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十七章 帅妹为郎害相思
此时的女真族国王已吓得面无人,因为,他和先人所经营的十万大军已经全部垮掉,他担心汉军之追杀啦!

 他和群臣又商议一个时辰,便决定修书乞降!

 为了表示诚意,特使连夜启程,另有族人带着五千头牛,五千头羊连夜赶路,明珠珍宝更装了上百车。

 天亮之后,九姥姥便和端木生在沙场散步,立听九姥姥道:“你昨夜所提之事,决定了吗?”

 端木生点头道:“已下定决心!”

 “你一入京,吾岂非少了一伴!”

 “武林盟明年必可茁壮,你便可入京!”

 “好吧!咦?有蹄声!”

 “是呀!莫非敌军来犯?”

 “颇有可能!”

 她立即扬声连喊道:“有警!”

 毕吉一马当先掠来,三人便掠去。

 却见每部车上皆白旗,一名中年人更在马上呐喊道:“投降!国王已遣特使前来投降!”

 毕吉不由松口气。

 九姥姥却恨恨的道:“吾真想宰光他们。”

 端木生劝道:“少造杀孽吧!”

 一品郎诸人一赶来,骑军及城上守军已经出现。

 兵部二位特使更立即驰来。

 毕吉立即道:“你们依规矩行事吧!”

 “遵命!”

 二人立即率骑军驰去。

 女真族人立即下马低头下跪。

 特使手捧降书,便跟着翻译前来下跪乞降。

 特使接过降书,立即详阅着。

 不久,特使上前请示道:“禀毕公!他们愿退国界二十里!”

 毕吉问道:“有益吾朝乎?”

 “若再多退十里,吾朝百姓便可获三处绿林供放牧!”

 “好!令他们退三十里!”

 “遵命!”

 特使立即昂声吩咐着。

 不久,女真特使乖乖的在降书多划一横及盖印。

 特使立即献降书给毕吉。

 毕吉阅过之后,立即道:“汝留下来接收降物及另勘界线。”

 “遵命!”

 毕吉立即率众入内用膳。

 膳后,毕吉和群豪道别,便在军士及城民送下和端木生及另一特使搭车疾驰而去。

 毕吉手抚降书,忖道:“木朽而虫生,‮定一我‬要强化边军。”

 他嘘口气,便服药运功。

 黄昏时分,他们一入京,便见万民夹道欢呼道:“恭毕公凯归!”

 毕吉立即站上车辕挥手致意。

 当马车驰近朝阳门,赫见灯火通明及多人站立,毕吉凝神一瞧,立即发现皇上率人站在现场。

 前面之骑兵却仍在前驰哩!

 他立即喝道:“停!下马!”

 骑兵立即勒骑下马。

 毕吉一捧降书,立即掠去。

 立见皇上含笑道:“爱卿辛苦矣!”

 毕吉立即下跪道:“蒙圣上洪福,女真已降,敬呈降书!”

 皇上上前牵起毕吉道:“朕该如何谢爱卿呢?”

 “启奏圣上,请准末臣掌兵部,俾强化边军!”

 “准!”

 “叩谢圣上!”

 说着,他立即下跪叩头。

 皇上扶起他道:“陪朕返宫吧!”

 “遵旨!”

 皇上牵毕吉坐上官辇,文武百官立即随行。

 一进一出,荣辱有如天壤之别,毕吉不由暗暗感叹。

 他望着沿途之张灯结彩,便明白自己即将成为驸马。

 良久之后,皇上陪他进入驸马殿,便迳入房中。

 富丽堂皇之寝殿顿使毕吉双目一亮。

 皇上道:“爱卿喜欢否?”

 “叩谢圣上!”

 “平身!平身!右相再需六,便可抵达,朕已择定端节午时主持婚礼,爱卿不会有异议吧?”

 “遵旨!”

 皇上道:“爱卿先歇息,改再详述吧!”

 “遵旨!”

 皇上立即向外行去。

 毕吉送他出殿之后,他一入内,立见宫女来道:“恭请驸马沐浴!”

 “哇!驸马?叫得太快了吧?”

 毕吉便含笑道:“好!带路!”

 毕吉之平易近人,立即使宫女大喜!

 在宫内服侍这些大官,可不是好玩的事,一颗心儿更经常随着上头的心情起伏而跳,难怪宫女此时会高兴。

 毕吉一步入浴室,不由暗骇,因为,它不但此一般民宅大,而且皆铺着整齐的白石,里面更有三个大池。

 三池皆贮水,右侧之水冒着热汽,‮央中‬之池袅袅飘烟,左侧之池则未见烟影,毕吉立即好奇的一一摸着。

 不久,他明白的忖道:“哇!冷泉及温泉呀?不知从何处接来?可见宫内之豪华奢侈果真如民间之传闻。”

 他已经二二夜没有好好的沐浴,所以,他将干净衣衫泡在池架上,立即取杓连连以温泉淋身。

 不久,他嘘口气,立即拿着架上之浴品身。

 这些浴品既香又柔,泡泡更多,毕吉由头洗到脚,再由脚到头,因为烈之赶路及拼斗使他周身受污不少哩!

 良久之后,他舒适的嘘口气,便取巾拭身。

 不久,他衣衫整齐的返房,立见房内几上多了一盆梅花,阵阵梅香,使他心情一畅的立即上前欣赏。

 不久,宫女入内行礼道:“恭请驸马入膳!”

 毕吉便含笑点头道:“谢谢!”

 他跟入另一厅内,便见大桌上摆各式佳肴及六个酒壶,他不由怔道:“是不是另有他人入膳?”

 “禀驸马,只有您一人入膳!”

 毕吉忖道:“我又不是猪!太浪费啦!”

 他立即默默入座!

 宫女立即熟练的挟来每道佳肴。

 毕吉便似猪般“有来必吃”

 不久,宫女报出六样酒名道:“禀驸马,您饮何酒?”

 “绍兴吧!”

 “遵命!”

 宫女立即斟来一杯绍兴。

 毕吉轻啜一口,立即想起险些在大殿被毒毙之事,往事接着迅速浮现,他的心情也跟着起伏不定。

 不过,他仍然克制的默默用膳。

 膳后,他赏给宫女一张二百两银子,便在前院赏梅。

 来自南方的他罕瞧见梅花,而且是如此美,如此香之梅花,所以,他心情舒畅的站在原处赏花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宫女前来行礼道:“恭请驸马安寝!”

 毕吉便颔首返房。

 明亮的珠光已逝,代之而起的是二粒泛出柔和光芒之小珠,全新的睡袍更是平整的摆在罗被上。

 毕吉将它搁在椅上,便宽衣在椅上运功。

 宁静的内宫加上梅香,迅速的使毕吉入定啦!

 寅末时分,宫女的步声使毕吉醒转,他嘘口气,立即整装。

 宫女刚在门旁探头,毕吉便含笑道:“早!”

 “啊!驸…驸马起得如此早?”

 “嗯!你去忙吧!”

 “遵旨!奴婢立即备妥漱洗品!”说着,她已匆匆离去。

 毕吉便入前院赏梅。

 不久,他随宫女人另间房内漱洗,他立即又为豪华设备暗暗‮头摇‬。

 接着,他便在院内打拳活动筋骨。

 不久,他更以指代剑练习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遥听步声,便收招瞧去。

 他一见是皇上只身前来,立即上前下跪行礼道:“参见圣上!”

 “平身!入殿吧!”

 “遵旨!”二人一近殿,立见宫女下跪行礼。

 皇上道句:“平身!”便率先入内。

 二人一入座,皇上立即道:“众卿在今早朝热烈建言,众卿一致肯定爱卿的功绩,并建请朕封官褒扬。”

 毕吉‮头摇‬道:“此乃末臣职责!”

 皇上也‮头摇‬道:“爱卿忘了入狱之屈辱乎?”

 “启奏圣上!若无徒之诬陷,圣上会让末臣入狱受辱吗?圣上作此决定之前后,必然甚为痛苦吧?”

 皇上点头道:“朕当时先不敢置信,再充懊恼及痛恨!”

 毕吉接道:“其实,大公主受创最重!”

 “的确!她迄今仍然终沉默。”

 毕吉接道:“请圣上今后勿再提此事!”

 “嗯!爱卿需何褒赏?”

 “末臣希望能在兵部一展所长!”

 “准!朕授权卿自主兵部!”

 “谢隆恩!”

 “朕核阅过此役之奏折,朕愧对阵亡之志士、军士及百姓!朕…朕…”说着,他‮音声的‬突然一咽及低下头。

 毕吉忖道:“想不到他也是血之人!”

 毕吉立即叙述自己和三万名群豪由大前天下午沿山区赶到山海关消灭女真部队之情形。

 此外,他亦叙述百姓自动加入战斗及以‮体身‬顶城门之壮烈情形。

 他为了要测探皇上的个性,便着重于叙述惊险及壮烈情形。

 皇上果真听得频频悚容。

 当他听见百姓以‮体身‬顶城门,却被震得吐血及昏时,颊肌不由频颊抖动,毕吉已明白他的激动情形。

 他长叹一口气道:“谭忠义误国误民,导致军士好逸恶劳更厌练,临战之际,便会技不如人及胆怯。”

 “当他们面临危急存亡拼之时,却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他们仍然耗光最后一滴血,而且至死无怨。”

 “他们为何会如此做,因为,原本该受他们保护的百姓也拿起刀和他们并肩作战,甚至以血之躯顶护城门。”

 皇上不由溢泪道:“朕负他们!朕负他们!”

 毕吉又叹道:“战事结束之后,百姓们不但不怪官军,而且送来茶饭,当时,我‮住不忍‬掉泪了!”

 说着,他鼻头一酸,泪水立即掉下。

 皇上一低头,泪水立即掉个不停。

 毕吉又道:“最令末臣心疼的是,一位军士在和女真部队步军拼斗之际,突然被骑军以长由左腿后戮入。”

 皇上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

 毕吉道:“那骑军孔武有力,立即以撑起那名军士,和他手的步军立即连砍三刀,终将他的‮腿双‬齐膝砍断。”

 皇上不由哆嗦着。

 毕吉道:“那军士忍疼乃砍断被骑军长戮住中腿,然后,他翻身扑下,再连人带刀冲上一直在砍他的那名步军。”

 皇上啊道:“他…他死啦!”

 “不错!他一扑下去,便被对方一刀贯穿腑,不过,他的刀也由对方的头部入,再由头项透出。”

 皇上不由捂颈啊叫。

 “那骑军见状,便下马砍他,末臣一上前,便将他砍成十六段,然后向那位弟兄一拜,立见他合目及泛出笑容。”

 皇上急问道:“他叫何名?”

 毕吉原本在胡扯,此时一闻言,立即应道:“项京!”

 皇上拭泪道:“朕一定要褒扬他!”

 毕吉道:“启奏圣上!为全面强军及振奋民心,不宜单独褒扬项京。”

 “由爱卿做主吧!”

 “启奏圣上,末臣禀报战况之目的,在于冒昧请圣上重视军务!”

 皇上点头道:“朕从诞生至登基迄今,由于未曾有外患,朕根本不重视军务,致令谭忠义造成如此大的伤害。”

 “所幸爱卿力挽狂澜,否则,内宫必已沦陷,朕的确为此事而深深检讨,朕之人生观亦因而豁然开朗!”

 “恭喜圣上!”

 “罢了!朕由爱卿身上获得下少的启示,朕殷盼爱卿今后随时向朕建言,因为,朕之所见所闻太少太少啦!”

 “文武百官会效忠呀!”

 皇上‮头摇‬道:“伴君如伴虎这句话使他们似奴才般效忠朕,他们即使有主意,甚至有怨恨,也不敢表现出来。”

 毕吉接道:“末臣明白!这正是末臣即使入狱亦敢越狱之原因,因为,末臣绝对不可以继续陷圣上于不义。”

 皇上点头道:“朕明白!朕倚仗颇殷矣!”

 “末臣一定会效忠!”

 “朕为了让众卿满意,明早朝将宣布爱卿任驸马及掌兵部,同时会旨谕左相倾力先行指点爱卿。”

 “谢隆恩!”

 皇上起身道:“朕今获益良多矣!”

 “恭送圣上!”

 皇上立即含笑离去。

 毕吉召来宫女道:“不准外皇上今在此之情景!”

 “遵旨!恭请驸马用膳。”

 毕吉一入座,立即指着三道菜一道汤及米饭道:“自明起,吾每餐只食用三道菜,一道汤及二碗饭,记住否?”

 “奴婢已记住!”

 毕吉便默默用膳。

 膳后,他在院内散步一阵子,便返房坐椅运功。

 一个时辰之后,他灵台清明的收功思忖如何练军?

 这一天,他便一直在思付这个问题。

 翌上朝前,突然有上百个内侍及宫女送来各式点心,毕吉心知有事,不过,他仍然在椅上思忖着。

 朝之后,左相率文武百官前来致贺,毕吉这位新科驸马及兵部尚书便邀众人入座取用点心。

 不久,他望向众人道:“兵部有那些官吏?”

 立见十七人起身一一报名。

 毕吉点头道:“待会请你们留下!”

 “遵旨!”

 不久,左相已识趣的带走其余的官吏。

 毕吉立即道:“各位多少明白我的草莾作风,我希望各位提出兵部的真正问题及解决之道,因为,‮定一我‬要强军卫国。”

 兵部侍郎率先道:“禀驸马!卑属真的可以畅言乎?”

 “千真万确!说吧!”

 “遵旨!首先,裁汰边军五成,各府县衙军士则裁汰三成。”

 毕吉感兴趣的道:“请详述!”

 “兵贵,不在多,正如驸马率三万名志士便可消灭十万敌军,何况,本朝军士因为纪律及训练松散,造成人多事少之现象。”

 毕吉点头道:“有理!那位肯进一步补充。”

 立见一名中年人道:“禀驸马!卑属左海忠原任督军一职,因为三度向原先之尚书呈报兵部弊端,而贬至如今之职。”

 毕吉点头道:“请说!”

 中年人立即叙述兵部由上到下之各种贪污及违纪事项,此外,他更叙述边军不但不练,甚至经商之事。

 此外,他更指名道姓的举出各种案例。

 他一直说了半个时辰,方始入座。

 毕吉边听边记,此时,他立即望向兵部侍郎道:“他之言属实否?”

 兵部侍郎答道:“千真万确!兵部沉疴待治矣!”

 毕吉点头道:“这些弊端全是叛徒谭忠义欺上瞒下所造成,各位勿过于慷慨昂,甚至对某些人怀恨。”

 “吾有意在不增加朝库负担之下,强化军力,请各位就各人之了解开诚布公的建言,我一<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