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追寻(耽美) 下章
第22章
 这似乎是特设来赏景的雅室。壁侧的一方,区隔为数段空间的高垫上,摆着一极大的布幔屏风,只缀着几条穗、白染素净的幅上,有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劲苍大字。

 那一旁的雅几上,放有几件艺臻的极品,绸布的垫上,羊脂玉雕的葫芦正细细地发出润泽莹光。魁七安静地注视着,无数次出入富贵之家,凭着多年的盗贼经验,他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这些东西不是光有钱就可以得到的。

 和壁‮央中‬的之间里,摆放着一座漆墨纹金、极为显眼的‮大巨‬刀供。那本来应该奉着一把黑鞘赤绪、看来极为锋利武士刀的刀架上,现在却是一物也无的空,乍见之下不令人感到有些落寞。

 自从前些日子他多看了几眼之后,那把刀的踪迹便再也不现。正恍然间,身后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个着深褐色和服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手里正拿着一瓶水的散枝樱花。

 是被派来看顾他的侍女之一。眼神没有与他相接,女人把花瓶摆放在木几上之后,便径自开始擦拭起一旁的瓷器与雕饰。

 魁七面无表情地看着女人整理室内的背影。似乎是每的例行,只要是他坐在木室的时刻里,就总会有一个女侍来擦着早已洁亮无比的摆设。

 想也知道这些女人是怎么看待他的,魁七移开视线,就像那个叫和津的女人一样。总在寝旁瞪着他的女人,那张与堀内极近貌似的冷峻脸庞,就连目光中的嫌恶都一模一样。

 轻轻地,又是一阵微风灌入,那带着清凉的春天气味瞬间涌进肺里。他低垂下眼,用力地咬住嘴,生生忍住那股亟狂咳的冲动,发疼的喉间气似地不住抖震。

 死命抑下那一咳之后非断肠不能止息的嗽动,他强撑着不愿在人前示弱,那唯一仅存的尊严。

 强忍得中作痛之际,涌上的药味在嘴里苦涩地散开。室外的风,似无止歇地,那不停动的卷帘,一阖一开,瞬间的空隙里,可以窥见那庭园里四散的狂美花舞。

 依着风拂,吹入的樱花瓣在室内不住飘着。那起先凌乱的纷飞,随着越入内里,风势越缓间,也跟着慢慢坠下来。他木然地看着飘落身前的樱瓣。如此美的泽,其中细微的脉络里似乎埋藏着一个令人无限遐思的空间。

 无言地凝视身前的男人,那轻蹙的眼底,某种不知名的情愫在漾未止。沉滞的室内,光枝影轻轻颤动,不停的落瓣在榻上翻滚着,些微的眩晕里,彷佛淡淡的哀愁正展开。

 定定地凝注许久,他抬眼望向意正浓的门边,仅距数步的卷帘之外,那映得眼前一片光灿的阳光,正不住闪动。

 晴得发亮的天空,从头顶上跨越而过,轻轻地划出一道消逝于远方的弧痕。广阔的庭园里,放眼望去,从拂吹的池旁开始延伸,那野的樱花正轻轻风展招着。

 身后隐约传来女人焦急的呼喊,恍若未闻的魁七只一径走着。斑木的桥旁,布老苔的岩岩一侧,临水傍波的枝垂樱正不住飘落,那吹雪似的花瓣如此娇弱,令人怜爱难当。

 豁然开朗的蹲石道内,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纯粹属的昂首樱树。挟着本身动人的妍姿,参差落错、若意多致的林子里,一条离如幽的赏径蜿蜒入内。

 互相杂着,多歧的散枝,正不住向外开阔而去,其下所形成的顶,细细地将洒落地面的阳光切割成金色的碎片。

 一际遍望去,络的樱花,在招展的枝头上绽出美丽的颜容。那喣和的枝身,娇柔柔地开盛着,闲雅而自在地,随风轻轻起伏摇曳。

 彷佛要将生命的此刻留住,一朵朵淡红色的熏瓣,正恣情似意地大大盛放着,将奇无比的身姿,洋洋地展绽于季一地。

 如此赞叹的盛动瞬间,却也是竭落凋零之际。轻柔的风一过,一切都将消逝于无形。坠落的刹那,彷佛燃烧着己身的绝丽,似乎绽吐着最后的凄,死亡的一瞬间里也是樱花最美的时刻。

 树上的花瓣不断地絮落,将那慢慢走着的人影沾染得一身一脸。一排排的落樱,绵延无绝的小径,遥远的一端通向未知的何处。幻境般的现实里,他恍若地走着。幽深的林里,除了偶尔刮过的风之外,隐约中,似乎还有其它‮音声的‬在微动着。

 依稀里,在树林间,在深地底,在周身的各处各方,那令人捉摸不定的音质,忽而响亮地大噪,如深寺的木鱼敲动,忽而隐细地微唱,如闺内的怨妇在望,隐隐约约地,却是绵连不断。

 踩在是樱花瓣的柔软泥土上,身处在周遭异样的氛围之中,被惑似地仰头高望着,屏息凝听的魁七。入耳之际,那抚的音音回四周,却无论如何找不到来源,令人不由得怀疑那或许是樱林本身的鸣

 那彷佛是召唤的声动持续不断,他不自地往更深处走进。步走的遥侧,群绕的‮央中‬,一株异常高大的樱树正矗立着。不同于旁生的小樱,那高耸的干身,直天际,那壮大的枝茎,网络不差,翻花际,是株极为茂盛的山樱树。

 他没有想太多,只是直觉地朝着那株年老的樱树而去。靠近的瞬间,一阵极强的风忽然掩面吹来。那扰之际,颤摇的众樱不住狂落,一时如瀑下泻,深浅错着,那纷然的花瓣掉全身。

 强风中,他眯起眼伸手将肩上的绯拨落,只是一瞬不经意的眼角旁,他看到了他。就在那株古龄的山樱下,一身的白衣,那美丽的男人正伫立着。彷佛在凝想,彷佛在神游,那抹清静雅然的身影,在樱花纷飞的树下独自默默。一如初面时的淡然,那仰望树梢的男人,浑身散发出一股极其纯净的冰冷气质。

 冥冥静止间,彷若一切时空的目光都倾注在他身上。那彷佛神圣不可侵的凛然侧面,似乎正发出一圈淡淡的晕光,那么的洁雅,那么的无瑕。

 在专一而独致的姿影下,那样的男人,更显现一股令人望之出神的美。就在那连自然也屏息注目的悄寂中,他定定地注视着他。风拂的瞬间,男人低头,那清冽的眼轻轻对上他的。

 空气彷佛也冻结的时刻里,两人互相凝望着,毫无表情的平静下,那深邃的眸底似乎都埋藏着一些不让对方知悉的心思。漠然的彼此,他们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如此清楚而明白的界线,他和他,是不一样的。

 沉默的樱花林,沉默的春风,沉默的两人,这一切似乎将永远持续下去…就在风吹花落的瞬间,男人微微地笑了。眼帘轻敛之际,那唯美的笑意在边轻轻漾开。一刹那的吸引,无法移动的目光。恍似呆然间,他只能看着他。

 一瞬间窄缩的天地中,只剩下他与他存在。如梦似幻的花雨中,凄然落的樱瓣下,对方那异色的眉梢,魅似的眼角,那彷佛要蚀刻人心的绝美容姿。

 下坠的樱花,不断地掉落在男人的身上,两者映之间,浑散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治。望着那彷似要掏尽一切、凄美到令人痛的笑容,等他发觉之时,自己已经站在男人面前。

 近到在眸中看见彼此的距离,微笑的嘴,轻轻地靠了过来。感受着那温软的触感,奇异地,他没有拒绝,也没有逃开,那不知为何一点也不反抗的自己,就这样任由细致的吻动不住落下。

 轻柔的舐,细腻的咬,那不停的吻间,开始发红的嘴角。在那迭里,对方彷佛在诉说着什么的眼神。或许是厌恶吧,或许是嫌弃吧,又或许什么‮有没都‬,只不过是眼间的错觉。

 那一点点异于往日的温柔瞳眸,竟如此奇特地令自己感到彷徨不安。润的舌尖伸入口中,挑动着,着,没有躲避余地的自己,彼此融的唾在喉间发出黏‮音声的‬。

 不住发热的嘴上,彷佛有千百颗心脏在烈地跳动着,开始昏的脑中,那在逐渐蔓生的,到底是什么呢?他不甚清楚,也没有说出的勇气,于是只能静静地沉没下去,在对方那用力环抱着自己的手中。

 缓缓地,敞开的衣襟在肩上滑落,从颈侧开始,细碎的长吻不断持续着,一径绵延的绯樱在身上展绽。

 柔软的吻下,微妙的感觉不断轻溢出来。那若有似无的麻拍似地打在半的身上,在一阵阵涌来的快中,体内也随之烧起了一簇簇情的火焰。

 细细呻着的抖动身躯,那不知何时,两只手已紧紧拥上对方的颈背。前被咬时,那异样的刺底下,他‮住不忍‬地闭上了眼,鼻间不断的息却隐隐漏出了那强忍的陶醉。

 男人环抱的手徐缓下落,轻轻地‮摸抚‬着那下的结实肌,另一只手则滑入和服下摆的空隙里,细致地触摸着‮腿大‬的肌肤。

 低的喉音,逐渐放松的全身,在不断给予的快中变得变得蒙的大脑。彷若怜爱已极的抚持续了许久一段时间。突然间,业已朦胧的意识却猛然一惊,那紧闭的眼倏地睁开,他开始‮动扭‬着挣扎。

 那冰冷的指尖正窜入自己的身内。“不、不要!别在这种地方…”“不要在这里?那别的地方就可以?”

 微笑的耳边低语。他恨恨地瞪向正灿烂笑着的男人,而对方也看着他。绽出更为丽的笑容,男人柔软的舌尖着他怒睁的眼睫。

 “‮道知你‬你这个样子有多惑人吗?每次都让我好想要你…”“你这混帐…”颈间不涌起一阵躁热,他涨红着脸咬牙。

 望着那炽眸中熊熊燃起的狂焰,男人嘴边泛起笑痕。体内的手指开始徐徐地扰动,那不自然的扩张下,紧窄的内壁一瞬痉挛起来。

 不住扭曲的脸孔极力挣扎着,但那身上的手却牢牢地将他锢不放。越来越多的指头不断入,并反复来回动着,无法动弹的他只疼得下半身频频发颤。

 手指出的瞬间,他被用力推向大的樱树。未定的身形在枝干上才支稳的同时,一股大力从背后来,‮身下‬的服摆被鲁地掀扯开来。那的密实瓣前,男人缓缓地覆了上去。

 “…”他紧紧地咬住下,死命地忍住将逸出口的哀声。那不属自体的硬物生生刺入,在躯内散出难以想象的高灼温度。不停的痛间,隐约里,他可以感受得到‮体下‬的内壁中,一股‮大巨‬的夹迫感正不断传来。  m.EJuXs.Com
上章 追寻(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