大哥之惨死而了无食

 冒牌货因为不明白九姥姥为何寻找毕吉,所以,他一直保持沉默及拘谨有礼,九姥姥更添好感啦!

 膳后,九姥姥道:“妃儿!你在客房稍歇吧!”

 齐妃立即行礼离去。

 九姥姥含笑道:“上车吧!”

 冒牌货立即应是起身。

 不久,两人已经搭车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进入追风燕所匿居之民宅,追风燕立即在厅口接,她乍见毕吉,不由芳心剧跳!

 不过,她立即想起这段期间之焦急及辛酸,她不由低下头。

 九姥姥含笑道:“涵儿!他来了!你们聊聊吧!”

 “姥姥请坐!”

 “孩子睡了吗?”

 “是的!”

 “吾去瞧瞧!”

 说着,她立即步向房中。

 追风燕轻声道句:“请坐!”便步向座位。

 冒牌货便默默跟入。二人一入座,一时无言以对。

 冒牌货存心套话,当然不会先行开口,追风燕百感集,一时也不知该从何谈起,厅中不由寂静!

 没多久,九姥姥入厅道:“说话呀!”

 二人一张口,却不知从何说起?

 九姥姥望着冒牌货道:“你为何消失如此久?”

 “禀姥姥!晚辈!…”

 “别再如此称呼?孩子已经出头,你算是吾婿!”

 “是!愚婿遭黑道人物连番追杀,在垂危之际,幸获飞龙搭救,便一直在他那儿养伤,直至前些时,方始复原。”

 九姥姥皱眉道:“邢老鬼会救你?”

 “是的!他欣赏愚婿之拼劲!”

 “他该不会收你为孙婿吧?”

 “没有!”

 “你在邢老鬼处,未曾听见别人在找你吗?”

 “未曾听见!”

 “邢老鬼为何未‮你诉告‬?”

 “愚婿不明白!”

 “你与武林盟主千手剑有何瓜葛?他为何到处找你?”

 “听说他一向嫉恶如仇,他或许要除掉愚婿吧?”

 九姥姥‮头摇‬道:“不!此原因不值得他如此劳师动众。”

 “愚婿便无从判断原因啦!”

 “你是否和千手剑之女有染?”

 “没有!愚婿未曾见过她。”

 “经吾之探查,去年事发之时,武林仙子曾在那一带出现过,吾因而研判你和她有染,你必须据实以告。”

 “没有!绝对没有!”

 “哼!你若敢瞒吾,吾必活劈你!”

 “愚婿不敢!”

 “你今后有何打算?”

 “悉听安排!”

 九姥姥满意的点头道:“很好!你已经和涵儿育有两子,目前时局甚,你们就暂赴昆仑山隐居吧!”

 “是!姥姥可否赐告一事?”

 “何事?”

 “姥姥是否听人提过汉人在关外暗杀女真族王于及公子?”

 “听过!你为何问此事?”

 “好奇而已!姥姥是否知道凶手?”

 九姥姥‮头摇‬道:“不知!不过!吾甚佩服此名凶手,因为,女真族一直不安好心眼,他们迟早会进犯中原。”

 冒牌货心中暗骂,却立即恭声应是。

 九姥姥道:“你们明夜启程吧!你今夜就宿此地吧!”

 追风燕忙道:“我‮子身‬不便!”

 九姥姥道:“也好!走吧!”

 冒牌货只好跟着离去。

 追风燕送他们离去之后,便默默返房。

 冒牌货跟着九姥姥一上车,车夫立即驰去。

 隐在远处的一品郎忖道:“想不到追风燕和阿吉春风一度,便育有两子,为了此两子,吾必须为追风燕解围矣!”

 他稍加思忖,立即迅速掠去。

 不久,他已带来端木河兄妹及八名高手,他们便隐在远处守候着,因为,他们已发现地狱谷高手一直跟踪冒牌货。

 他们研判地狱谷高手在探听不出凶手之后,为了方便冒牌货接近武林盟,他们一定会消灭九姥姥诸人。

 他们果真高明,冒牌货在抵达九姥姥大门之时,他的左掌悄悄握拳,然后再并直左掌五指。

 隐在远处之地狱谷高手立即明白冒牌货探不出凶手及暗示他们动手,于是,他们开始调兵遣将啦!

 九姥姥并非好惹之人,而且皮坚尚在大刀盟等侯二位孙女之消息,所以,这六百名高手小心布置着。

 半个时辰之后,五十人潜往追风燕住处,另外五百五十人立即由九府四周向内冲杀着。

 九姥姥只有二百余名手下,其中尚包括仆妇及侍女,所以,地狱谷高手们长驱直入的杀到各房外。

 九姥姥一马当先的抡扫铁拐疾攻向四人,那四人向后一退,附近之四人立即来毒针及匕首。

 九姥姥一抡拐,便扫飞它们。

 她叱喝一声,立即猛攻过去。

 她那一百零‮路八‬拐法,立即迅速砸破二人之首级。

 此时,九府内之人已经总动员战,冒牌货仍然先会合齐妃,再她一起杀向外围啦!

 冒牌货方才一听追风燕已经育有二子,他一向不捡‘破瓦’,所以,他才暗示地狱谷高手宰光九府诸人。

 齐妃一见敌人甚多,为了保命,只好跟冒牌货突围。

 没多久,他们便在地狱谷高手‘放水’中逃去。

 冒牌货带她躲入一家客栈,立即递给她一付面具道:“姑娘速女汾男装,咱们必须连夜离去。”说着,他佯作君子的立即离房。

 不久,他已隐在窗外‮窥偷‬啦!

 齐妃毫无所知的卸下衫裙,立即以布条束扁双,然后再换上男装,冒牌货不由瞧得火大炽!

 没多久,齐妃一出来,他便带她掠向山上。

 此时的追风燕正在和一品郎诸人对付五十名地狱谷高手,一品郎在大开杀戒之下,迅速串掉八人。

 敌势一挫,他们立即全力扑杀着。

 没多久,隐在远处的六十名丐帮弟子在评估战况之后,他们认为不会密,于是,他们也投入战场。

 他们原本受端木河兄妹之邀而来,可是,他们担心地狱谷向丐帮寻仇,所以,他们观望迄今。

 他们一投入战场,地狱谷高手立即落居下风。

 一品郎立即向追风燕道:“速退!”

 追风燕低声道谢,立即入房。

 此时,两位娘已经吓软在房内,追风燕匆匆各交给她们一百两银子,便吩咐她们由后门离去。

 追风燕上前制昏二子,便背于前及背后。

 他早己包妥所有的财物,此时一提起包袱,便掠向后门,立见端木紫恢复女装道:“快跟我来!”

 二女立即匆匆掠去。

 不久,她们一掠近九府,便见杀声震天,端木紫低声道:“为了孩子,你不宜再投入战场!”

 “可是,姥姥她…”

 “她自保有余,走吧!”

 “姑娘带我赴何处?”

 “先走再说吧!”

 “谢谢姑娘!”二女离去不久,端木紫先扮成男装,立即雇车出城。

 不久,二女已搭车离去。

 有钱可使鬼推磨,端木紫只赏给车夫一百两银子,他便专心驾车连夜离去,二女不由松口气。

 端木紫便趁机叙述冒牌货入京易容之经过。

 追风燕骇道:“好可怕!姑娘是…”

 “我来自书庐,我叫端木紫。”

 “啊!才女!幸会!”

 “不敢当!”

 “姑娘可知他的消息?”

 “你在问毕吉吗?”

 “是的!方便赐告否?”

 “恕我不详!不过,据传他正在某处练武。”

 “只要他平安,我便放心啦!”

 “有缘必能重逢,你们‮子母‬先安顿下来吧!”

 “我…茫茫天下,不知该居何处?”

 “寒舍在岳有一座庄院,你们暂居。”

 “我该如何报此浩恩呢?”

 “来方长,别说此事,你歇息吧!”

 说着,她已经接过一婴抱入怀中。

 她望着昏睡的小帅哥,不由又想起毕吉的帅劲。

 她不由痴啦!

 追风燕想起自己的遭遇及姥姥受困,不由暗暗掉泪!

 此时的一品郎诸人不但已经消灭那五十名地狱谷高手,而且以化尸粉将他们化得一干二净,丝毫不留线索。

 他们向丐帮弟子道过谢,立即赶往九府。

 此时的九姥姥正遭到一百余人重重包围,另外的三十余人亦遭受剩下的二百余名地狱谷高手之围杀。

 不过,九姥姥仍然抡拐如风的重创四周之人。

 一品郎见状,立即向端木河诸人低语着。

 不久,他已经单独赶向山上。

 没多久,他已到山顶,立见一名青年来道:“他们已在半个多时辰前南下,判系赶往武林盟。”

 “谢啦!请赴九府会合令公子!”

 “是!”一品郎立即沿山路疾掠向南方。

 此时的冒牌货正和齐冰在前方两座山山麓之一处平坦地带歇息,齐冰一服下九丹,立即运功。

 坐在不远处的冒牌货立即狞笑忖道:“本公于今夜玩过你,便要前往武林盟,齐老鬼作恶多端,你别怪我心狠手辣!”

 他立即静候机会。

 没多久,齐妃一入定,冒牌货便悄悄取出一粒媚药。

 他悄悄将药揑碎,便轻轻弹出。

 药屑随风一飘,齐妃立嗅到一股沉香。

 她警觉的闭气,便出招。冒牌货屈指连弹,齐妃立即挨指倒下。

 “你…<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