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十六章 战功彪炳美人降
哭泣之中,追风燕已投入九姥姥的怀中。

 “没事!皇帝已赦吉儿之罪啦!”

 “姥姥,何来此言?”

 九姥姥取出圣旨,立即道出夜闯大内之事。

 众人听得又好笑又‮头摇‬。

 追风燕啐道:“姥姥!你叫皇上招供呀!”

 “呵呵!不错!他也该尝尝这滋味。”

 众人一见圣旨上之指印,不由会心一笑。

 一品郎二人立即道出送十二人入牢之经过。

 众人不由松口气。

 武林仙子道:“咱们何不返武林盟!吉哥,你别再任官啦!”

 众人立即沉默不语。

 武林仙子怔道:“怎么啦?”

 毕吉正道:“仙妹!可否暂勿提此事?”

 “这…好吧!”

 九姥姥道:“你们别在此受苦啦!咱们返中原吧!”

 端木生点头道:“武林盟不宜散去,回去吧!”

 众人略加收拾,便以原方式循原路线前进。

 此时的右相正在提督府亲自问供,十二位人犯不但据实招供,掌柜更道出兵部尚书存在银庄之财物。

 右相立即令人前去取来证物。

 帐册中详列兵部尚书存入财物之期及数目,右相一看他多是在发放军饷前存钱,便明白他私扣钜额军饷。

 他立即下令查封那些财物及金顺银庄。

 不久,他捧着口供,帐册及三大箱的银票和证物入宫奏明皇上,皇上原已受惊,因而更加病重!

 右相道:“毕吉必是受谭忠义之诬陷!”

 “朕明白!卿全权处理吧!”

 “遵旨!这批财物没收否?”

 “准!”

 右相立即行礼退去。

 不久,他奉旨领文诏告天下,文中洗刷毕吉之清白,同时将他由千仁侯,直接加封到‘千仁公’。

 公者,最高之官位也!

 第四天上午,毕吉诸人在洛瞧见榜文,他们不由互视苦笑,他们便仍然戴着面具雇车队南下。

 这天上午,他们抵达嵩山林寺,净印大师不但率群僧列队恭,他更含泪连连向毕吉道:“忍辱负重!”

 毕吉道过谢,便率众人入殿。

 毕吉经过此一打击,已经体认不少人生的哲理,他不但恭敬上香膜拜,而且捐一百万两银子供少林济贫。

 不久,他们一入禅房,净印大师立即道:“老衲已处置两位叛徒,铭谢浩恩之余,老衲愧甚!”

 毕吉叹道:“人心贪婪,大师不宜过度自责!”

 “是!官方已还毕吉清白,毕公愿领导武林盟否?”

 “大师勿作此称呼!”“不!毕公功在天下,名至实归矣!”

 “谢谢!各派之叛徒已灭否?”

 “全部消灭!”

 毕吉指向一品郎道:“他便是家师一品郎。”

 “啊!失敬!施主久违啦!”

 一品郎还礼道:“不敢当!”

 毕吉道:“我已恳请家师召集重之会,请大师及各派鼎力支持!”说着,他立即拱手一礼。

 净印大师还礼道:“敞派不但鼎力支持,而且拥护蒋施主掌盟。”

 武林仙子越听越不对劲,却又不便启口。

 毕吉心疼的牵她向外行去。

 不久,他带她入亭道:“仙妹!你能冷静否?”

 “能!究竟出了何事?”

 毕吉立即递出吴逸凡之效忠书。

 武林仙子瞧得当场怔住啦!

 良久之后,她哇了一声,立即大哭!

 毕吉急忙低声劝着。

 倏听:“吉哥!让她发吧!”

 毕吉一见追风燕站在远处,立即颔首。

 追风燕便退向远处。

 良久之后,武林仙子问道:“他…死啦!”

 “不错!九门提督之会,正是他的死期!”

 “我…愧煞!”

 “你毫不知情!与你无干?”

 “家母呢?”

 “已畏罪自尽!”

 她不由泪下如雨!

 “仙妹!你‮子身‬有喜!节哀吧!”

 “我…今后如何面对世人呢?”

 “没人会歧视你!”

 “我以往居然目中无人,样样和人争,我…我…”

 她不由低泣着。

 毕吉将她制昏,便抱入禅房。

 他安置妥她之后,追风燕入内道:“吉哥!大师已函邀各派尽速赶往武林盟,咱们明启程吧!”

 “好!”“吉哥!你该早和紫妹圆房。”

 “好!我会找时间陪陪她!”

 “吉哥!你似乎消沉不少哩!”

 “不!我懂了不少事,我内敛而已!”

 “吉哥,不管世事如何变,我永远是你的人。”

 毕吉搂她入怀道:“谢谢!我会永远爱你!”

 “吉哥!我好想听你的朗笑声喔!”

 “好!好!”他抱起她便向后掠去。

 不久,他站在始信峰顶哈哈连笑着。

 迫风燕听得春风面,亦格格笑着。 “岳!久违啦!”毕吉在车上遥见岳城,不由暗暗呐喊着。

 那知,没多久,各派之人似水般掠出城门,便联袂来。

 城墙上更是立即放下一块又大又长的红布条,布条以金粉工整的写着一排斗大的字:“恭毕公莅城。”

 一百条竹杆由城上递出,每条竹杆上之鞭炮不但长垂到地上,丐帮弟子更是立即上前引燃!

 群豪立即止步喊道:“恭毕公莅临!”

 城内百姓亦纷纷呐喊着。

 毕吉之四子被骇哭啦!毕吉边哭边站在车辕向众人挥手致意。

 入城之后,他的衫已被泪水透啦!

 百姓之呐喊声接连不断,他的泪水也个不断!

 当他抵达武林盟前,赫见二十四名官员联袂下跪行礼,为首之人更大声喊道:“末官朱信法恭毕公!”

 “请起!”

 “请毕公收下密旨!”

 密旨?毕吉立即上前收下。

 他一摊开,立见:“朕一时失察,辱及爱卿,朕恳请爱卿返宫任九门提督兼侍卫统领!盼甚!”

 毕吉嘘口气道:“朱大人!”

 “末官听令!”

 “烦你代呈大内,吾福薄,婉谢圣意!失陪!”

 说着,他已率众人内。

 他一入内,赫见四位娘下跪道:“恭毕公!”

 毕吉沿途深困于爱子之哭,如今乍见她们,不由喜道:“请起!”

 她们一起来,立即上前抱婴。

 四婴立即扬手踢脚及面笑容。

 毕吉不由松口气!

 立见朱信法上前行礼道:“可否偏劳毕公亲函…”

 毕吉一咬破食指,立即在圣旨写道:“福薄!有负雅爱!”

 他抛出圣旨,立即率众入内。

 各派掌门人和九姥姥,端木生,一品郎便依序入座。

 毕吉向厅外道:“涵妹!河哥!”

 追风燕立即和端木河入内。

 毕吉道:“你们去一趟银庄!吾捐二千万两银子供武林盟长期使用,户名就订为武林盟吧!”

 净印大师忙道:“不可!”

 毕吉‮头摇‬道:“请各位掌门人玉成此事。”

 众人立即起身致谢。

 追风燕二人立即离去。

 毕吉道:“仙妹!”

 武林仙子立即低头入内。

 毕吉前牵她入内道:“各位!内完全不知双亲之‮份身‬及作为,请各位包涵及谅解!”

 众人立即起身鼓掌。

 武林仙子泪下如雨的连连欠身致谢。

 “紫妹!送仙妹下去歇息。”

 端木紫立即入厅扶走武林仙子。

 毕吉正道:“各位!女真族长期派人潜伏中原,终于造成地狱谷、武林盟主及兵部尚书三股势力。”

 “幸蒙天佑,这三股势力一一清失,不过,女真族迟早会来犯,而吾军铁定不是他们之对手。”

 “所以,吾恳请各位同心协力维护本盟,另外多方物弟子调教,俾届时捍卫疆土,拜托!”

 说着,他立即起身深深一揖。

 众人立即起身还礼及表示支持。

 毕吉颔首道:“谢谢!请坐!”

 众人便欣然入座。

 毕吉又道:“为了争取时间,请各位推举盟主,俾统合力量!”

 净印大师立即道:“老衲推荐蒋施主!”

 武当、丐帮及华山三派掌门人立即同意。

 其余掌门人亦纷纷同意。

 一品郎立即起身致谢。

 毕吉含笑起身道:“盟主,请主持盟务!”

 说着,他立即离厅。

 九姥姥刚起身,一品郎立即道:“请姥姥任护法一职!”

 “吾…吾不配!”

 众人立即以掌声响应。

 九姥姥呵呵笑道:“好啦!可以放吾去看孙子了吧?”

 一品郎君含笑道:“请!”

 九姥姥立即含笑离去。

 一品郎便和众人会商大事!

 毕吉一入明月轩,武林仙子立即来道:“吉哥!谢谢你!”

 毕吉轻吻她的右颊道:“好久没看见你的笑容,真美!”

 “讨厌!”

 “走!去看看孩子吧!”

 二人立即去逗孩子。

 不久,九姥姥笑呵呵前来道:“吉儿!他们聘吾为护法哩!”

 毕吉点头道:“有眼光!他们有福气!”

 “吾这把老骨头却闲不了哩!”

 “姥姥气足神昂,岂可闲下来!”

 “呵呵!你为何闲下来?”

 “我…可能会再返宫任官!”

 “什么?他们那么‮起不对‬你,你还要回去呀?”

 “为了天下,我非回去不可!”

 “可是,你方才当众拒绝呀!”

 “我在撒娇呀!”

 “呵呵!好小子!有几下子!”

 “哈哈!”

 “对了!那圣旨呢?”

 “干嘛!”

 “吾必须毁掉它!”

 “留供纪念吧!”

 “不行啦!你一任官,吾便难为情啦!”

 毕吉立即入房取来圣旨。

 九姥姥又瞧一遍,方始笑呵呵焚化它。

 不久,她愉快的抱婴逗着玩,同时向娘诉说小家伙沿途哭闹的情形,她那神情根本不似恶刹哩!

 不久,迫风燕一返回,立即道:“吉哥!据银庄表示,三前由京城汇入三千万两银子,汇主不知是谁哩!”

 “你猜呢?”

 九姥姥抢道:“一定是大内那人之‘遮羞费’啦!”

 “遮羞费!哈哈!”

 众人不由会心一笑!

 毕吉道:“伤脑筋!刚花掉二千万两,便又得到三千万两,怎么办?”

 九姥姥道:“留着吧!万一要打仗,得花不少银子哩!”

 “对!留着吧!”

 不久,侍女前来行礼道:“恭请毕公用膳!”

 毕吉便和诸女共膳。

 膳后,毕吉便去前听陪各派掌门人聊着。 良夜寂寂,却被急促的娇声打破,身材健美的端木紫已被毕吉的及‮抚爱‬引燃焰。

 水到渠成,毕吉便泛舟入港。

 充实之快抵消破瓜之疼,她立即眉开眼笑。

 他便吻着她徐徐泛舟。

 没多久,她按捺不住的顶啦!

 他立即加速前进。

 房中便热闹纷纷啦!

 快舟顺江水疾,他动更疾啦!

 她舒畅的卖力合着。

 隆隆炮声便响个不停!

 几度往,她茫酥酥的哭啦!

 他再冲一阵子,便送入‘纪念品’。

 她长喔一声,便伸直四肢。

 “紫妹!还好吧?”

 “美…美…美…”

 两人便依偎着。

 此时的大内深宫,皇上和两位皇后及大公主坐在御书房,立听东宫皇后道:“皇上!何不赐婚!”

 大公主立即低下头。

 皇上道:“朕想过此事,他若回绝,怎么办呢?”

 “这…儿之事已传遍大内,她如何嫁人呢?”

 “朕明白!可是…唉!”

 西宫皇后道:“他住过右相府,何不谕右相赴岳提亲?”

 “这…他已年迈,不宜为此种私事下江南呀!”

 东宫皇后嗔道:“好嘛!就让儿剃度长伴古灯木鱼吧!”

 大公主的脸儿垂得更低啦!

 皇上急道:“好!好!内侍!宣右相!”

 “遵旨!”

 三女立即自动退去。

 不久,右相入内行礼道:“叩见圣上!”

 “平身!赐座!”

 “遵旨!”右相一入座,立即望向皇上。

 皇上道:“周卿认为毕卿为人如何?”

 “有担当!有骨气!栋梁之材!”

 “可惜!毕卿不肯再返宫。”

 右相立即跟着‮头摇‬。

 “周卿!朕有意招毕卿为驸马,可行乎?”

 “圣上英明!上上之策!”

 “何人堪任大媒呢?”

 “末臣能胜任否?”

 “卿乃最佳、唯一人选也!”

 “遵旨!”

 “卿明就启程吧!”

 “遵旨!”

 皇上又吩咐一阵子,右相方始离去。

 翌退朝之后,右相奉旨出巡,却率着十二车厚礼及六百名军士浩浩离京,文武百官不由暗诧!

 不久,大内已雇工粉刷装饰着。

 感之人立即连想到毕吉啦!

 毕吉却悠哉的陪三位娇到处赏景哩!

 一品郎却在广场督导新招的二千人练法,因为,他认为法最适合沙场之近战也!

 三千名丐帮弟子却和二千名新招的青年在滚滚黄沙的黄河平原跨骑执刀勤练着。

 三千名华山及武当弟子手持连珠强弩在山上及平地勤练箭法哩!

 少林弟子亦赤膊苦练法。

 新招的峨嵋四派弟子亦在岳城外苦练剑法。

 九姥姥亦在盟内指点三千名年青少女如何救治伤者!

 众人一切皆为捍卫中原而努力着。

 此时的女真族国王正在关外校阅十万大军,因为,他已获悉兵部尚书之死讯,他决心‘教训’汉人啦!

 时光<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