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追寻(耽美) 下章
第4章
 男人的年岁莫约二十五、六上下,身穿一袭三件式的高级洋服,镶着的袖扣、夹边的领夹是晶莹的象牙白,袋边儿上还出一节金质表链,真皮皮鞋在他脚上闪闪发亮。

 灯笼烛影下,男人手里那雕工精致的紫檀手杖散发出一种黑木独特的润泽光晕,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他的肤黝黑,身材高大匀称,体态极为颀长瘦,充美的动作畅而有力,一举手投足间,展出的骄傲自信,彷佛一切无所畏惧。

 男人有着一张不算英俊但极为性格的脸孔,微微上扬的浓眉,时刻都带着抹讥诮的薄,还有那一双火热的眼眸,彷佛宣示自我存在般,向胆敢视的人强烈出熔岩般的炽烈高温。

 男人隔着浏海扫了扫四周的状况,接着戴上手中的宽边黑帽,对开车的司机吩咐了几句。待车开远之后,他也走入灯火灿烂的胡同。男人走起路来步伐极稳,但从他不时用那手杖支撑自己的情况,可以‮来出看‬的腿脚似乎有所不便。

 眼看男人迈进胡同,这般气阔派头的人物,皮条们岂有放过不拉之理?众人兴冲冲地抢了上来,把男人围了个水不通,每个都异口同声,赞自己院里美盛人间、好上了天。

 面对这庞大阵仗,男人只微微地挑起了嘴角,不发一语。众皮条见没个反应,嘴上没停歇,暗底儿可急唤着自家院里的人来抢这头肥羊。

 几个有势有力的院里来了帮手,那暗门子、小家小院的全都得让了开。数帮人马就这么展开拉锯战,没准儿说僵了谁也不退,那仗着人众的就要抢客。

 可一堆人扯来推去,却不知怎地,竟是动那客人一分不了!喊得嗓哑,拉得手软,主角儿是丝毫不动、没个声响,要舍了走么,却又是不甘不愿、可惜至极,两难之下,一干人等只好围在那儿面面相觑。

 看到原本热络络的气氛静了下来,似乎是觉得有趣一般,男人眼里出了淡淡的笑意。过了会儿,一个鸨母出了声,打破了无语的沉默。

 “哎哟,我说这位爷,瞧您仪表堂堂、威猛不凡,准个是有来头的主儿!今儿大伙儿混嚷了些,无非是想盛着爷,望您赏个光到院子里坐坐,”说着的同时,她也细觑着男人的表情“当然呐,像爷儿这般大人物,那寻常的俗物自是看不上眼的,妈妈我且斗了胆,请您到阁子一游,听听凤儿姑娘的琴艺,谈天叙茶,也算成了咱们阁里一大喜事啊!”花花轿子人抬人,这鸨母究竟是见过世面的,几句得体的场面话一出,化开了僵局不说,更得了个好势头。

 对方都抬出了红牌也给足了面子,所谓千穿万穿马不穿,男人的脸上也不出几分志得之。一笑之间,两块亮晃晃的银元扔到了老鸨手里。那鸨母以为事已竟成,捧着意外之财正喜呢,男人却已轻巧地穿过了人群,径自朝胡同的深处走去。

 不易得的金主却巴巴地溜了走,任谁能忍受?一票子人马上追了上去。察觉到众人的跟进,男人回过头来,厉目而视,同时挥起那华贵的紫檀手杖隔绝随者。手杖凌空划出的声响咻然,众人不退了几步。

 “不许跟来。”男人‮音声的‬低沉而略哑,带着一种威胁般的迫感。众人被气势震慑住,男人回身继续前进,刚才那鸨母却快步跟了上来。男人脸色一沉,就要发作‮候时的‬,鸨母低声地问了:“爷儿可是要到风水榭去么?”

 男人还没回答,鸨母急急地又说了:“爷您‮道知不‬么!现在那儿可是区,有一堆子的日本鬼夜在巡逻着哪!”男人闻言一楞,登时停下了脚步,目光定定地注视着鸨母:“…真的?”

 鸨母点头如捣蒜。男人听了沉默不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最后,在众人急切不解的目光下,男人还是走进了胡同的最深处。胡同底,沉沉夜笼罩着。

 风水榭,这座京城最有名的院,本该是这胡同最繁华热闹的地段,该是门庭若市、往来不绝的时刻,可是现在全只剩下一片寂寥静止、不断扩大的无声黑夜。

 远远望着这幕景象,男人的脸色不变得凝重起来,眼底的神色也跟着复杂了许多。正想再走近之际,他忽然发现侧旁来了一列队伍,凭着那吆喝的队令,可以清楚知道应该是一列日本兵队。

 脚步没有稍作停留,男人随即走向了一旁的茶馆。小小的一个茶馆里人倒不少,男人瞄了瞄,竟有九成的位席是着的。

 戏台上两个双簧正热,却没人搭理,大家只径顾径地磕牙聊天。走上了茶馆二楼,男人在一个靠窗的偏僻位置安顿下来。一个土里土气的跑堂慢慢地踅了过来。胡乱选了样跑堂报出的茶名,男人视线没有离开过窗外。

 窗户的位置不是顶好,望出去只勉强能看到一小块子街景,不过巧的是它却刚好正对着风水榭的侧门。那里也是一片黑漆。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侧门的两个大红灯笼仍然亮着,或许是为了给门口站岗的士兵一些方便吧,但在这夜里,那象征着喜闹意味的红灯笼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却和这冷清惨淡的气氛形成强烈对比。

 男人目光停留在门前的日本兵身上,他极为专注地看着他们,以致于跑堂送来了茶点都没注意到。磅的清脆一响,一个盖碗杯被鲁地摔到桌面上,其中一半的茶水都溅了出来。

 男人听到这一声才回过头,漫不经心的跑堂装着有些歉意地低下头:“爷,您要的龙井来了。”说完就要转身离开。蓦地,男人伸手抓住了要走的跑堂,面容严厉异常。跑堂这才开始紧张:“我…我给您换一杯新…”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这风水榭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几乎是从喉头里发出来的低吼。跑堂的听着一楞,随即脸色一板,眼皮子也无力地垂了下来。

 “这事儿不多说,惹祸呢!”他一反身又要走开。可男人手中一紧,跑堂的硬是给扭回原位。跑堂又惊又怒,正要喊嚷起来‮候时的‬,忽然觉得手里多了沉甸甸的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一迭十来个的银元。

 有了钱好办事,跑堂登时眉开眼笑,一打迭的应好。瞄了瞄左右之后,跑堂的刻意低了声音“爷呀,这事说起来可真麻烦,简直没个好完…”

 看到男人不耐的眼神,他赶紧收起废话“总之,就是,听说是水姑娘和反份子有来往,那群人好像在背地里搞了些玩意儿把鬼子惹了,所以四处搜捕他们…”男人目光一凛,手里不由得加了劲“反份子?”

 “唉唉…您别…”跑堂的腕上吃痛,乖乖应话“…好像是个叫什么严清棠的家伙吧。三星期前来了一大队的鬼子兵,翻遍了风水榭说要找这家伙的同,扰了半天人没找着,鬼子囊气不过,就诬水姑娘窝藏罪犯,硬是把她给带走了,末着连风水榭也封死了。”

 男人听了一阵沉默,忽又抬起头来,亮的目光闪动“三星期前到今儿,少说半月有余,难道都没人去给个情?!”

 跑堂皱起了额头“给了啊,我的爷,谁舍得水姑娘让鬼子掳走呢,几个有脸有面的大爷都出了头,就是没个着落。哪,您瞧瞧,这馆子里每天磨着这么多人,可不都是在盼水姑娘回来么?”

 跑堂向四周指了一圈,男人看了看其余座上的客人。见男人没了下语,跑堂的可神气了,他夸张地叹气“其实水姑娘也真是可怜哪,她这摆明是被牵累的,那帮贼子实在害人不浅,我说爷儿您…”

 像是受够了跑堂的多嘴,男人皱起眉头松开手“你走吧。”自讨没趣,跑堂歪了歪嘴皮。临走之前,他又上下打量了男人一眼,才贼头猴脑地跑了开。没多会儿,男人起身离开茶馆。在他之后,一群同样穿着深西服的男人也走出了茶馆。

 男人,不,这时候应该称他为大盗魁七了。魁七在胡同里的一条小巷中走着,他的眉头紧紧深锁,彷佛凝着重重心事。他反复默念着一个名字。严清棠,就是因为这羔子,才害得白娃莫名其妙地遭了祸殃!说起姓严的家伙,魁七依稀有个印象,他记得这家伙是跑盐帮起家的,在南方算个有号的人物。

 数年前他们也曾有过一面之缘,记忆中,严清棠是个个性倔硬的闽家汉,并且真如传闻中的对日本鬼深恶痛绝。不过那又‮样么怎‬!魁七咬牙切齿地想着。严清棠爱做些什么他管不着,但牵连到了白娃就是罪该万死!

 好不容易他从死亡关头逃脱出来,一路上艰辛地蛰伏养伤,为的就是能和唯一的亲人聚面,万万却想不到发生了这种意外。这王八的严羔子!他恼恨地呸了声。不过,琢磨了许久,他实在不明白几近一月的时间里,凭着许多人的说情,居然还换不回白娃的自由,许是那姓严的小子真干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吧,这也说明了光靠人情是没用的,或许,他得抢进日本鬼的地盘去要人…边走边想,魁七估量着劫狱的可行

 绕过一个街角‮候时的‬,他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长年经验告诉他,有人跟踪自己。放缓脚步,他倾耳细听后方的声响。一阵凌乱杂沓的脚步声显出了跟踪者的生。正恼着‮候时的‬偏有人上门找碴儿!魁七心里怒极,脸上反而出笑容。

 装作什么都‮道知不‬,他依旧悠哉地走着,等到接近下一个街角时,却倏地加快步伐,迅速转到街角另一边。没消几秒钟,他就‮了见看‬跟踪者慌张地在对面街角寻人,借着微弱的街光,他不意外地发现那五、六个人里头有一个是刚才茶馆的跑堂。

 这跑堂带了这么些人来跟着自己,他们总不会也是想来报讯讨赏的吧?他冷冷地笑了声。看着那跑堂大摆威风地指挥众人,魁七突然有一股想狠狠惩罚他的冲动。

 拔出怀里的,远远地他瞄准了跑堂的腿上就是一。瞬间火花迸,鲜血四溅,那群人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给吓坏了,鸟兽散地哄声逃了开,只留下那聒聒哀嚎的跑堂和一个不幸让他死命拖住的同伴。

 拿着还热热冒烟的,魁七悠闲地从藏身的暗处晃出来。那两人一看到他,只吓得魂都飞了,那给拖住的衰人本来还搀着受伤的跑堂,这一惊,可连什么拜把哥儿、朋友道义全都不顾了,他啪的甩了跑堂就逃。

 也不去理那一堆逃跑的人,魁七缓缓地踱到了跑堂面前。被丢弃在地上的跑堂,原还几度挣扎着起身想逃走,可看着魁七到了跟前,他就什么力气也没了,只缩在地上不停簌簌发抖。  m.EjuXs.Com
上章 追寻(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