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十五章 边关干戈如云涌
夜深人静,谭忠义叹口气道:“怎么办?”

 谭氏道:“辞官吧!”

 “不妥!如何向关外之人代呢?他们若揭发咱之‮份身‬,又令潜伏人员追杀,咱们必死无疑!”

 “这…唉!怎会如此呢?”

 “是呀!毕小子搅坏了大局!”

 “何不利用他消灭潜伏人员!”

 “这…夫人我将名单交给他乎?”

 “是的!此举可代表你之诚意哩!”

 “好!就这么办吧!”

 “这小子精明过人,真难惹哩!”

 “夫人!咱若和关外那批人切断关系,可行乎?”

 “他们必会揭发咱们的‮份身‬!”

 “辞官吧!咱们已捞够啦!”

 “也好!咱们找个地方隐居,也够逍遥的!”

 “好!先除掉那批潜伏人员吧!”

 “不错!不过,你必须先擒吴逸凡哩!”

 “当然!吾已在提督府备妥啦!”

 “得提防他的反抗哩!”

 “吾会和各派掌门人擒他。”

 “上策!”

 两人之心事已解,立即安然歇息。

 翌早朝之后,谭忠义借口道贺,便和毕吉回到统领府,毕吉心知有事,便直接带他入书房。

 谭忠义立即取出名册,放上桌。

 毕吉一瞧之下,立即双目一亮道:“你为何如此做?”

 “聊表诚意!”

 “不会如此单纯吧?”

 “实不相瞒,吾有意辞官,却担心这批人暗杀。”

 “你何不解决他们?”

 “吾不便出宫!”

 “这些人目前多居各派重要职务,如何除去呢?”

 “可向各派掌门人揭发他们的‮份身‬,再借刀杀人。”

 “上策!你去办吧!”

 “吾恐怕无法取信于各派掌门人。”

 “你是聪明人,你自己办吧!”

 “好!吾若辞官,你肯饶吾吗?”

 “你手握兵权,何不挥师逐退关外那批人。”

 “难!吾军长年安逸未战,彼等却彪悍,而且关外冰寒,彼等又占地利,吾军绝对无法取胜。”

 “你呀!该死!”

 谭忠义立即低下头。

 毕吉问道:“你该想个办法出来!”

 “各派若肯协助,必可事半功倍!”

 “好点子!你真的有意辞官?”

 “是的!”

 “好!你提供关外之人员及地形资料吧!”

 “是!明即可送达!”

 “‮你要只‬有诚心,我会给你机会!”

 “谢谢!”

 “吴逸凡多久可以擒到?”

 “大约尚需五。”

 “全看你的啦!他若走,你必有麻烦!”

 “是!吾会全力以赴,告辞!”

 说着,他立即离去。

 毕吉稍加思忖,立即去见副统领。

 他略加吩咐,便换上便服搭轿出宫。

 不久,他已在天桥附近会见一品郎,两人先后出城,立即直接抵达端木生诸人所隐居之民宅。

 立见端木生拱手道:“参见统领!”

 “前辈别糗我啦!”

 “哈哈!众望所归也!”

 “谢谢!请先瞧瞧这份名册!”

 说着,他已将名册放上桌。

 一品郎瞧过之后,喜道:“那来的?”

 “谭忠义所献,他利用各派消灭这批人,俾他辞官后能够安稳,逍遥的过日子。”

 “这家伙怎会舍得辞官呢?”

 “我的呀!”

 他立即取出银票及道出经过情形。

 一品郎乐道:“行!真行!他终于有了克星啦!”

 毕吉道:“他计划在提督府逮千手剑,烦你们在外截人。”

 一品郎点头道:“行!我建议你在场。”

 “这…妥吗?”

 “妥!此举可谭忠义更坚定决心及擒人,此外,亦可让各派掌门人明白此事全是你的功劳。”

 “好吧!对了!你们敢对付关外那批人吗?”

 “怎么回事?皇上代吗?”

 “不!我打算一劳永逸!”

 “官军打不过吗?”

 “谭忠义分析过,唯有江湖人能克制他们。”

 “你可以顺便向各派掌门人提呀!”

 “我有此意,不过,得经你同意呀!”

 “少来!你已是侍卫统领,随时可以逮我啦!”

 “头仔!我正想请你入宫协助哩!”

 “不…不行!”

 “拜托啦!”

 “不行!不过,有更适当的人选!”

 “谁?”

 “端木公子及姑娘!”

 “这…”“阿吉!当着端木先生之面,吾要讨一杯喜酒,端木姑娘钟情于你,又为你如此奔波,你接纳她吧!”

 毕吉怔了一下,立即望向端木生。

 端木生含笑点头道:“这孩子有此福份否?”

 “我…我太委屈她啦!”

 “哈哈!行!有此句话!定矣!”

 “谢谢!我会善待她!”

 “好!好!她可无嫁妆喔!”

 “我不是那种人!”

 一品郎道:“何不让那批孩子入宫任侍卫?”

 毕吉喜道:“对!我颇想淘汰那群只会做官不会做事的家伙,希望你能玉成此事。”

 端木生点头道:“好!吾探探他们的意向。”

 “谢啦!对了!我已函请仙妹及涵妹入宫,烦你们她们。”

 一品郎含笑道:“没问题!”

 倏见端木河匆匆掠入,他一见毕吉,立即行礼道:“参见统领。”

 毕吉还礼道:“免礼!”

 一品郎笑道:“有默契哩!”

 端木河不由一怔!

 端木生道:“吾方才已谈妥紫儿之亲事,吉儿需要你和俊明他们入宫任侍卫,你问问他们的意向吧!”

 “是!”“你匆匆而来,有事吗?”

 “千手剑已会合武当,丐帮及华山掌门人渡河北上。”

 “很好!你去办此事吧!”

 端木河立即欣然离去。

 一品郎道:“阿吉!看来你当不了武林盟主啦?”

 “头仔!该你啦!”

 “我…”

 端木生含笑道:“你才是适当人选。”

 毕吉道:“头仔!这不是你的愿望吗?加油!”

 “吾若当盟主,你不会来砸场吧?”

 “哈哈!我会鼎力相助!”

 “好!吾必全力以赴!”

 “哈哈!太好啦!”

 毕吉又聊了不久,立即返宫。

 他一返回侍卫府,便见谭忠义在厅中,他立即入内。

 谭忠义传音道:“关外那批人来函要吾回报召集吴逸凡诸人入京之内情,吾可否以圣谕回覆?”

 “可!千手剑的密吗?”

 “颇有可能!亦可能自潜伏人员!”

 “真该死!你小心处理吧!”

 谭忠义立即应是离去。

 毕吉立即付道:“方才为何没听头仔提及此事呢?”他越想越奇,立即再度出宫。

 不久,他一至民宅,便见一品郎来道:“方才忘了一事,关外已通知姓谭的查报他为何召千手剑诸人入京哩!”

 毕吉松口气道:“我正为此事而来,他方才已向我报告,他决定以圣谕回覆,看来他忠心哩!”

 “别太大意!”

 立见端木生来道:“已有十九人愿入宫,其余之二十一人尚未碰见,你明再来此听消息吧!”

 “好!请详列名册,我会奏请圣上恩准!”

 “好!”毕吉立即又匆匆离去。

 一品郎回头一见端木紫凭窗目送毕吉,他不由微微一笑,端木紫见状,立即脸红的关窗啦!

 一品郎及端木生不由相视一笑!

 翌上午,毕吉一会见端木生,不但取到四十人之名册,而且皆有他们的画像,他不由大喜!

 他立即迅速入宫求见皇上。

 不久,皇上在御书房接见,他立即奏明来意及呈上资料。

 皇上详阅之后,问道:“卿为何有换侍卫之意?”

 “启奏圣上!恕末臣直言!现今之二百名侍卫只会摆官架子,不但身手疏松,办事亦不够老练。”

 “这四十人一直在江湖各地协助末臣,而且皆身家清白及矢志效忠吾朝,末臣因而斗胆推荐他们。”

 “他们何时可入宫?”

 “他们已在宫外侯宣!”

 “好!朕在校场瞧瞧他们!”

 “遵旨!”

 毕吉一退去,立即召来副统领道:“吩咐大家在巳时前至校场集合!无故不至者,依律重处!”

 “遵命!”毕吉换上便服,便匆匆出宫。

 不久,他已经率端木河等四十人直接抵达校场,他一看天色,立即走到众侍卫面前道:“听着!”

 众侍卫立即身而立。

 “吾物这四十人汰退四十名侍卫,圣上一到,汝等便以五人围攻一人,吾盼汝等全力以赴!”

 “遵命!”

 “遭汰退之人除了可领皇额之外,吾另外各赠一千两银子,相信这四十人可以立业或安稳渡。”

 说着,他立即离去。

 不久,他已陪皇上前来,众人行礼之后,毕吉立即点名,端木河四十人一一精神的上前报名。

 皇上满意的道:“下来呢?”

 毕吉行礼道:“启奏圣上!末臣以五名侍卫合攻一人,并于手之中,汰退一名侍卫,请圣示!”

 “准!”

 毕吉立即喝道:“各就各位!”

 端木河四十人立即分散而立。

 二百名侍卫早已由副统领分配妥,此时一闻毕吉命合,立即以五人为一组各自包围一人。

 毕吉喝道:“上!”

 喊杀声中,众侍卫已拔剑攻上。

 端木河诸人徒手闪避,他们按照毕吉的吩咐先观察五名对手,随时准备先将笨蛋震倒哩!

 不久,便有六名侍卫被震倒,毕吉立即喝道:“至右侧集合。”

 那六人便脸红的站到右侧空地。

 没多久,另外三十四人又被三振出局啦!

 端木河诸人放开手脚,便迅速制倒其余一百六十人。

 皇上喜道:“好身手!全部录用!”

 端木河诸人立即下跪叩谢。

 毕吉便愉快的陪皇上离去。

 副统领便带那四十人去‮理办‬‘退伍手续’啦!

 没多久,毕吉果真各赠他们一千两银子,他们便带着家人搭车离宫,毕吉则带端木河诸人逛内宫。

 午后时分,毕吉招待他们用过膳,立即套量制服。

 兵部尚书见状,更决心要辞宫,因为,他自知混不下去啦! 三月十五下午未申之,毕吉接获通知,他一抵达九门提督府,兵部尚书含笑出来接。

 二人行过礼,立即入厅。

 净印大师诸人立即来向毕吉行礼致贺。

 毕吉客气的还礼,便步向千手剑道:“爹来啦!”

 千手剑含笑道:“恭喜!”

 “爹可否借步说句话!”

 千手剑更跟着毕吉进入书房。

 兵部尚书会意的立即将‘吴逸凡效忠书’交给净印大师。

 净印大师怔了一下,便拆阅内容。

 斑黄的纸张及灰黑色墨迹中洋溢着吴逸凡对关外女真族的效忠,未了尚有十指指印。

 他不由神色连变!

 兵部尚书便将信交给丐帮帮主并示意武当掌门人白心大师一起阅读,二人立即凑前详阅。

 兵部尚书便默默的传递效忠书。

 净印大师诸人却立即陷入沉思。

 因为,他们担心官方据此散武林盟,甚至以‘帮凶’罪名逮他们,所以,他们皆暗喑担心不已!

 不久,兵部尚书将效忠书放在千手剑座前桌面,立即拿起卸下壁上的大纸,赫见一行字“只要各位擒住吴逸凡,既往不究。”

 众人立即松口气的点头。

 兵部尚书又钉回大纸,便以软骨散铺上千手剑之椅及纸张,然后,他平静的道:“请品茗!”

 且说毕吉一入书房,立即取出‘谭忠义劾忠书’传音道:“爹!请你助愚婿将他擒住!”

 千手剑喜道:“行!你真高明!”

 “谢谢!仙妹好吗?”

 “很好!”“盟会准备顺利吗?”

 “顺利!”

 毕吉一直胡扯到听见兵部尚书之“请品茗!”方始陪千手剑出来,干手剑便愉快的入座。

 那知,他一坐下,乍见自己的效忠书,便一怔。

 坐在他左侧的丐帮帮主立即探掌抓来。

 他向侧一偏,兵部尚书便扬掌劈来。

 他慌忙向后一仰。

 他刚避过那一掌,便想旋身闪避,倏觉下肢一软,他反而坐倒,他惊讶之下,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

 秦帮主五指一弹,立即制住他。

 兵部尚书上前制住他的‘哑’,立即将他的右袖撕下,及扣住他的右臂道:“请各位瞧瞧这个烙印!”

 净印大师诸人不由双目泛出杀机!

 毕吉接道:“此乃那批人心腹之烙印!”

 秦帮主沉声道:“公开处决他?”

 毕吉‮头摇‬道:“不行!他另有十二名同路人!请详阅!”

 他立即将名册交给净印大师。

 净印大师乍见自己的师兄净心大师名列榜首,不由神色大变的道:“不可能!不可能!”

 白心道长诸人凑前一瞧,亦连说“不可能”

 毕吉道:“绝对可能!请各位先制住他们再查烙印。”

 兵部尚书接道:“吴逸凡之例尚在眼前,彼等必是叛徒。”

 各派掌门人立即无言以对。

 毕吉道:“请各位先清理门户吧!”

 “是!”兵部尚书正道:“谁外此事,官方必会追究,请!”

 各派掌门人立即匆匆离去。

 兵部尚书嘘口气道:“大功告成矣!”

 毕吉点头道:“解决他吧!”

 兵部尚书立即朝千手剑的死连戮两指。

 他反手一旋,千手剑的颈项立即被扭断,一世枭雄便心不甘,情不愿,凑怨恨的结束一生。

 兵部尚书立即将效忠书及尸一并以化尸粉蚀化于牢中。

 毕吉目睹他埋尸之后,沉声道:“你很合作!”

 “理该效劳!请在此用膳吧!”

 “不!吾尚须返大内。”

 <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