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追寻(耽美) 下章
第14章
 只有在痛楚发生的一刹那,他才从虚假的云端中跌回躯窍,那伪装的不在乎,那不真的逃避现实,都在瞬间的痛中破灭殆尽。

 咆哮的冬风拍打窗扉,悬挂的长帘也随着风势不断地来回狂,乍然相视之下,仿若幽鬼魅在无归的人间里戚然飘。他时常想起那个夜晚。那个好不容易从火焚炉里逃出的夜晚,那个极度庆幸自己浩劫余生的夜晚,那个…遇见伊藤的夜晚。那个一切恶梦的开端。他还记得当时的情景,自己的一举一动,两人间奇异的相对互视,甚至伊藤脸上的表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只一次地,他想象着如果自己没有往那个方向走,如果自己没有遇见伊藤,如果自己没有‮多么那‬顾忌当场就开

 如果时光可以倒回的话,他会选择让自己就干脆地死在那炉子里,如此利落的一了百了,他还是条铁铮铮的好汉,他还是那个随恣为的魁七,而不是现在这个在男人下卑苟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糟烂废物。

 周环的气息开始带着雪花的味道,他漠然地看着窗外,白皑的小片正不断飘落。疲惫的自己还有多少个极限可以被突破,受‮磨折‬的身心还有多少道防线可以被攻陷。

 不断碎裂崩坏的意识,他已濒临疯狂的边缘。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心底有个微弱‮音声的‬在安慰自己忍耐。不会太远了,男人的兴趣不会持续太久,伊藤玩腻的一刻就是梦境醒来的瞬间,那之后他就再也不会作梦了。

 门边传来开锁的窸窣声,被等待的时刻已至。男人瘁累地阖上眼,冰冻的寒风不断在耳旁发出凄恻反转的悲唳,就如同他的心一般。豁亮的光线,哗然的喧声。被扯起的帷幕间站了人。男人与女人,日本人。

 遮蔽的小被遭鲁地掀开,底下那伤痕斑斑的柔韧身躯,布抓痕的间,红肿的腿内,全都一丝不漏地呈现在众人眼中。嘲笑、轻、不屑、蔑讽,周遭的视线里表无遗,各种暧昧‮音声的‬在窃语着,不时间还夹杂着女人的低笑。

 魁七紧紧地咬住嘴,低垂的眼底痛苦异常,强烈的羞在他体内蔓烧开来,灼彻心肺。他以为自己早已被践踏到麻痹木然,但对方却总有办法让他破碎的自尊继续坠落。

 齐聚的目光下,光净的身大剌剌地叉开着,那绝望的无助体,就如同屠夫手中待宰的牲畜,只能任人随意欺凌。

 一只厚的手掌蓦地抚上那密实的窄,接着往下延伸。原本默默承受羞辱的眼眸惊恐地大睁,被‮摩抚‬的‮体身‬不住‮动扭‬着挣扎。

 无视于他的抵抗,越来越多的手开始在那赤的身上肆意滑动。侧,腿间,下,股内,无数长的手指在那毫无防备的躯体上任意进犯,伴随不断的是品论般的低语,的词汇在空气中飘散,那向来可憎的异国语言此时听来更是令人痛恶。

 一径的无助,只能任由欺凌的自己。累累伤挫的‮身下‬被玩着,那抖动着想要摆的‮体身‬被牢牢抓住,他的拒绝,他的反抗,被视为剥夺过程中的必备乐趣。

 不堪凌辱的手腕难受地搐,索紧紧陷入乌黑的淤痕中。极度猥亵的碰触里,侵犯者们带着酒气的灼热呼吸不住发在自己身上,某种情念在他们异常‮奋兴‬的眼中熊熊燃烧着。

 身为男人的‮道知他‬那种感觉,但让他真正切身了解到那其中涵义的却是在那个人的眼里。其中‮人个一‬笑‮来起了‬,低嗄‮音声的‬里有着秽的味道。

 “果然是好悍的一匹马!‮道知不‬骑起来的滋味‮样么怎‬?”他转头看向坐在藤椅上的男人,询问意味的目光。男人两手优雅地迭着,状甚悠闲地倚着背垫,一个美丽的女人趴伏在他膝间。望着上的人,他轻轻敛眼,微微一笑。

 “也无妨。”一堆男人讨论著谁要先上,那急躁的声调在室内回着。紧咬的下已渗出血丝,魁七瞪着前的男人,那怨毒的眼中燃着前所未见的炽烈光芒。他从未这般恨过‮人个一‬。伊藤手抚着女人的长发,那双冷冽的眸子没有离开过对方的视线。

 争论有了结果,两个男人出狎亵的笑容爬上。止不住的战栗在全身扩散开来,魁七烈地诅咒着自己的脆弱无力。惊骇的瞬间,他瞥见伊藤笑了。微微的弧痕弯起,那张绝的脸庞笑得万般足,笑得异常畅意。

 那一刹那,所有情绪的引爆点。“你全家!狗养的日本鬼,下烂的胚!伊藤泉一郎,你不得好死!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

 鼓发热的硬物抵在股间,碎裂的肌开始发痛。魁七不顾一切地嘶声厉喊着,眼底出深沉的仇恨,他绝不原谅那个男人!失去控制的狂骂不绝。那双原本带着谑意的眼眸则冰冷地眯起,蒸腾的怒气隐约其中。

 走向边,伊藤暴戾地扯开趴覆动的部属,狠狠搧打底下那张谩骂的嘴。擦破的嘴角鲜血直,在口鲜血下显得模糊的语音。但魁七依旧不停骂声,像是要将蓄积已久的怒气全部发出来,他刻意在众人面前挑衅对方的极限。伊藤脸上出现未曾有过的狰狞表情,直直地盯着那火热的眼瞳,他嘴边浮起一抹冷笑。

 “来人。”凌厉的破空之声,瞬间的乌光闪动,接着便是利落的皮开绽与‮辣火‬的锥心之痛,这一切的过程他异常熟悉。

 从右颊上开始,长长的鞭痕一直延续到胁下,鲜血淋漓。痛,他很痛,是咬痕的嘴一片惨白,那急促的呼吸说明了他的不胜负荷。

 寒冷的气温让原本的痛楚更加扩大,早已冻僵的‮体身‬毫无招架之力。手上的长鞭隐隐闪着噬血的光芒,从那不住颤动的眼睑中,伊藤再次证明了自己对男人的主宰与操控。

 伊藤脸上出意味胜利的微笑,两人相对的一瞬,看似屈服的魁七竟也跟着笑‮来起了‬。那是同样骄傲的笑容。

 “你这女人脸的日本鬼!”长鞭同时落下。接着是不停的辱骂,与不停的打。伊藤打得越凶越厉害,他也骂得越不堪越低。所有的痛楚彷佛都可以在伊藤愤怒的脸上得到些微的弥补。

 鞭起鞭落间,两人的对峙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逐渐模糊的血,开始暗哑的嘶声。那烈的惨状让旁侧的女人们看不下眼,纷纷别过头去。“大佐,您也累了,就让葛叶来伺候您吧。”一个身穿淡紫和服的女人走了过来。伊藤暴地推开她。

 “拿盐水来。”看着眼前坚持不认输的男人,他沉声喝道。人散的室内,一片死寂的漆黑。沾鲜血的单上,毫无生气的男人身躯静静地躺着,一如被弃置的破烂玩偶。

 那涣散的眼半开半合着,他似乎睡着了,又似乎不是。呼啸的风在窗外嘎然作响,雪下得很大,冰冷的气温就像利刃一样切割着的皮肤。他却彷佛浑然无觉。沉重的‮体身‬逐渐麻痹,他什么也感觉不到,周遭的一切正不断地离自己远去,包括当初让他痛到几乎气绝的伤口灼烧。

 恍然间,脑中的晕眩慢慢地扩大,昏沉的虚感越来越强烈,所有的记忆开始退褪,一道道的情感之门逐次封闭,某种飘渺的东西似乎正从他的‮体身‬中离。耳旁狂暴的风声突然变得轻柔无比,那种感觉,就像是母亲在哄着心爱的孩子入眠。

 男人缓缓阖上眼,虽然他没有母亲,也未曾被安稳地哄睡过。柔软的闇黑大举向全身袭来,躯体中最深沉的睡意被唤起,遥远的彼方似乎有个声音正不断地叫着他的名字。

 一抹安心的微笑浮现在男人僵紫的边。坠入温暖泥沼前的最后一刻里,残留在蒙意识中的是那终于解的欣喜。

 “天津支店长井上先生、‮海上‬支店长山本先生,代表南铁道株式会社与三井集团支那各分营所,电贺少爷荣升少将。”

 “香月司令官,送来支那国宝琉璃壶一只,祝贺少爷高升。”“筱田、早川、佐野等三位旅团长于今晚在水榭楼设庆宴祝贺,恭请少爷莅临。”

 偌大的书房里,语声回。冗长的禀报之后,堀内脸上出笑容。“正月就典的事项也已准备妥适,就等少爷后天启程。这次您归国受封,老爷与夫人亦是万分期待。”

 相对于堀内喜悦的神色,窗旁的那人却是一径面无表情的冷淡。敞开的扉扇间,纯白的雪片纷然下落,一阵风过,几许飘絮将男人的肩侧染素。

 “…他的情况如何?”短暂沉默过后,突然的问句。“高烧不退。医生研判,可能拖不过这三天。”没有对人称产生疑问,堀内应答迅速如。接着是一段异常漫长的默然。

 “如果需要的话,我会代下去,仔细地处理后事…”偷‮窥偷‬视着主人的脸色,堀内小心翼翼地说着。“带他上船。”冰冷的嗓音打断了他。“您、您‮么什说‬!?”听到那令他无法置信的答复的瞬间,堀内不觉失礼地惊叫出声。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冷冽的眼,看不出一丝情绪。“少爷!这怎么可以,带他、带那低秽不堪的支那人…请您一定要三思!”

 震惊的表情未褪,堀内慌急地劝说着“这件事万万不可,您决不能…”“我不能?”凌厉的湛光出。屈服在男人的气势之下,堀内垂首无言。

 “后天我要看到他在船上。”不容任何辩驳的口吻。说完,那冷峻的视线转回身旁的窗口“下去吧。”

 背对的身影意味谈话已然结束,明白多说无益,带着为难的表情,堀内退出房间。随着门扉的默默阖上,古质典雅的书室,又回归到清冷沉稳的空寂中。

 悄然里,窗外的雪下依旧不停,那覆盖一片垠垠的白茫,不知为何竟显得凄楚异常。漠淡的眼,静静地看着,久久未语。***这天,正月里难得一见的好天气。

 和煦的光照下,寒冷的低温一趋散逸,取而代之的是洒在身上的软热。把握这一刻,不甘寂寞的山鸟发出啾鸣,呼朋引伴来享受难见的晒。

 一时间里,沉睡的大地亦在这堆小物的叫声中暂时苏醒,忘记身处的时令,在一瞬生息的美好中,贪恋得无以自拔。

 而那正严肃行进中的井然队伍,也不由得受到这股‮悦愉‬的影响,难得地呈现出另面殊为的活泼气质。从嵌点着黑色炼瓦的樱田门进入外城,一路前行,接着来到古雅幽致的二重桥。  m.EjUXs.COM
上章 追寻(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