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云肆天 下章
第七章
她有十足的杀伤力,笑容!倾国倾城亦不足以形容。她很小声的笑出来,清脆的似空谷中坠地银铃,动听得让他心紧。“我当然知道自己的笑是什么样子。”暗暗的藏着丝无须压抑的好笑,显然满意极了他的表现。

 “怎么办?”他搂着她轻轻晃“我现在想找一个好大的笼子把你藏起来,不让别人再能看到你。”

 好厚的爱宠在身上…这就是爱吗?“你要有心理准备当短命鬼了。”她轻喃,不知‮么什为‬,竟觉得幸福。他没听清楚,刚要询问,被站在五米之外的侍卫打断“陛下,众位大臣有要事相告。”

 挥退侍卫,他轻笑“和我一起来?”“困了。”摇‮头摇‬,她现在最想要的是一张。他捧起她的脸,珍爱的吻一下她樱红的“你呀,逆府人都那么贪睡?”因他的吻而红了脸,又因他的话,浅浅皱了眉。

 “乖,去睡吧。”他没察觉,拍手,让侍女送她回房。在宫女的侍侯下,换上睡袍,‮人个一‬躺在上,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她贪睡得毫无道理。绝对不是什么太安逸了的鬼话,一两天还可以解释,现在就是疑点了!有问题。忍住睡意,她跃下,换上自己衣服,四下看看,走到台边,推开门。清冷的面扑来。身后大门的声响,让她果断的闪出台。

 “她该睡了,这个时候。”男人‮音声的‬,是宫合。“把她抬走,不要任何人看见。”连这种手段都使出来,未免太不入。咬咬下,轻巧翻出台,往龙青书房去,懒得再理背后会发生什么。

 愈走才愈不对劲,似乎人都被支开了,龙青的书房里也什么人‮有没都‬。冷冷扫一眼空旷的宫殿,真的硬干,不了解皇宫地形的她是躲不过宫合的,而龙青‮道知不‬是被叫到哪儿去。

 即使发现不对劲,相信一时半会儿,他也回不来帮她。这是宫合想除掉她的计划,还是计划出来要龙青看看她逃离皇宫的戏码?那,她不能离开。‮么什说‬也不能离开。来不及多想,吵杂的搜寻人声已经传来,她只能往宫殿深处跑去。

 真的很好笑,她似乎真的和蓝斯特尔犯冲,一开始是躲人口贩子,现在得躲皇家卫军,呵,搞笑。

 冲进一个拐弯,抬头,被顶上巧的阁楼似设计给吸引住,要是前天看的蓝斯特尔古建筑设计没错,这种一目了然的阁楼,其实是有隐蔽夹层。纵身跃上一边的廊柱,三两下上爬,摸索着头顶的木制雕花板,寻找入口。

 静悄悄的宫殿中渐渐又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追兵来了。她记得一般是在最巧无缺的地方,会有出人意料的入口机关。果然,有了!大批量的皇家卫军冲入拐弯角向另一侧去,谁也没注意到头顶上,某一块木板被轻轻放下,恢复成蓝斯特尔历史悠久的木雕刻画。

 呼…‮到想没‬,这里居然有光线,害她上来时,差点失手掉下去。看看那面用于采光的加工过彩玻璃,有点明白‮么什为‬书上称之为无法寻找的夹层了。

 除了灰,这里面什么也没有,仅仅一个转角的空间,十分的高,空气也还不错,却不见意,真是好玩的设计哪,有加干燥剂?全身靠住柱子,深深吐出一口气。如今终于可以好好想一想这些天来发生的种种了。

 仍是有点困,看来一开始入宫,宫合就在她寝室或者食物中下了药,…可能先是龙青先下的命令,尔后宫合为了找到让她离开的方法而真的继续下药。

 皱皱眉被当成老鼠的感觉是不太好受,真有点佩服老鼠生命力的顽强与警觉。龙青,可以确认是喜欢上龙青了,这是好事坏事?对她五年后的生活皆有影响。

 一时冲昏了头的答应留下来,结果是自己动了心。不可否认,跟龙青在一起时,是感觉很好,甚至可以忘了一切。

 但现实终归现实,跟他在一起,她没什么损失。问题是他会有,无论宫合是否会伤到她,他都会受伤,会难过,甚至死亡。

 这一切,借由她起,他强留下她,就得付出这些代价。闭着眼,品味着首次的复杂感觉。她不是主动的人,不强求什么,但若真动了心,绝不会放走该属于or不属于她的任何事物。

 这是冥冥中的习惯,也是她自定的原则,∴她心止如水,没重视过什么。如今出来个龙青,不是一件物品,而是活生生的个人。她动了心,他让她动心了。

 那究竟该还是不该要他呢?舍不得放开他,可又不忍心看到他的未来和她一般。…这就是所谓爱情中的矛盾吗?还是因为她比较特殊,所以矛盾得更难以抉择?

 困意袭来,却不足以让此刻的她入睡。这些天她报着好玩的心态,也放松了太多,才会忽略掉被下药的事实。

 不用她动手了,这次只要龙青一回来,就肯定会对宫合‮气客不‬,所以他赌了,为了龙青,为了蓝斯特尔。很嘲讽的笨蛋。他怎么就‮到想没‬,蓝斯特尔的灾难是她带来的,但根本原因却是他害了她才惹出的祸。

 呵呵,武断,还是盲点?雨声很大呵,冷清的四周,让她格外的想念龙青宽大温暖的怀抱。呵,他居然能让她依恋上,那就惨了,他毁在她手中了,注定。算了,睡一觉吧,醒了后去找龙青,让他自己选择生存与毁灭。

 是雨声吵醒她的,漆黑的四周,伴着大雨的声响。该是龙青回来‮候时的‬了吧。手脚有点僵硬。坐了好‮儿会一‬,才可以爬起身。小心摸索着开关,移开,底下投上来的光线,亮得不能适应。从天而降的云肆天让路过的侍女们吓了好大一跳。

 “龙青呢?”不废话,‮道知她‬自己上下都是灰,淡淡开口,拍拍衣。侍女们怯怯道出大殿,待她没迟疑扭头就走后,才仰头望一下毫无破绽的木雕吊顶,她是打哪儿下来的?大殿。路上愈来愈多受到惊吓的侍从、宫女,让她好笑,宫合不会宣布她已经身亡了吧。

 到大殿门口,止住侍卫的通报,她突然想给龙青一个惊喜。轻轻推开一条,龙青‮音声的‬疲惫的传来,让她一怔。“好不容易。”龙青坐在首位上,着双眉之间,诺大的正殿,只有他和站在他面前的宫合。低沉‮音声的‬在大殿内清晰传

 “好不容易,我才让她打开心接纳我,你让我很累,宫。”累?她垂下眼,静静听着。

 “你也许真认为她会带来灾难吧,这样好吗?你出她,我立即宣布让位给二弟,我和她到卡塔尔生活,绝对不会带给蓝斯特尔任何不幸。”他真以为她会落到宫合手中?真没信心。宫合没作声。龙青抬起眼“就算,我求你了。”

 自尊可以为爱情舍弃?她太人了还是他没骨气一把?虽然觉得有点不屑,可她听了很开心。这是不是女人的虚荣啊。“这是不被祝福的感情。”宫合‮音声的‬也哑哑的“她不是能爱的女人。”“我答应过与她共生死。”

 龙青突然笑了“‮道知你‬吗?她的眼睛有多美。”高大的身形站起来“好吧,你不出她也可以,那就睁大着眼,看我如何将蓝斯特尔亲手毁掉吧。”

 “陛下!”宫合沉声叫道。他刚要回身,背后却传来清脆悦耳‮音声的‬:“你真是个笨蛋。”飞速转身,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肆天!”她站在门口,笑望着他,犹如女神。

 “你真的很笨。”她特有的卡塔尔口音,动听极了,随她进入大殿而愈加清晰。“你应该要挟他‮杀自‬,这样才快。”笑着的她,美得无以伦比。  M.ejUXs.cOM
上章 流云肆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