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追寻(耽美) 下章
第9章
 无休止的‮躏蹂‬中,他在对方的舌尖尝到了辛辣的残酒。不过气的窒息感觉越来越强,就当他的意识即将陷入昏眩时,一股剧痛蓦然传来。

 奋力推开强在身上的伊藤,他伸手捂住边。被推开的伊藤嘴鲜血淋漓,看着魁七,他浮起冷冷的微笑,接着伸出舌尖舐嘴旁的血渍。

 昏暗的光线下,那妖的眼,媚惑的动作,狂野而‮逗挑‬,大胆而煽动,但魁七知道那笑容里的真正含意。瞬间他被扑倒在大上,总是温柔地容纳着‮体身‬的垫此时却显得格外地可憎。

 暴扯破的衣物一一弃置地板,从身上男人的狂眼神中,他清楚地预见到自己即将面临无从遁逃的灾难。

 修长的四肢,匀称的躯体,晒般的肌肤,伊藤贪婪的视线确认般地四处游走。这些都是他的!这个男人是他的!心底深处彷佛有个不受控制‮音声的‬在呐喊。咬啮,毫不留情的啃噬。颈肩、臂膀、锁骨、前,明显的牙印,瘀肿的痕迹,每咬上一个地方,魁七都不由自主地动着‮体身‬。

 对方似乎以暴戾的方式品尝自己为乐。令人浑身发热的股间,隐密深邃的小,伊藤不血脉贲动。

 爆破的力量毫无掩饰地灌入,极为吃力的角度,无法负荷的体位,魁七痛得缩起‮子身‬弓成一团,试图将进入的异物离‮体身‬。痛楚让内壁自然地窄缩,里面的‮身分‬也被紧紧夹住。

 “舍不得我走?”低醇的男音,难掩的情显然其中。用力扳开密合的两片瓣,伊藤再一次让自己进入到炽热的最深处。温暖的壁紧裹着他,那充实的触感,某种奇异的东西不断从他溢出来。

 “唔…”硬生生的捅让魁七痛得簌簌发抖,虽然紧咬下,呻还是断续地从喉间逸出。看着身下那不住颤动的眼帘,伊藤微笑,他喜欢他这个样子。不断发掘出压抑下的脆弱,刺探出武装中的易碎,他要征服他,他要主宰他,他要获得他!

 就着原来的姿势,伊藤伸手把息连连的男人拉到自己面前,靠近适才间的伤口,舌尖挑开覆盖伤面的表皮,像要取对方的生命一样,他用力着不停渗出的血丝。

 被迫扯低‮体身‬,那不自然的动作让体内的伊藤更加深入,似乎要顶破肠子的反胃感让魁七恶心呕,烈的疼痛扩散到‮体身‬各处。彷佛碎裂成千万片的自己。一面瓣,伊藤开始扭摆着部,一进一出的带给他莫名的‮奋兴‬。

 速度不断加快,力道持续加重,希冀的快让他变得急躁。又热又硬的物体在体内肆,熟悉的痛感在背脊中滚动,刺伤感的大脑部位,生理的泪水在眼角闪烁,他的手深深陷入身后的单,竭力忍下呼之出的哀鸣,唯一幸存的自尊他不想失去。

 反复,再反复,持续,再持续,伊藤热衷着这个游戏,这个名为“主宰”的游戏,他乐此不疲。发式的行为维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魁七在疯狂的入中昏,又在暴的痛楚中醒来,所有的意识徘徊在模糊边界,下半身似乎与自己的脑子是分开的。

 一次朦胧的知觉中,他发现天已竟亮,而侵犯丝毫没有任何停下的迹象。从漫长的恍神中逐渐恢复清明,室内只剩下他一人。疼痛不堪的‮体身‬说明了那可怕的梦魇并不是梦。

 窗外夕阳隐隐西沉,对着落的余晖,他‮住不忍‬笑‮来起了‬,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狂放,越笑越苦涩,越笑越暗哑。…到底什么时候,自己才能从这个无尽的恶梦中身出来?…什么时候…?

 ***接下来的数,伊藤仍旧没有出现,但有了前一次的经验,他再也不敢掉以轻心。无法预测对方的行动,每一到夜晚,他的神经总是绷得特别紧。这夜,似乎是洋鬼子的什么节日,灯红酒绿的街上更加热闹,一堆金发碧眼的洋人见面时不住地搂抱,十足的节庆意味。

 木然地望着咻咻迸华丽烟火的夜空,‮儿会一‬,他闭上双眼,感觉莫名的疲累在口散开。他好倦,好想休息。惫态的身心似乎快到达极限了。刺耳的哨音由远而近传来,底下的人群发出阵阵尖叫。

 他缓缓睁眼,几辆救火车正闪着亮灯快速驶过,路人纷纷闪避。是哪处放烟火的失了神吧,他没有多想。

 门扉响动,他‮体身‬反地一紧,但走进来的是送食的仆人。碟碗盘地摆了一桌子,他却一点食也没有,现在的他只想好好地灌个醉,把什么都忘记地大睡一场…

 自己有多久没碰酒了?他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伊藤从不让他喝酒,他要‮磨折‬的是清醒的自己。

 呆然半晌,微微叹息过后,他还是起身走向摆食物的桌边。那个男人就算不在,也依旧有办法掌握操控自己的一切。他苦笑了下。丰味的海鱼,绝配的山味,精致的菜肴再加上时令盛产的果实,令人食指大动,只可惜对他除外。

 觉得有些口干,他拿起汤碗喝了一口,却不由得一怔。这…又咸又苦的橄榄味儿?他楞楞地看着碗内摇不定的体。

 放下手中的碗,他快步踏向窗边。没有。人中来来回回地扫视几次,他没有找到意想中的人。难道是巧合吗?他自语着。一时心绪纷,万般各异的想法接踵涌来。

 慢慢冷静下来之后,他在窗旁坐下,低垂着头,一眼不看桌上的餐肴,他连敷衍的力气都消失了。仆人又走了进来,一边打着哈欠地收拾器皿。问这汤是怎么回事,仆人则双眼蒙地回望他。

 想起对方听不懂中文,他又换了语。但问了几次都是一副呆茫的反应,最后好不容易才嘴里喃喃地说是厨房里准备的。

 仆人接着又摇摇晃晃地走‮去出了‬。门口的卫兵也是睡眼惺忪,脸爬的瞌睡虫子。他讶异地看着他们。门阖上的瞬间,碗盘摔裂破碎‮音声的‬跟着传来,他睁大眼仔细听着,不久又是重物倒地的钝响,一声接着一声。

 一段气氛诡异的寂静过后,魁七缓缓站起身走向门边,试探地握住门把一转,…竟没上锁!他呼地打开门,不意的目光却对上了门外一双眼睛,对方那伸出的手还在半空中,似乎也正准备开门。

 他身后的数人也一副惊愕貌,双方就这样面面相觑着。彷佛早有默契地,他们一齐笑了出来。长桥底,墩口边,一群四、五人聚着。焦急的神情,不安的态度,他们在等待。

 昂首的盼望终于有了结果。一辆打着远光灯的破车从河堤坡处驶下,漆黑的夜里,车子老旧的零件不断发出叽嘎声响。车子在众人不远处停了下来。其中一个胡乱扎着发的女人急急地了上去。当先下车的男人一把把女人抱住。

 “白妹,苦了你了!”关心之情溢于表,他万分疼惜地看着女人。“怎么说都撑了过来,”女人带着苦涩的表情微笑,接着又脸急切“棠,他们说你去接他,是真的吗?”

 男人还没回答,女人的视线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了跟在他身后下车的人。那双美丽的丹凤眼瞬间蓄泪水。“七哥!”她奔到对方跟前,只喊了一声便泪如雨下。“白娃…”紧紧地拥住身前的娇小身躯,魁七的眼眶也跟着润起来。

 “真的是你,这真的是你…你还活着…”双臂彷佛要确认似地来回‮摸抚‬对方的背部,白娃不住呜咽。

 “嗯,我回来了,回来看你了…”声音也不哽咽着,魁七觉得心口疼得难受。两人默默地拥着,迟了近半年的相会。轻抚那裹着纱布、只剩下三只指头的纤手,魁七眉间一阵难忍的酸楚。

 “你这傻女娃,不是说了就算我死在大街上也别来认尸的吗?你这又是何苦!”“七哥总说的容易!‮为以你‬在妹子的心里能就这么算了么?”

 泪行纵横的脸上又多了几道痕迹“若不是七哥,我早死在荒巷里了!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还不如拚那一拚,就是舍了这条命也行!”

 “你这傻子…”鼻头又酸又涩,魁七的心好似被重物一击开,汩汩出来的都是白娃的血泪。注意到那原本乌黑亮丽的长发变得参差零落,有的地方甚至连拔掉,光秃秃一块。他心惊不已。

 “这也是他们做的?”白娃惨然一笑。“是我…对不住你…”哽得语不成声,魁七从来没有像此刻一般痛恨自己的无力。

 严清棠走了过来,搂住泣不止的白娃。“别哭啦,人都在了还有的伤心么?以后长长久久的日子里,还怕叙旧不完?只怕‮候时到‬连子孙都听得腻了!”

 几句话把‮人个两‬都说笑‮来起了‬,带着泪光的笑容蒙。“‮儿会一‬我们就走,天津不能多待。”表情一转,严清棠严肃地说着“等出了城之后,白妹七哥你们就跟着阿弟走,一过淮水就‮全安‬了。”

 “我们?”白娃没有遗漏掉他话里的小碴儿“那你呢?你不跟我们一块儿走?”“就知道什么都别想瞒过你。”严清棠有些为难地看着她,轻轻叹气“会里有份名册还留在京城,给鬼子发现就糟了,非得拿回来不可。”

 “我跟你一块儿去!”毫不迟疑地,白娃立即应话,看严清棠面有难,她紧紧握着他的手“城里你哪儿?你要出了什么事,我…”

 “这是险事哪!我一人快去快回的好!”严清棠不肯松口。两人僵持不下。“你们谁也别争,”一旁的魁七开了口“这样吧,我陪清棠去。”

 两道讶异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城里我比白娃还,这你绝对放心,”他看着严清棠“哥哥的法‮道知你‬,我和他一使一耍,总比他还得分神照顾你的好,是吧?”

 他对着白娃。一阵默然,有些迟疑的空气。魁七笑了下“我说白娃你还担什么心,不过是去去就回的!我还敢让这未来妹夫少了么?怕还没当上舅子之前,就先被你给宰了!”说完三人都笑了,白娃脸的红晕。

 “拜托兵爷行行好,我们是赶着上集市,您瞧瞧后边儿的菜芽子再不急点就老了,这哪还卖得出去?好吧?您就行个方便吧?”

 卡车驾驶座上的庄汉口中劝说着,一边递过一个沉甸甸的小麻袋。守兵接着了,故作地咳了几声,前后绕着车踅了两三圈。“这夜里本来是不准的,不过嘛…”麻袋在他手中叮当作响“也不能死绝了你的生路,就算是额外开个例吧!”

 “谢谢!谢谢兵老爷!”汉子频频打首称谢,油门一过,稳当当地驶出了城边隘口。平安无险地了闸,车后几个躲在大箱里的人才慢慢钻了出来。拣着冷僻的小道走,一路上皆是那坑坑凹凹的石砾子,车也跟着东摇西晃地摆前进。  m.EjuXs.CoM
上章 追寻(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