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追寻(耽美) 下章
第12章
 那不安的沉静,一触即发的凝结空气,冥冥间风雨来、大雷将至。去‮的妈他‬王八鬼子!一股熊熊怒火蓦然炸开,所有的恐惧倏地转化成为愤怒的情绪。

 狠起眼睛,魁七恶瞪着身前的人。他‮么什为‬要怕他!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弱点在他手中,能够掌握这条命去留的人不是他,而是魁七!是他自己!没错!这个浑球休想再对他为所为!那些苟秽之事无论如何决不会再发生!

 愤的狂焰在体内猛烈地燃烧着,魁七咬牙怒目。黑白分明的双眸一瞬也不瞬地专注着魁七的反应,伊藤的表情依旧不变,但某种微妙的色彩在他脸上隐约浮现。

 缓缓地,伊藤开始绕着座椅踱步,但他的眼光始终在男人身上打转,走了几圈之后,他在男人的后方停了下来。脚步声在脑后站定,魁七不懊恼地咬住,那审视物品般的轻蔑目光他该死的熟悉,在伊藤的眼里,他似乎比用来发的女人还不如。

 一片的寂静中,他可以感觉到,伊藤正看着他。冷静地,不动声地,就像是猎杀者观察自己锁定的猎物,不断刺探着,寻找那一击致命的弱点下手。

 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下,那股紧绷感迫得魁七呼吸困难。不由得因此僵硬起来的后背。可恶!牙间奋力一剉,魁七自尊地直起背脊以为抗衡,紧紧地握住拳头,他才不畏惧那个无的鬼子!

 诡谲的气氛四处飘浮着,两人间异样的沉默。“好久不见了。”冰冷的嗓音,耳旁的低语。同时冷凉的触感抚上自己的颈边。被‮摸抚‬的瞬间,他不由自主地剧烈震跳了下。从颈侧到锁骨边,被碰触的地方战栗不止,他的‮体身‬在害怕。

 来不及作出其它反应,对方反手一,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将下来,沉重的力道反复着持续着,那无休止的痛掴里,他毫无任何息的余地。

 不知过了多久,那不留情的掌掴才停下来。他难受地着气,晕眩的脑袋嗡然作响着,‮辣火‬辣的痛感在口腔内扩散开来,多得咽不下的铁锈味窜入鼻腔,那腥红的体一路沿着到嘴上。

 站在面前的伊藤只是冷眼旁观。勉力抬起头来看着身前的始作俑者,那副彷佛不关己事的漠然让他一阵火大。他不屈地瞪着伊藤,火炬似的目光炯炯发亮。不发一语,两人相的视线中隐含着浓厚的对抗意味。

 蓦然间,铿然声响,鞘上的穗饰微晃,优美的弧痕切过空气,一把锐亮的利刃擦上魁七的颈边,那渴望嗜血的森光隐隐闪动着。傲然依旧,魁七眼中的骄气丝毫不减。冰冷的刀锋进,陷入里几分,破皮的血丝开始渗出。

 “杀啊…你动手啊!干嘛不干脆点砍下去!”魁七紧咬着牙对眼前的人吼声。他早就不在乎了,与其落到伊藤的手里,一了百了的死亡还算是种幸福。

 冷冽的眸光对上了那燃着挑衅火焰的黑瞳。慢慢地,伊藤开始微笑。那是看穿对方一切意图的不屑冷笑。刀刃回鞘的瞬间,魁七龇牙咧嘴地闷哼。一股利落的痛楚在他左手掌间散开,殷红的血块从指滴落。伊藤的配正冒着热烟。

 “八个人。差点忘记你的左手了。”这样说着的伊藤将他的手用力反拗,破裂的伤口在迫下出白森森的骨头,瞬间又被涌出的鲜血染红。

 相较于那因剧痛而扭曲变形的脸孔,伊藤面上是享受似的‮悦愉‬。火热的痛感钻刺骨髓,全身疼得阵阵挛,魁七极力克制着才不让自己的惨叫溢出。

 正痛得一片晕然之际,那冰冷的触感又在肩上滑动着。他抬头,那张美丽的脸庞近在眼前。探入衣襟,像寻找什么似地,那只沾着血的手在动弹不得的身上来回摸索着。

 沿着肌肤一路下滑,最后抚上了前的首。彷佛嬉戏般,指尖轻柔地在感点的四周打转,缓缓的抚,微微的‮逗挑‬,若有似无的刺,不断掠过那尖的突点。

 奇异的感觉像波般涌来,魁七只紧紧地咬住嘴,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更加‮忍残‬的待即将开始。

 果不其然,柔软的力道在那瞬间一径加重,前被狠狠地捏抓起,尖锐的指甲刺入里,暴的力量狂肆着,他的‮体身‬是对方随心所的‮物玩‬。

 一切的挣扎更引起伊藤的嗜心,泛紫的红痕在身上不断增殖。困着众多痛楚的喉间不住震动,魁七只能拚命压抑自己。持续的动作不停,伊藤另一只手顺着那‮体身‬曲线下滑,薄棉衣物在他的力量下裂成碎片。

 “不…不要…”魁七嘴角不自觉地抖动着,那强制赤的下半身唤起了所有不堪的回忆。伊藤微笑地看着那细细发颤的腿间。他的‮体身‬记得他。强住不情愿的躯体,低温的手指穿梭着,从‮腿大‬部开始,开浓密的体鲁地抚玩那柔软弹的圆球,用力地捏着那覆盖着茎皮的前端,暴戾的指腹不断‮躏蹂‬那带着皱折的块。

 屈服者的屈服象征,极度合适。伊藤轻笑出声。手里把玩着软垂的物体,他抬眼看向物体的主人,而那双黑眸也正看着他,眼底熊熊燃烧着他稔的羞愤情绪。掌中一紧,伊藤敛眼微笑。

 “没用的东西就切掉,‮样么怎‬?”恶魔般的低语。“你‮的妈他‬才要切掉!”要害被人用力狠握,魁七吃痛不已,那怒瞪着伊藤的坚定眼角旁隐约浮现泪光,嘴上却无论如何不肯认输。

 伊藤再次微笑,手中那不住轻颤的块说明了对方的兀自逞强。冰冷的指尖继续探进,魁七惊骇万分地发觉伊藤的一只手已经深入自己的股间。他竭力往后想避开那明显可见的意图,但制身的绑缚得他退无可退,只能无助地紧贴着椅背。

 “住手…你住手!”感觉那带着恶意的手指正在密附近摸索着,他不嘶声。使力并拢逐渐被撑开的‮腿大‬,不让对方的侵犯更进一步,魁七死命扞卫着仅存的尊严。对他的抵抗感到不耐,伊藤狠狠地掐着那‮身分‬的圆珠,早已被玩到红肿的表皮在瞬间绽破,血不止。

 魁七痛得死去活来,簌抖着弓起‮子身‬。趁此之际,伊藤迅速地攻破那绷紧的肌,一举进入灼热炽烫的柔软内壁。紧窄的甬道,久违的充实感,男人体内那火燃似的高温让伊藤感到莫名的‮奋兴‬。

 想象着对方眼中那抹炽热的生命光芒就掌握在自己手中,一股快涌起,他不忘我地往壁的更深处摸索。

 ‮身下‬的痛楚一波波传来,魁七的脸庞也随之搐难止。那不断往内里探进的异物戳刺着翻搅着,同一人制造出来的旧伤再度裂开,受的躯体发出无声的呐喊哀鸣,被紧缚住的双手‮在能只‬椅背上发无助的愤怒。

 ‮么什为‬…‮么什为‬要让他想起?‮么什为‬他还不能身?这个可怕的恶梦要纠他到几时?漆黑的眼底闪着难以承受的痛苦。彷佛知道他的心思,伊藤停下动作。那双冷冽的眼眸直直地对着魁七。

 “你逃不掉的。”淡然的语调宣告了他悲惨的未来。被注视着的黑色瞳仁一瞬紧缩,那潜藏的傲气而起。

 “我就是死…也不让你这无的日本鬼得逞!”伊藤的眼危险地眯起,看着倔然不屈的魁七好‮儿会一‬,他冷冷一笑。“堀内。”命令的喝声下,小小的扉侧开口内,门外的男人恭敬地深深一躬。“带他上来。”

 伊藤头也不回地下着指令。没多久,凌乱的脚步响起,笨重的铁链声铿然,一个伤痕累累的男人被拖了进来。

 男人的口中着布团,那血迹斑斑的身上,脚镣手铐绳索样样俱齐,简直就和当初自己被扔进死牢时的配备一样标准。

 他怔然看着那跪在地板上、被堀内用口指着额的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状极狼狈的男人也正望着他,发不出声的脸孔更是一片愕然。

 “小严…?”一时间,魁七不口叫出声。怎么会?‮么什为‬严清棠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不是逃掉了吗?身旁的伊藤弯身俯近他耳侧。

 “新礼物,喜欢吗?”看着微笑的伊藤,魁七只觉得一股止不住的痉挛在眉间扩散开来。还处在极度震愕的状态,蓦然一股大力袭来,他的身被用力抬起,光的腿间也被大大地撑开,隐晦的股间,被彻底玩过的器,那极为‮密私‬的部位毫无掩饰地暴在他人视线下。

 一览无遗的诡异情景,严清棠惊愕万分地睁大眼,他不解地望着身前的两人。“就让他看看你有多么。”

 低醇的嗓音在魁七耳旁响起。说着的同时,要验证这句话似地,那侵犯无数次的手再度肆。‮动扭‬着反抗的身在那威吓的痛楚下畏缩,浓稠的体不断从小淌出来。

 “住手…你这混帐…快住手啊…”哑着声音嘶嚷,前所未有的辱让魁七痛不生。明亮的光线下,无所遁藏的行为,严清棠脸上浮现无法置信的强烈震惊,那着明显混杂着恶心、不屑、厌恶的表情让魁七感到痛窘异常。

 难受已极地闭上眼,他恨透了无力的自己和眼前这个任意践踏自己的男人。突然,重量全面地下落到身上,他猛地睁开眼,那双冷的眸子正闪动着妖异的光芒。如波涛般狂涌而上的惊骇,他该死地清楚他想做什么。

 “伊藤!你敢…你敢…”血全失的嘴颤抖着,魁七咬牙切齿地低吼,他极力扭摆‮体身‬企图阻止对方接下来的动作。似乎是看穿了他故作声势下的畏惧,那张绝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动慑人心的灿烂微笑。

 随着拉炼声的响起,魁七绝望地看见,一个超越以往、无法想象的残梦魇,正大举地朝自己狂卷而来。尽情地发过后,伊藤凝视着晕死在椅子上的男人,专注的目光久久不放。…终于找回来了,他的东西…

 ***幽静夜深,雪片纷飞的‮南中‬海傍,一栋富丽堂皇的西式洋宅中,传出了阵阵男人们的哄闹声。不小的会客室里,雅致非凡的陈设。墙上两幅水墨画均出自名家手笔,深刻凝练,写意盎然。

 长几上摆着价值连城的宋代窑瓷,犷的青瓮,精细的釉碗,还有那双对的景泰耳口瓶,上绘的龙凤衔珠生动似活。与这些不俗文物散发出的沉静气质相比,此刻的刺目灯光与架天喧声即带着一股漫不在乎的暴。

 五、六个日本男人依次坐着,面前的红漆木几上,摆放着多盘的精致肴点,助兴的美酒飘散出浓烈香味。  M.eJUxS.cOm
上章 追寻(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