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追寻(耽美) 下章
第18章
 此时刻,所谓的主与非主,能力之间的差异,马上明白地彰显出来,没有实力的人毫无与论的资格,被替换也意味着政治生涯某种程度上的死亡,在这里的人都是菁英,他们也只能是菁英。

 相对于众多与会者的丰富阅历,那坐在长桌最末端的男子,其格外年轻的脸容,就显得有些突兀。但即便如此,那隐隐中散发出来的练气息仍与众人毫无二致。伊藤泉一郎并不是第一次出席这样的聚会。

 远在大学肄业时代,他就曾以见习的名义来参加例行议论,迫于背后的势力而容忍的内干部们,那所有的不与歧见,全在他的发言后径付云烟消散。

 前方主座上的伊藤博邦,那铿然有力的声调正冷静地分析军部力量与改阁之间的影响。静静地听着,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上毫无任何表情,冷际的眼底,是一如往常的淡漠。

 语声回的室内,不知为何,竟奇特地令人有股安心感。异样的心思于是开始蔓生。男人终于醒了,就在几天前。将近一月的昏,数度危急的弥留状态,他的清醒被医生们认为是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当时他在男人身旁。已经成为每的例行,他总会去看一看他。怀着一种微妙的情绪,等着他生,或等着他死。坐在寝边,看着男人昏睡不醒的脸孔,他忽然发觉到两人之间未曾如此安顺过。

 这般情境,似乎唯有一方失去意识时才可能发生。想着的同时,室外传来器皿的破碎声,连二连三,竟是接续不断。

 那刺动心神的碎裂在静谧的室内显得极为格格不入。他皱起眉头,却在分神的一瞬间,褥上男人眼睫开始轻轻颤动。

 彷佛有些力不从心,那柔软的眼睑反复扇合着,重复几次之后,才缓缓地睁开。还不能适应似地,刚张开的眼眸不断眨动着,没有焦点的目光在天花板上四处游移。

 过了会儿,才发现身边的人,那双眼曈慢慢转动方向,散的视线开始望向他。失神的表情,茫然的眉睫,彷如不认得他,那恍惚的眼神在他脸上迟钝地来回移动着。

 两人的眼,就这样轻轻对上。他注视着男人,男人也注视着他,一瞬合的目光竟似难分难舍。

 这样小小的动作彷佛也耗着男人极大气力。没多久,那睁动的眼帘闪瞬了下,视线开始失去焦距,累惫的脸上逐渐失去意识,男人又再度沉回无人碰触得到的幽暗深境中。

 他看着男人继续沉睡的脸庞,感觉心中那股微妙正奇异地扩散开来。之后的数,男人醒来的次数越来越多,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有时竟可以维持到一个小时之久。

 他来‮候时的‬,经常也就是男人醒着‮候时的‬。睁着眼睛,男人并不常看他,就算看着他也是心不在焉,彷佛是透过他在看着身后遥远的彼方。

 但那恍然的目光最常着落的地方,还是顶上的屋板。如同沉落在自己的世界中,男人大睁的眼中,似乎在想着什么,又似乎不是。

 彷佛若有所思的眸底却又经常是一片空白。男人看着天花板,而他看着男人。那应该会产生违和感的视线错,在谧密的隐室内,却意外地带着股令人感到温适的柔软气息。一直持续到目前,那异样的平和感。

 “泉一郎,关于最近陆军那些左派下士的动作一事,你的看法如何?”突然的问句,一位稔父执辈‮音声的‬。收回远放的目光,他看向在座的各位,远处的父亲脸上正带着微笑。

 优雅地站起身来,礼貌地颔首,那淡然的眼光蓦地一凛,瞬间在众人心中转动为凌迫的绝大重。带着那让人们惊动的尊雅风采,从有着清冷美貌的男人口中,湛辟的看解开始逐一陈述。

 屏息聆听的众人,频频点头的脸上再度出现当初被折服时的惊与赞叹。连的大雪已停,云蔽的天空,一片素的苍白。云是白云,形状优美,带着羽卷的边状。

 雪止的今时,云堆‮来起看‬柔软异常,不再如平常狂肆的凶形恶状。但云层很厚,浓浓地堆积着,温暖的被阻隔在外,能照落下来的只剩那有些灰朴的白光。躺在厚暖的锦被中,趁着入的淡光,他呆呆地望着几重外和门大敞的院落。

 在那浮着灰蒙白光的穹苍下的,是一座刻意布置过的和式庭园。高耸的树围,游鱼的池塘,跨水的小桥,旁置的衬岩,园里的一步一印,一角一落,虽是特意营造出来的韵境,却丝毫嗅不出一点人工气息,它们彷佛是天生于此,本自浑然而成。

 寒冷的冬际,这些致景则全埋没于皑皑白雪间。水冻桥封石冷清,就连多栽的树木也跟着瑟缩起来,只剩下远远一方的常青松木还见点些微绿意。

 昨夜的雪下积聚极深,地面上的步道石已埋得看不见了,高的针松枝干上也堆雪处处,那身的净白,猛地一看上去只活似个特大号的堆雪人。他静静地看着,用那茫神不定的眼。高烧后的倦怠感还未退去,有些昏沉沉的自己。

 ‮体身‬内部的某个深处在微微地发痛着。那并不是很强烈的感觉,但还是能察觉得到,就像是轻轻戳刺指尖的疼痛,虽然不遽重,却仍会感到些许的不舒服。

 夜持续的微痛感,‮体身‬对此的反应则是麻痹的晕然,两者习惯性参杂在一起,自己的感觉也不变得混沌起来,于是只要一晕他便觉得痛,或只要一痛他便眩得四方不分。

 积深的雪在光线下反出异样亮芒,晶莹的白灿一地,远远望去甚是美丽。冬的寂静,凄盈的雪光,清冷的冻气,给人一种此境将永续不断的恒久感,那种生命瞬间竟成亘古的奇妙错觉。黑瞳默默地看着外庭。凝止的一切,所有的息气彷佛都被冻结,冥冥中似乎只剩下晕然的自己,依旧存在着。只是瞬间里,一阵风过。是微微的拂风过,但身载过重的树枝业已承受不住,于是大堆的皑雪顺势滑落,一径倒倾于地面上,在无声的空间中,发出沉厚闷苦的轰声。

 雷响般震耳的巨声飘着,遭不意侵扰的空间中,气闷的回音环绕不歇。他的心也跟着不住震,余波动漾不止。就如同大雨前的引电一般,不多时,白蒙的天空转成深灰,凝滞的空气逐渐降温,大堆暗的云朵开始聚集。

 第一片雪花飘下时,重室外的和门被轻轻拉上。凝视着紧闭的门扉好‮儿会一‬,魁七的眼,也跟着慢慢地阖起。***

 极为漫长的沉眠中醒来,他缓缓睁眼。好久…他似乎已有好久不曾睡得如此安稳、如此深了。充分的睡养后,神思变得异常清晰,甚至连‮体身‬中那困扰许久的昏痛感,也都消逝得不见踪影。

 没有任何的不适,那彷佛又回到了从前的自己。醒苏的视线转动着。他下意识地望向旁侧。不在。身旁没有人。总是跪坐在角落里看护的女人也不在。

 室内只有自己微弱的呼吸声回着。温热的氤氲从暖炉飘出,空气中带着柴木特有的干燥味道。暖炉的星火发出暗红,周围景象在眼底描出模糊的轮廓,封闭的空间里没有一丝声响。

 静谧的时空持续着,直到他看到了那抹亮光。不注意就会忽略过去的微弱光丝,从纸门缘里隐约透入。

 那不言不语的光芒,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亮点惑般地不住闪烁着。注视许久,某种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感觉在口溢开的瞬间,男人缓缓撑起‮体身‬。

 偌大的和室里,盏立的夜灯散发出暖橘晕光。光线向周围渲开,染得一片昏黄的纸壁上,有个人影正微微动着。

 面对庭院的和门被特意地敞开,幅度不小的视野间,白盈的落雪正纷飞而下。披着深的羽织外挂,伊藤独自酌饮着。灯芒错着,在那绝美的脸上形成一形状不明的奇特阴影。中庭里漆黑笼罩,带有深冬气息的风不断吹入。啜着温过后的酒,感觉那冰冷气味拂过身旁,伊藤享受似闭上眼,这种几近全身冻结的寒冽总能让他的头脑异常清晰。

 …男人已经两没有醒来了,就这么沉沉地睡着。没有恶化的迹象,或许是‮体身‬的自发治疗,面容苍老的名医说着。的确,男人沉睡的脸容,不再有以往的痛苦辗转,只剩下那极为平静的安详感。

 但对已看惯男人茫睁表情的他来说,那如死亡般的沉静睡容,却有种极为格格不入的错置感,就如同心期待时突兀出现的瑕疵。手里摇着玉质的酒杯,那透明体在杯底不住漾。一边斜倚着熏的扶垫,伊藤凝目扉外。

 依旧深沉的院外,门前积雪花的廊阶,静到连角落处暖炉燃烧声都清晰可闻的室内。只有噬的风雪不停。任凭那冷冽的寒风包围,他假寐似地再次闭上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奇异的念动在他着。不自觉地张开眼,落在眸底的,竟是那应该正沉睡着的男人。一瞬目光相对。在门口蹒跚着脚步的男人显出犹豫的表情,似乎是几番自我挣扎后,凭着一股不认输的倔气,他慢慢地走进室内。

 像是刻意避开他一样,男人在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下,紧抿的嘴角含有股浓浓的警戒意味。伊藤微笑地看着男人远远地坐在暖气所不及的庭门边。冷风中,只着薄薄单衣的身躯似乎在发着抖,但那双瞪着他的眼眸却是无比坚定。

 习惯了那乖乖躺在上的呆茫病容,他差点都要忘了男人的个性有多倔强。两人静静默对着,那只要几步就能跨越的短短距离间,却彷佛存在着无垠‮大巨‬的鸿沟藩界。望着男人闪动敌意的眼瞳许久,伊藤脸上再度泛起微笑。

 “要喝吗?”他对男人扬起手中的酒瓶。刹那间,男人眼眸惊讶地大睁。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向来不是如此发展的。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发问的人。伊藤好玩地看着对方小心翼翼的戒备态度。怀疑的眼在他脸上来回移动着,像要搜找‮么什出‬不对劲之处般地彻底,那惊弓之鸟的畏惧显非常。

 几番过后,男人似乎没有找到意想中的陷阱,脸上的不信任稍微减退了些。那双眼睛开始在他手里的酒瓶中打转。灯光下,白釉的瓶身发出色泽柔和的光晕,看来惑无穷。

 男人看着酒,又看看他的脸之后,终于轻轻地点头。斟一杯,他望向男人,男人也正望着他。  M.eJUxS.com
上章 追寻(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