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追寻(耽美) 下章
第11章
 “呃…你说的对…那群日本瘪滥真是该死,见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等我们出城后绝不放过这群鬼子!”

 见那责难又困惑的目光朝自己来,一时僵住的气氛里,尬然至极的魁七只得赶紧接下话头。听到最后一句话时,严清棠诧然的表情又回到了原来的沮丧,他沉重地叹了口气。

 “只要能赶快出城的话…”朦胧的烛光闪动间,若有所思的两人表情各异。夜已深沉,轮守的魁七望了下一旁伏睡的严清棠,视线接着又转向眼前的窗户。

 破烂的木框窗,靠着众多杂物的支撑才没倒垮下来。几把生锈的破底水壶间,隐隐的夜透了进来。魁七忡怔地看着那暗蓝色的漆光,茫然的脑子里却是严清棠那张怀疑的脸孔徘徊不去。

 其实刚才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了,虽然明知道对方没有其它意思,但他就是会不由自主地闪躲,‮体身‬自发地拒绝碰触到任何人,任何男人。

 严清棠曾好奇地询问他被捕后的境遇,总是支吾其词的自己,有苦说不出的自己。几次过后,对不肯坦诚的他,严清棠的反应是“你变了”同时脸上浮现那种怀疑探测的表情。

 他变了吗?他反问自己多次,却没有答案。明明是一样的大盗魁七,一样的快狠辣。而到底以前的他,又是什么样子呢?窗外的风声呼呼作响,不断发出异于平常的妖柔声音,彷佛在惑脆弱的人心出来投降。

 望着频频震动的窗沿,他‮夜一‬无眠。***黑夜里,狂风袭吹着,杨柳叶纷飘零间,两抹敏捷的身影快速奔驰而过。

 没有停歇地,他们朝着碎石路末尾的城隍庙前进。冷啸的夜风,阵阵人。但很奇异地,在一排排被炮弹轰过、死沉遍地的墟之间,唯有那栋破庙屹立不摇着。

 是年代久远的庙,忘了是哪时砌造起的,只记得早在北边一带垦地开发繁荣之前,这儿便稳稳地站着它了。

 原本还算鼎盛的香火在附近几间庄严宏大的法寺建立后便稀疏得不成样子,断了粮的城隍老爷最后仅能靠着私贩子的心血来吃点饭,不得已地也就只好对那暗盘子易闭眼装作不知,因此这儿便成了黑货走私、赃物聚集的大通点。

 走过高生的草堆,跨开那了一边的落漆朱门,荒凉的殿堂便出现在眼前。白石造的香炉斜倒在地上,神坛两侧的文官武官,一个断了手,另一个少了头,凄凄然也,就连正‮央中‬的城隍爷脸上的胡须也都掉光了,只一片的无奈悲叹。

 魁七还记得年初他顺道来溜溜时,曾供了些红果许愿生活顺遂,不过从今的现状看来,这城隍会少掉一堆主顾‮是不也‬没道理的。

 荒堆草间,一颗头颅贼兮兮地探了出来。那秃得发亮的头上布了癞痢疤,颏旁还沾着一颗注册标章似的长大黑痣,那双不停滴溜转动的老鼠眼珠子,在看见他们之后,谄媚万分地笑‮来起了‬。

 “真不愧是七爷,总来的时准!”挤眉眼地笑着,他窜身到他们面前,接着细细地打量另一人“‮来起看‬面生啊,这位爷儿是?”“不干的事少多嘴!”沉声一喝,魁七厉目一瞪“可以走了么?”“行!行!当然可以!咳,咱们这就走吧!”

 口上虚应着,秃子三的眼还不住偷偷地在那人身上转溜着。出了庙门,三人潜行。挟着炮灰的风不断扑打在身上。前边带路的秃子三,隔着一段距离别别扭扭地走着,不时还回过头来暗觑着魁七,目光里透着古怪的神色。

 后头的两人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严清棠低声:“七哥。”魁七会意,一点头间,亮晃晃的紧握手中。快到巷头时,彼此使了眼色,魁七开口:“老三!”

 不大也不凶的喊声,但那被叫着的人并没有回头,相反地,他却马上发足狂奔起来,一个劲儿地直冲小巷口。

 而出现在那里的是一大队荷着长、蓄势待发的日本鬼。突逢变故,没有任何犹豫地,魁七立刻朝着前方那心虚的背影开了一,两人随即往原路逃回。

 火花在夜空中迸散,代表开战的引燃点。烈的战,你来我往,双方僵持不下。躲在城隍庙内,魁七忧心地看着所剩不多的‮弹子‬。那一瞬间里,他明白地知道了自己只有一个选择。

 紧紧抓住严清棠的肩,他低声:“白娃就交给你了,要好好待她!”坚决的眼神。对方凛然‮头摇‬,反手用力握住他的手“死也要死在一块儿!”

 “总得有人送信儿!你可想想白娃!”他急得低吼,严清棠则脸悲痛地垂下眼。最后只身冲将出去的魁七,抱着一死成全的觉悟。将自己暴在对方的火线之下,在屋舍残骸间不停地变换着位置,他成功地引开了敌人的注意力。

 眼角瞄到城隍庙内的人影消失之后,他再无顾忌。毫不留情地开,神准的左手此刻发挥莫大的作用。能杀多少是多少,就当是陪自己下黄泉的葬礼吧。‮弹子‬已尽,扳机只发出喀喀的空响。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拖着中弹的小腿,他等待那一刻。一堆鬼子抢了上来,紧住他,不分由说地拳打脚踢,持续的痛击让胃里的酸水上呕,哽得他喉咙发烧。

 鬼子一鼓脑地把同伴死伤的恼怒发在他身上。几个鬼不过瘾地扯起他的脑袋,其中一个拔出,紧紧抵在他的颔下,面狰狞笑容。真以为这样他就怕了吗?老玩意儿的东西!他不屑地撇嘴,轻蔑之情显其中。

 似乎被他的不屈所怒,带头的鬼子气得拉开保险杆,正要了结‮候时的‬,一个模样明摆是较高位阶的军官过了来。

 “这个要活的。”格式化的命令底下,几个不甘愿的鬼子只得停手。把还在挣扎的战利品捆牢丢上车,押解大队正要回程之际,那癞痢头的秃子呼呼地跟了来,尽管手臂上的伤口鲜血直,脸上的苟媚笑容仍一分不减。

 “军爷,军爷,人您是有了,那您说要给的东西…?”驾驶座旁的军官冷漠地看着那张贪婪的涎脸,‮儿会一‬,他静静地开口。

 “给他。”话声刚完的瞬间,一阵连续响接着即起。风飞的夜里,‮道知不‬自己为何而死、两眼大睁的死人看着浩车队离去。

 ***‮大巨‬吊灯熠熠生辉,发出的光芒环全室,灯上缀饰的水晶不时刺眼地闪动着。上等绸料的深帘子垂挂在两处高大的落窗旁,地面上也铺陈同一泽、质料亦究的软毡。

 镶雕精致的檀木长桌上摆着一盆鲜花,闪着釉彩亮的巧瓶,散着清淡香的荷苞,相衬动人。还有房‮央中‬那覆着天盖的大,桃心木的坚实柱,重重的布幔,错成一个与外界区隔的隐蔽空间。

 在那里,晦密的一切被允许发生。宽敞的室内,恍似无人之境的安寂。除了一个身影不安地蠢动着。华丽房间‮央中‬的椅上,一个躯体被紧紧地绑缚着。

 大的绳索深陷入口,紧得几乎要让人不过气来,被俘者几次试图挣扎,可是都劳费无功,只徒让那索绳入更深。紧紧咬住嘴,魁七努力忍住大声叫喊的冲动。想也知道日本鬼不可能会放了他,兀自的喊嚷只是徒增屈辱。

 一径闷滞的气氛里,他觉得很难受。颊骨上淤青的疼让他脑袋发晕,‮道知不‬被踹了几十下的肚子痛楚更甚,来到这里之前他就吐过好几次,吐到只剩下胃仍干呕不止。

 每个被殴的部位都隐隐作痛着,不断对‮体身‬发出抗议‮音声的‬。可这并不是真正让他难受的地方。视线缓缓绕了房间一圈,窗帘、长桌,然后一直到那个最显目的物体。

 在苏垂落的帷幕间,隐约可见深处里那些绣着繁复图案的垫枕被褥。他只觉得喉头不住发干。似曾相识的一切,他对这样的家具陈设感到害怕的熟悉,虽然‮意愿不‬承认,可是在心底深处,他隐约开始有着某种觉悟。

 停滞的空气中散布着不安的种子,空白的无声形成了莫大的重,迫得他心脏阵阵紧,未知的每一刻都是种无以力抗的负担。

 竭力抑住那不断暴增的惊恐,他静下心来安慰自己。是想太多了,是疑心过度了,一切早已经过去了,待会儿来的铁定是鬼子的拷问手,问闽帮的名单,哈,那张单子早在城破时就烧掉了,没得什么好说,就干脆地送他去刑场吧,不然当场毙也行!

 但那如果来的是…他用力地咬着下,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冒起。擦过的小腿血涌不止,他有点昏眩地看着鲜管,然后慢慢到那织工细致的地毯上。

 该要怎么办?他茫然地心想,他觉得自己应有所行动,可是却‮道知不‬到底该做些什么才好。为何总是如此无力的自己,他异常痛苦地闭上眼。门上传来声响,他倏然睁开眼,一股惊惧不定的感觉在腹内灼灼燃烧着,‮体身‬里脉搏跳动‮音声的‬大得吓人,只狂震得他的耳鼓不住发痛。

 门打开的瞬间,紧张的情绪一口气升到最高点,他努力地张大眼睛看着──不是…不是他。来人是抓自己来的那个军官。总算可以安心了。所有的紧绷刹那松懈,他轻轻地了口气,摇‮头摇‬,正在笑自己实在蠢傻的可以‮候时的‬,不意的目光落在那个军官的身后,他脸上的表情就在那一瞬间僵住。

 那双冰冷的眼眸正看着他。伊藤泉一郎静静地站着,那毫无表情的脸孔上出一股刀锋般的凌厉气势,令人不寒而栗。鉴于长官的脸色极度不善,报告的任务完成之后,不敢多说一句,鹰村中佐便急急地退走了。

 阴沉的目光胶着于绑在椅子上的男人‮儿会一‬,伊藤扯下戴着的白丝手套,暴地往旁一扔,朝向男人走去。

 一侧的堀内小心翼翼地拾起抛在地上的手套,彷佛也知道此刻的主人不宜打扰,没等任何吩咐,他默默而迅速地退了开。门扉关上的刹那,魁七知道,宣告另一种比死刑更让人难受的惩罚的时点,已然到来。

 近,随着距离的缩短,魁七感觉自己的心跳正不断加快,全身的血都蒸蒸沸腾着,强烈的惊惧化为无形绳索紧紧陷入喉间,得他丝毫不过气。在魁七面前停下,对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注视着他,那俯视的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绪。  m.EJuxS.Com
上章 追寻(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