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十四章 欲仙欲死茫酥酥
北风呼号仍然挡不住惨叫声!

 黑白两道积存数十年之怨气透过每人的兵刃及武功宣着,战之下,伤亡数字便直线上升着。

 少林及武当诸人虽是出家人,一向连鸭也不敢杀的他们,为了降魔卫道,他们已经杀红了眼。

 毕吉更似猛虎般扑杀羊群。

 他的功力及落星剑已将含月剥招发挥至淋漓尽致,地狱谷高手及黑道人物只有挨宰的份儿!

 皮坚越看越掹跳眼皮,他逐渐坐不住啦!

 倏听一声暴喝道:“皮坚!纳命来!”

 立见九姥姥持拐由厅内掠出。

 皮坚仗剑起身道:“是你!”

 “不错!吾为九府及九府之人索仇啦!”

 “嘿嘿!吾一并超渡你吧!”

 “看招!”

 二人闪身出招,立即猛攻。

 毕吉见状,立即砍杀向大厅。

 没多久,他已经掠到二老的拼斗现场,他一见皮坚仍无败象,他立即道:“皮老鬼!你那两位宝贝孙女真人哩!”

 “小子!‮道知你‬她们在何处?”

 “当然知道!”

 “你杀了她们啦!”

 “不!她们正在八大胡同卖,她们天天应接下暇哩!”

 “臭小子!当真?啊…”皮坚在分心之中,右腹已被九姥姥戮了一拐!

 毕吉哈哈笑道:“皮老鬼!你那两位宝贝孙女的下是否各有一痣,哈哈!美人添痣!美哉!”

 “臭小子!你真的把她们卖入八大胡同啦?”

 “是呀!她们的花名便是天堂双莺呀!”

 说着,毕吉不由哈哈连笑。

 皮坚在震怒分神之中,先后又挨了两拐,他不但吐血,而且落居下风,九姥姥立即猛攻着。

 毕吉哈哈笑道:“皮老鬼!本公子将在入京之时为她们赎身,再卖到各地私娼寮,让全天下的男人畅玩她们!”

 “气死吾也!呃!哇!”

 怒之下,他已连吐三口血。

 ‘卡!’一声,九姥姥已砸断皮坚之右腿。

 皮坚一个重心不稳,立即仆倒。

 九姥姥便挥拐猛砸着。

 惨叫声中,皮坚的右臂已被砸断!

 九姥姥存心不让他死得痛快,便砸上其他的部位,皮坚便在惨叫声中,活活被砸成酱。

 毕吉收剑道:“恭喜姥姥!”

 “吾迳赴岳矣!”

 “恭送!”

 九姥姥便掠厅离去。

 毕吉朝广场一瞧,不由哈哈一笑。

 因为,皮坚一死,黑道人物的士气跟着‘跌停板’,如今只剩下三、四千人被群豪包围及展开砍杀。

 立见一品郎闪身道:“事了之后,各交给峨嵋四派一百万两银子供他们重建,吾三人先返岳矣!”

 说着,他已抛来一个锦盒。

 毕吉道过谢,便仗剑掠入现场。

 他再度大开杀戒啦!

 群豪士气大振,宰得更顺手啦!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黑道人物全减,群豪立即善后。

 毕吉邀各派掌门人入厅道:“在下名敬献峨嵋四派一百万两银子,请各位掌门人出面协助!”

 说着,他已启盒清点银票。

 净印大师宣句佛号道:“施主奋勇除恶又发此仁心,必获佛佑!”

 “不敢当!这些银票取自黑道,现该用于正途!”

 说着,他已递出一叠银票。

 净印大师收下银票,立即又道:“佛尼道一向不分家,老衲恳请掌门人协助青城及罗浮二派早重建!”

 武当派掌门人白心道长正道:“乐意效劳!”

 他立即收下银票。

 净印大师道:“请帮主助点苍重建!”

 丐帮帮主秦逸立即颔首接下银票。

 净印大师道:“请帮主速呈捷报供盟主放心!”

 秦逸立即含笑出厅。

 净印大师向毕吉道:“施主智仁勇兼备,潜力无穷,珍视!”

 “是!请各位掌门人多指导!”

 “老衲乐意效劳,请施主会见众人吧!”

 “请!”

 不久,净印大师和各派掌门人一出厅,立即道:“肃静!”

 正在广场收尸及疗伤之人立即望来。

 净印大师宏声道:“此役全仗毕施主奋勇建功!”

 众人立即会意的鼓掌。

 毕吉忙拱手还礼。

 净印大师又宏声道:“毕施主方才各慨助峨嵋四派一百万两银子,甚盼各位出力助四派早重建!”

 众人立即又鼓掌。

 净印大师又道:“各位在此稍歇,俟盟主函示后,再次行动!”

 “是!”毕吉便陪各派掌门人上前探视慰问伤者。

 黄昏时,毕吉诸人在峨嵋派共膳庆功。

 膳后,毕吉便入禅房运功歇息。

 此时的武林仙子和追风燕正在武林盟陪千手剑夫妇用膳,她们春风面的进食,胃口出奇之佳!

 毕吉立头功之事,使她们大喜也!

 地狱谷一亡,天下已太平,她们大乐也!

 膳后,她们便返房逗孩子及叙着。

 吴氏和千手剑一返房,立即含笑道:“吉儿之立功颇益相公之提高声望,相公今年重一定可以顺利蝉联盟主!”

 千手剑含笑道:“是的!他慨助四派重建,做得真漂亮!”

 “是呀!相公可以暂停修练潜龙神功吧?”

 千手剑一听她又求,不由皱眉。

 “相公厌啦!”

 “不!夫人别误会!”

 “妾自认姿未减,相公今天就轻松一番吧!”

 “这…夫人何不再忍七个月呢?”

 “‮么什为‬呢?”

 “这…这…”“相公!人非圣贤!妾闷透矣!”

 “罢了!夫人瞧吧!”

 说着,他一起身,便卸去下裳。

 赫见他那‘小兄弟’已缩成一粒‘花生米’,吴氏不由一怔!

 千手剑叹道:“吾不该贪练功!”

 “这…它无法缩吗?”

 “难!它由十八年前便逐年潜缩!”

 “那…后呢?”

 “吾也不知它会变成何状?”

 “难怪相公之胡须落光,嗓音也变细!”

 “什么?吾之嗓音已变细?”

 “是的!相公‮得觉不‬吗?”

 “吾完全‮道知不‬!”

 “相公该设法啦!”

 “吾…吾…唉!”说着,他便穿

 吴氏道句且慢,立即蹲下及张口着。

 他嗯了一声,便任由她

 那知,她良久,它仍是老模样,她不由大急。

 她倏地宽衣道:“相公!请上榻!”

 千手剑只好宽衣上杨。

 吴氏一跨坐上去,便以区厮磨它。

 可是,她磨得津,它仍然又矮又小。

 她立即倒趴在他的身上及以双逗它。

 干手剑见状,只好并直右手二指入区聊为她“祛火”

 她便嗯呃的‮动扭‬圆着。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他的双手已是又又滑,她却加速动,他只好并直左手三指入内扣挖着。

 良久之后,她方始躺在一旁着。

 “夫人!抱歉!”

 “相公!此事非解决不可!”

 “吾会设法解决的!”

 吴氏立即入内间净身!

 干手剑却痛苦的双颊肌抖动不已! 二月二十上午,毕吉终于和联军凯归,千手剑夫妇及武林仙子,迫风燕欣然率众在大门前接他们。

 双方行过礼,便欣然入内。

 毕吉却迫不及待的一一抱过四子哩!

 入厅之后,群豪便畅谈扫黑之经过。

 毕吉之智仁勇纷纷出自掌门人之口中啦!

 武林仙子及追风燕听得眉飞舞啦!

 千手剑夫妇亦含笑连连的点头。

 良久之后,群豪立即享用庆功宴,毕吉立即成为群豪敬酒的对象,千手剑却没来由的心中酸溜溜哩!

 这一餐足足聚了一个半时辰,方始散席。

 各派在互道珍重声中,亦各自离去。

 毕吉和武林仙子一入房,她立即送上‮辣火‬辣的热吻。

 “吉哥!我以你为荣!”

 毕吉轻抚她的‮腹小‬问道:“有啦!”

 “嗯!不过,我仍可陪你!”

 “不!别冒险!来方长!”

 “我和涵妹一块陪你!”

 “不!不!”

 “你嫌啦!”

 “不是啦!我…”

 她一吻上他,便为他衣。

 毕吉只好卸去她的衣物啦!

 不久,两人又在榻上开炮,他小心翼翼的进攻,她却用力道:“别如此嘛!快用力些嘛!”

 毕吉只好加速前进啦!

 武林仙子愉快的合道:“吉哥!你必可接任盟主!”

 “不!爹正值英年呀!”

 “当然!爹再任十年盟主,你便可接任啦!”

 “遵命!盟主夫人!”

 她格格一笑,立即热情合着。

 两人又畅玩一阵子,武林仙子方始嘘气道:“涵妹在侯你!”

 毕吉吻她一下,便披袍转台。

 他一入追风燕房中,果然看见她一丝‮挂不‬的躺在榻上,他欣然上杨,立即长驱直入的进攻着。

 她却附耳低声道:“紫妹奉前辈指示已经以你的名字在万财银庄存下四千八百余万两黄金哩!”

 毕吉怔了一下,立即停止。

 她立即低声道:“姥姥也将我所保管的三干余万两黄金以你的名义存入万财银庄,如今,你已是天下首富啦!”

 “哇!不行啦!她们怎么办?”

 “姥姥已留下一笔黄金,她已在本城另购一宅隐居啦!”

 “对了!你可有皮玲玲二人之印章?”

 “有!前辈已托我保管!”

 “太好啦!皮坚之财物尽在我手中哩!”

 “太好啦!你今去存妥它吧!”

 “好呀!”

 他立即畅玩着。

 追风燕又合良久,方始足的缓下来,毕吉会意的嘘口气,他立即将‘纪念品’送入。

 “唔!吉哥!”

 “涵妹!”

 两人便又吻又‮抚爱‬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沐浴净身。

 不久,两人已陪武林仙子共进晚膳啦!

 膳后,毕吉带着存单及印章步入万财银庄,立见掌柜亲自他入内厅及哈斟茗招呼着。

 没多久,皮玲玲二女的存单加上利钱已经全部转入毕吉的名下,毕吉的财富己逾十二千万两黄金啦!

 不久,他在掌柜恭送下离去。

 他刚走过两条街,便见一品郎化身由街角闪出及来一个纸团,他会意的颔首,便接走纸团。

 他一返回明月轩,便入书房拆阅纸团。

 “阿吉:下一步行动,便是见北方那人,为引起他的注意,吾已将你塑造成为天下首富, 你不妨开始行善。

 当今各地皆有贫困之人,你不妨前往府衙表明各捐助每个县城五万两银子,请 各县衙代为济贫。”

 毕吉微微一笑,便以香茗下纸团。

 不久,武林仙子已和追风燕含笑入内,他一见她们各端小菜及酒壶,立即上前道:“不敢当!请坐!”

 武林仙子斟酒道:“相公今后有何计划?”

 “仙妹指点吧!”

 “天下已太平,相公不妨在盟中广结善缘及强化剑术。”

 “好呀!我倒有一个主意!”

 “请说!”

 “我由黑道取得钜富,天下却有不少待济助之人,我打算捐给每个县衙五万两银子,请他们代为济贫。”

 “这…好大的支出哩!”

 “我付得起!”

 “好呀!此举更可提升相公的声望哩!”

 “我希望对爹有益!”

 “当然!”

 “好!我明便去‮理办‬此事!”

 “相公仁心必获天佑!”

 “我希望老天多佑你们,因为,老天已经够厚爱我啦!”

 二女立即微微一笑。

 他们又叙良久,方始歇息。

 翌一大早,毕吉便到万财银庄请掌柜开出一大叠五万两银子银票,再直接赴府衙拜访知府。

 不知府久仰毕吉大名,立即出

 毕吉表明来意之后,石知府立即作揖致谢,因为,他经办此事,乃是一件大功,颇益他的仕途呀!

 他便吩咐师爷写妥收条,再交给毕吉。

 二千余万两银票便交给石知府。

 石知府留毕吉叙良久,方始恭送他离去。

 他一返衙,立即吩咐师爷缮写奏折。

 半个时辰之后,总捕头带着银票及奏折率二人快骑北上。

 十天之后,奏折及银票在早朝时刻由右相周至忠代为启奏,皇上当场听得又喜又好奇不己!他一询问,周至忠立即诵读毕吉之资料。

 这份资料由石知府及师爷根据毕吉口述身世渲染而成,毕吉已经被形容为出身贫寒,却智仁勇俱全之英雄。

 皇上龙心大悦,连连含笑点头。

 立见他道:“周卿!此件善事就由卿转至各衙,务必要督导各衙确实济贫,以免遭百姓议论!”

 “遵旨!”

 “石知府白天玉成此事,加封一品,赐银一万两!”

 “遵旨!”

 “朕睹毕吉,速召入宫!”

 “遵旨!”

 不出半个时辰,各驿站已经以十万火急的速度传旨,第三天晌午时分,石知府已经匆匆赶到武林盟。

 千手剑立即匆匆出道:“恭大人!”

 “速请毕吉接旨!”

 “接旨!”

 “圣上于三天前早朝降旨,请速召毕吉接旨,以免误时!”

 千手剑问道:“大人可否赐知内情?”

 石知府笑道:“毕吉慨捐二千四百五十五万两银子济助全天下之贫民,皇上龙心大悦,宣旨召他入宫!”

 “会有此事?”

 “此乃天大的荣幸,本朝以来,唯毕吉有此荣幸也!”

 “铭谢大人栽培!”

 “客气矣!本官沾光加封一品也!”

 “恭贺大人!”

 立见毕吉匆匆掠来。

 石知府立即越过千手剑陪笑前作揖道:“恭贺公子!”

 毕吉拱手道:“喜从何来?”

 “公子先接旨吧!”
<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