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十三章 桃源幽径为君开
欢笑声,呐喊声,行令划拳声汇合成为吵杂之声,不过,置身于声波现场之人却个个漾着笑容。

 身为主人之武林盟主千手剑更是笑得合不拢口。

 因为,毕吉由午宴开始迄今,已经畅饮一个半时辰,他不但酒量好,拳技更高,可谓所向无敌。

 他已事先和众人约定过,他若输拳,就喝一碗酒,他若赢拳,对方喝一碗酒,他则干杯作陪,可谓‘阿沙利’之至。

 大厅一共有一下三百余人,除了僧、道尼五百余人不喝酒之外,其余之人皆依序和毕吉划拳畅饮,气氛因而甚为热烈。

 黄昏时分,他和最后一人干杯,方始返座。

 千手剑含笑问道:“贤婿无碍吧?”

 毕吉点头道:“愚婿蒙仙妹指点,无碍!”

 武林仙子当众受捧,不由眉开眼笑。

 千手剑含笑起身道:“今之会至此为止,改再聚吧!”

 说着,他立即高举酒杯。

 众人立即起身呐喊道:“干杯!”

 “干!”

 众人立即欣然干杯。

 不久,毕吉夫妇跟着千手剑夫妇在众人恭送下先行离去,吴氏一返房,立即嘘口气道:“好圆的一次聚会!”

 千手剑含笑道:“毕吉之亲和力超乎吾之估计!”

 “是呀!妾为仙儿庆幸不已!”

 说着,她卸下外袍,立即斟茗送给千手剑。

 千手剑立即就座品茗。

 吴氏入内间换上睡袍,立即风情万种的坐在千手剑身旁低声道:“除旧立新,相公今夜…”

 说至此,她已含笑望着他不语。

 千手剑歉然道:“抱歉!吾之‘潜龙神功’尚未大功告成。”

 吴氏一皱眉,不由叹口气。

 千手剑歉然道:“吾明年辉联盟主之后,必陪夫人行乐!”

 “相公可知已戒多久?”

 “这…十余年吧?”

 “仙儿已逾双十,相公在仙儿满月时,便戒矣!”

 “抱歉!吾必会弥补夫人!”

 “相公!妾必非妇,妾斗胆直言,相公破身在先,恐难将‘潜龙神功’练至大成境界!”

 千手剑毅然道:“不!诚所至,金石必开!”

 “唉!妾先歇息矣!”

 说着,她已迳自上榻。

 千手剑一思忖,便入书房运功。

 此时的毕吉正搂着武林仙子大冲特冲着。

 武林仙子藉着酒意,更放合着。

 两人立即制造着大量的噪音。

 此时的追风燕却悄悄的站在明月轩前院,她纵眼向左墙外瞧了不久,她便发现远处山上有两个红点在摇晃。

 那是她和一品郎约定的灯笼通联方式,两个灯笼代表平安无事,若只有一个红灯笼,代表一品郎在山上侯她。

 她微微一笑,便返回房中。

 她虽然听见隆隆炮声,她明白毕吉在征服武林仙子,为了大局及未来,她以平常心服下灵药,便自闭听力上榻歇息。

 毕吉却正在放体上畅玩着。

 良久,良久之后,武林仙子在定中轻泣着。

 毕吉嘘口气,送入‘纪念品’道:“仙妹!疼啦!”

 “不…好…好吉哥!谢谢!谢谢!”

 她在连连道谢声中悠悠酣睡啦!

 毕吉怔道:“哇!她怎会乐成这样呢?她醉了吗?”

 他嘘口气,立即为她盖上锦被。

 他便入内间愉快的净身!

 似武林仙子这种既美又高傲及好胜的马仔,能够把她征服,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毕吉当然愉快啦!

 浴后,他一披袍,便行向对面房门。

 他们皆有默契,他一见房门已锁,便歉然返房运功。

 功力一运转,他便进入太虚忘我之境中。

 这‮夜一‬,便平静消逝啦!天未亮,鞭炮声将武林仙子吵醒,她一见自己一丝‮挂不‬,毕吉又在椅上运功,她不由脸红。

 她一起身,便觉澈骨酥麻,而且阵阵快着,她不由足一笑,痴痴望着这位令她足的大帅哥!

 倏听步声,她立即收神下榻。

 她心知侍女已在忙碌,她立即入内间净身。

 不久,她一出来,毕吉已经含笑相,她不由脸红的道:“抱歉!我昨夜过于放纵,累你在椅上过夜!”

 他轻抚她的双颊道:“为了你!我愿作任何牺牲!”

 “我何其下忍呀!”

 “来!我帮你梳发!”

 说着,他已搂她坐于铜镜前。

 他拿起银梳,果真轻柔的为她梳发。

 武林仙子含笑问道:“你常为姑娘梳发吗?”

 “不!你是第一位!”

 “可是,你太熟练呀!”

 “仙妹!我已把梳发手法此拟为招式,你瞧!”

 他立即将‘含月剑招’化于手法中。

 她连瞧三遍之后,佩服的道:“高明!它不是你的剑招呀?”

 “它便是我上次奇遇所练之剑招?”

 “招名为何?”

 “不详!该秘笈已无首页及封面。”

 “我觉得它既似月又似环,太圆啦!”

 毕吉暗悚道:“厉害!可见千手剑一定更高明!”

 毕吉为她系上金钗道:“美!仙妹!你不愧为武林仙子!”

 “它永远是你的!”

 “我何其幸运也!”

 “去瞧瞧孩子,再去向爹娘拜年吧!”

 “好呀!”

 二人立即整装前去探视爱子。

 立见迫风燕已在现场,三人立即互道恭喜!

 不久,他们三人率娘抱婴赴前厅向千手剑夫妇拜年,立见九大护法皆已在座,双方便一阵热烈拜年。

 良久之后,毕吉便率二位娇外出欣赏年景。

 立见拜年的百姓似水穿不息。

 不久,毕吉之右耳倏听:“岳楼会姥姥!”

 他立即向武林仙子道:“此地距岳楼多远?”

 武林仙子含笑道:“三里余!不过,游客必然不少哩!”

 “咱们沾沾人气,或许会更旺些!”

 “好呀!”

 沿途之中,他们这付帅劲及美劲,纷纷吸引路人的注视,尤其认识武林仙子之人更羡慕的望向毕吉。

 不少人更是巴结的上前请安着。

 经此耽搁,他们过了半个时辰,方始接近岳楼,果见楼内及楼前人山人海,毕吉立即止步含笑向四周欣赏着。

 追风燕猜付毕吉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议来此,所以,她随着望向四周,不久,她的鼻头‮住不忍‬一酸。

 因为,她瞧见一名老妪站在岳楼前兜售糖葫芦,老妪右手中指之银戒代表她乃是九姥姥呀!

 何况,老妪正望向追风燕呀!

 追风燕暗暗气定神,便朝老妪轻轻点头。

 老妪跟着颔首,便沿途叫卖而来。

 不久,她一挤近追风燕,她立即含笑道:“夫人!尝尝吧!”

 毕吉道句“来三个!”便递出一块碎银。

 老妪道过谢,便依序各递给她们一串糖葫芦。

 毕吉先取物,他俟武林仙子接物之后,他立即指向一粒糖葫芦道:“这枣子又圆又大,一定十分可口!”

 武林仙子望向它道:“可惜!糖似乎熬得过火些!”

 “是吗?从何得知呢?”

 武林仙子便脆声解说着。

 老妪趁机递给追风燕一个纸团,迫风燕双目一,她轻握老妪之手一下,立即含泪望向老妪。

 老妪却喊句:“糖葫芦!”便挤向前方。

 追风燕纸团入袖内之小,便轻咬糖葫芦。

 立见毕吉道:“仙妹果真博闻,走吧!”

 说着,他已经在前开道。

 他们又逛了一个多时辰,方始返回明月轩,追风燕一入房,便见纸团写道:“欣睹汝之幸福,吾喜甚及慰甚…”

 追风燕不由双目又

 “吾己决心和皮老鬼周旋到底?即使他已控制八成以上的黑道势力,吾亦不会有所退却。”

 “吾另将所有的财物藏入原先之藏处,汝后不妨取出它们作些有意义之事,俾稍赎吾之罪孽,珍重!”

 迫风燕暗唤句“姥姥!”立即捂脸暗泣。

 没多久,毕吉一入内,立即搂住她低声道:“坚强些!”

 她立即递出字条道:“姥姥所书!”

 毕吉阅过之后,立即附耳道:“姥姥已走上正道,咱们该为她庆贺!”

 “可是,她岂是皮坚之敌呢?”

 “她是智者,必不会冲动冒险,何况,我即将去监视皮坚,‮定一我‬会俟机除掉他,你放心吧!”

 “谢谢!”

 “别如此说!你令我心疼,我该多陪陪你!”

 “不!一切以大局为重!”

 “她方才叫我来陪陪你!”

 “我有预感,‮定一我‬又有喜了!”

 “当真?”

 “嗯!所以,我无法多陪你,你去找她吧!”

 “不!我今夜要陪你,我不是嗜之人。”

 “‮道知我‬!吉哥!谢谢!”

 再说着,她立即献上香吻!

 毕吉便爱怜的吻她及‮抚爱‬着。

 良久之后,她轻轻退开,道:“去瞧瞧孩子吧!”

 “好!”二人便联袂去逗着爱子。

 此时的皮坚却正在云南闻名世上之瘴毒沼泽地区和一位老者拼斗,对方正是一辈子玩蛇的蛇魔李启!

 原来,皮坚率一千八百余名谷中高手及七千余名附降黑道人物在此找了二天之后,他已经急出真火啦!

 所以,他下令众人逢蛇必杀。

 方才,蛇魔‮住不忍‬出来抗议,双方立即火拼啦!

 皮坚心知蛇魔以蛇胆炼了不少的灵丹,所以,他出手之目的亦包括抢夺蛇丹,俾增长自己的功力。

 蛇魔的七十余位弟子早已被宰光,皮坚的心腹更入蛇内取出所有的蛇丹及珍宝,蛇魔不由大怒!

 他这一怒,便分了心神,他便迅速落居下风。

 皮坚当然趁机猛攻啦!

 又过了盏茶时间,皮坚以一式贯手,硬将左手五指笔直的入蛇魔的右,再迅速的屈指抓扣他的内脏。

 蛇魔惨嚎连连,头儿不由疾摇着。

 皮坚正在嘿嘿笑,倏见一黑及一白两道细线由蛇魔的发间落,他刚道不妙,两道细线已上他的左臂。

 立见蛇魔哈哈笑道:“你完啦!”

 皮坚道句“未必!”右手之剑便疾砍向左肩。

 剑起臂落,鲜血立即而出。

 皮坚正在放心,他的心腹已将蛇魔劈飞出去!

 立即有三人剑将蛇魔砍碎。

 更有六人迅速的砍着皮坚断臂上之黑白二物,不久,举世骇怕的双蛇已经被砍为碎块。

 立即有两人上前为皮坚止血裹伤。

 皮坚怒吼道:“再搜!”

 众人立即又开始搜山。

 皮坚服下半瓶蛇丹,便被六名心腹护送到山下运功歇息。

 一世冷酷又狂傲的皮坚乍断一臂,气势立即大打折扣。

 不过,他相信梦境,便不死心的派人一直搜山着。

 元月九上午,兵部尚书的飞函又辗转送入皮坚的手中,他阅过之后,不但当场撕破飞函,更劈死来人。

 一世得意的他在连遭挫折之后,已经一意孤行啦!那人一被劈死,兵部尚书久候不到回音,不但立即再传飞函,而且派人追查皮坚为何没有回音!

 元月底,兵部尚书一确定皮坚劈死递信之人,他经过考虑一天之后,立即派专人持函向女真族告密。

 女真族国王获讯之后,不由大怒!

 他原本火大中原这批走狗找不到凶手,如今居然有人敢背叛,他火冒万丈的立即下令消灭皮坚。

 特使一回来不久,兵部尚书便接到命令,他原本预料会有此种决定,他当然已经决定妥战略。

 于是,他立即函告千手剑号召武林盟消灭皮坚这批人。

 千手剑一接获飞函,立即透过九位护法通知各盟派各派二千名高手直接赴云南点苍派准备会合。

 千手剑自认安排妥当,可是,他忽略皮坚在武林盟及各盟派皆布有心腹,所以,皮坚在第三天便接获消息。

 他因为久久未找到宝贝孙女而火大得几近抓狂,如今再获此讯,他更是火上加油的震怒到了极点!

 于是,他下令停止搜山及赠给每人蛇丹。

 他又下令众人歇息,同时,他派三百名心腹出去搜杀前来监视之人,不出半个时辰,那三百人已携回六十个首级。

 黄昏时分,众人用过膳,皮坚便率他们攀山赶赴点苍山。

 亥初时分,他们一抵达点苍山,立即在山顶歇息。

 六名心腹则赶往点苍派探听消息。

 此时的点苍派已有大理及成都一带之六百余名志士闻讯先来报到,再加上八、九百名点苍弟子,人人皆在安歇着。

 他们养蓄锐在明招待前来之盟派人员呀!

 丑寅之中,众人皆在温暖的被窝酣睡,在四周巡夜之人却悄悄被地狱谷的高手们宰掉啦!

 皮坚一挥手,一、二千名地狱谷高手已经潜进去,他们先消灭在内院巡夜之人,再潜往每一个房外及窗外。

 其余的黑道人物亦布在他们之附近。皮坚获讯之后,立即颔首。

 传讯之人立即撮仿夜鸟咕叫三声。

 地狱谷高手立即劈破门窗杀人。

 酣睡中之群豪匆匆战,立即遭到重挫!

 不到一个时辰,点苍派已被血洗,皮坚立即下达第二道命令,没多久,他们再度越山准备展开第二波攻势。

 破晓时分,天气甚冷,峨嵋派及青城派的尼姑及道士们刚起来准备做早课,黑道人物已经冲杀进来。

 正立即展开血拼!

 信鸽更是匆匆破空飞起,那知,它们刚飞起,便被下,而且立即有人冲杀向鸽笼。

 皮坚之狠毒及细密由此可证啦!

 斗之中,丐帮及志士们纷纷驰援,可是,地狱谷高手们已经大开杀戒,他们挣扎半个多时辰,先后陪葬啦!

 又过了半个时辰,青城及峨嵋二派精英已死,除了数十人匆匆逃掉之外,二派已经无力再扬名江湖啦!

 黑道人物立即入城用膳及歇息。

 此时的千手剑已经获讯,他不由暗急,因为,峨嵋三派一垮,他不但少了三股力量,他必须提防皮坚之袭击啦!

 他深谙地狱谷之恐怖暗杀手段,他岂能不紧张呢?

 吴氏立即道:“先让仙儿她们外出避避吧!”

 “也好!”不久,毕吉夫妇已被召入书房,干手剑沉声道:“皮坚在昨夜接连血洗点苍,峨嵋及青城三派,随时会继续北上。”

 “吾必须预防他们派人前来暗杀,因此,仙儿及涵儿先带孩子们外出暂避,吉儿则即刻率人南下。”<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