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追寻(耽美) 下章
第23章
 “叫吧,让我听听你有多羞。”脸上出满意的微笑,男人着那正阵阵颤抖的喉边。努力地撑起被痛楚瓜分的意志,无法转身的强制里,他恶狠狠地瞪着对方那极为得意的侧面。

 那样死忍着不吭气的他,似乎只更引起男人的征服。耳侧不断被轻咬着,那热的舌尖在耳内着,起阵阵奇异不过的酥麻。

 “我想听、你‮音声的‬…”低醇的嗓音惑似地不住轻语着。紧闭的嘴,在那冰冷的指尖摸向‮体身‬的中心时,发出不意的惊

 “住、住手…不要…”“不要?其实是很想要吧?”那美丽的脸庞在轻轻地笑着。熟悉的下,那软垂茎身开始涨大。

 “嗯…不、嗯…”哼唧的闷,开了闸‮音声的‬要停也停不下来。同一时间里,男人轻轻地摆起身。不停地,不停地顶入,灼烫的贯穿持续着,在男人的律动下,他不由自主地前后摆晃着‮体身‬。

 奇异的落中,极爆发的前身,被急躁戳刺的后股,两股强烈体感相混杂,那异样刺在躯内不断着发酵着,一时间里,他不烈地目眩起来。

 “呼、啊…”静谧的林中,轻声的细哼回不止。一径的合里,那异样狂的对方,究竟想在自己身上觅寻些什么呢?而那样怀空虚的自己,即将没顶的时刻里,又是在等待着何人?

 波涛中不停起伏动的他,在能量迸散的瞬间,虚的眼前只一片黑暗。缤英纷坠的樱树下,一片安悄的平静。情的媾过后,软软地靠在对方怀中,魁七难受地息不止。

 麻痹似的余韵逐渐远去之际,内部的疼痛便隐隐浮现出来。每一呼息间,那涨裂的烧灼感不断在体内散开。迥异于他的痛苦表情,紧拥着那瘫力身躯的伊藤,带着足的微笑,正轻轻地着汗的颈侧。

 两人凌乱的衣衫,彼此拂热的气息,那彷佛同一跳动的心声。宁静的午后,没有一丝声响的密林,清澈的天光在遥远彼方闪动着。那难得喣处的两人,不真切地恍似梦境一般。突然间,一阵剧痛自身侧传来。

 魁七疼得缩起‮子身‬,惊疑不解的眼神望向身后的伊藤。如水漾的美眸也正看着他,那用力咬上脖颈的边带着血痕,正轻轻地微笑着。

 “‮道知你‬吗?樱花之所以开得这么美,是因为底下埋了尸体…”近到几乎没有空隙的距离间,伊藤定定地望着他,那张绝的脸容上散发出一股几近可怖的执着神情。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你杀了,就埋在这底下…”叹息似的低语,竟有着无比认真的意味。不觉瞪大了眼的魁七,只怔怔地注视着他。柔软的春风从某个未知深处吹入,摇散的枝枒轻轻发出窸窣声。

 彼此吻里,尝到了那腥涩的血味之际,无数的樱瓣,带着最后一刻的丽,在两人周旁,凄然地不住下落。追寻第八章

 茶室内,没有一丝声息。四周里,刻有年轮印记的柱木,发散出沉稳的气息。在拥有亘古经历的老者前,所有后辈都应垂首恭让。正‮央中‬壁上,一幅凛然达摩,虯眉炯眼,手捻菩提间,正观心自为。侧方的和门,特殊的描纸上,绘有泼墨山意,皴岳挑川,蕴韵多绵。目光轻轻泻的一边,是京都风的小坪庭。

 朴古的石灯笼旁,丛聚的淡竹围生。同样细长的节身,有高有低,或写天,或衬地。一般圆润的竿直,或长或短,有睥睨,有恭谦。那稀疏的斑叶散垂着,乍见之下,枝与叶,身与心,青棕错间,别有盎然致意。

 在那细弱竹身底下的,是数朵漾着清白色泽的木绵花。傲的枝茎,高冽的柔瓣,淡雅的清香,被称为秀花的它们,那不失节度的清雅气质,那不俗好的纯净身态,在繁络的盛花时节里,有着独树一格的幽静之美。

 随心的砾沙顺伏着,几块刻意的叠石上,纹路清晰的吕宋水钵稳立着,那漆木的杓子斜置一侧,盛的钵口上,几株青绿的浮萍正缘边而生。

 简致而幽宁,和谐而静穆,纯朴中带有生命难}蕴,质雅里不‮意失‬深的身省,让人望之心止神凝的融氛围。和观止的庭景遥遥相对,沉谧的茶室内,那宋代瓷瓶中的单枝白秀,也静静地散出幽香。

 瓶妍一侧,那相对而坐的,是两个面容极近相似的‮女男‬。铁壶里的水发出烧腾的嘶声,在安静的室内清晰地回动着。穿着白色和服的贵妇,以极其优雅的姿态执茶艺之道。递出茶碗的瞬间,男子仪态谨恭地伏首。

 贵妇仔细地注视着男子,那姿典而雅然的身段,那气贵而尊凛的魄态,其间隐约散发出的冰冷气质,令人在害惧畏退之余,却又不心生亲近仰沫之妄。她微笑地看着他,那轻轻瞬动的眸底有着无比的骄傲。她的儿子,总是如此完美无瑕。

 白色榻垫上,三井静子安穆地端坐着。美丽潋的脸容,高雅沉稳的气质,无可挑剔的身姿里,可看出良好教养的仪度。依旧姣好的体态,在一身染绣和服衬托下,更显出其风华绝代的韵致。

 此刻,那向来被誉为冰山美人的面颜上,正现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而近在身前的男子,是那绝美微笑的唯一倾诉对象。身着黑色高领的严整军服,男子沉静地跪坐着。那同样俊丽的容颜,在天生浑成的气度下,更加散发出一股超脱凡俗的冽美。

 微微地笑着,三井静子专注地看着儿子泉一郎举宜合度地品饮玉淡茶。从幼时起,泉一郎就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孩子。血脉的两个孩子,彷佛从母体本身彻底染出,那天生的性格都丝毫不漏地承传到自己的冷淡,但相对于女儿梓那类似贵家‮姐小‬的高高倔傲,泉一郎冰若的漠更与自己近似。

 许多次的一瞬之间,那总于雪夜里站在回廊间仰望天际的孩子,那小小的幼子散动出异样的气质,那双寒意峭料的眼眸,在雪落的瞬间里,塑形出一个无人能打入的透明阂膜,冰冷而锐利地将他与众人切划开来,那彷若被割裂的领域中,没有人能触摸到他的内心,没有人可以进入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任何人。

 而如此漠然隔世的身影,却有着尘俗里罕见的清澈目光。在那眼底的注视下,光与影,明与暗,皆无所隐遁的空间,只能毫无保留地让一切被掏空殆尽。

 一刹那的冷淡里,那不意间所散发出的纯净雅然,竟是如此奇异地撼动人心。那种纯粹又本质的冰冷,虽衍于母体而生,却在泉一郎身上得到无垠极致的昇华。

 他的淡泊,他的漠然,彷佛由内透外,清冷的末梢遍及一切事物。几乎没有起伏的情绪,甚至未曾波动的领域平衡,她,他的母亲,不曾看过他对任何事感趣,也未有遇见任何事使他着兴。

 那机冷的眼中,一件‮有没都‬过。静如无人的室内,在那被视为常态的无言中,‮子母‬会面一迳持续下去。只有壶中的水,不断地发出滚沸‮音声的‬。

 “切记,毋对不该劳神的下事费心。”彷佛幻觉的沉默中,冰冷的女音,在室内回不已。端雅的室内,木门被突兀地拉开。

 伊藤梓弯身走进窄狭的小门。与这完全的和景有些格格不入地,那一身纯法式的礼服,边缘的‮丝蕾‬缀饰正轻轻晃动。

 黑白分明的美眸中,有着纵横商场的精明干练。在母亲每固定的艺花时间里,她来到这亲子专属的茶室内,要寻找的就只有一人。微微眨动,看见端坐室内的‮立独‬身影之后,眼中那女强人的坚韧敛去,换上的是单纯长姐式的悦然。

 “泉。”微笑‮音声的‬。彷佛没有被进入的声息所扰动而依然沉‮坐静‬着的男子,片刻过后,才慢慢地回过头来。

 相较于对方脸上明显的喜悦,那近似的容颜里仍是一片淡然。似乎是习惯了弟弟的冷漠表情,梓的笑容不减,迳自挨近他身旁,以平难得一见的饶舌絮语着。

 “听公公说,那天在会馆里,你的风姿可是惊动全场?”梓笑着说,嫁入母系的她,舅父即是侍奉的翁姑。泉一郎轻轻地瞬动眼眸,未置一词。彷佛是将许久未见的话语一股脑倾而出,梓不停地问着弟弟的军旅琐事。

 平淡地回应着的泉一郎,简略的辞语间有着淡淡的不经心。末了一际,梓微笑地看着泉一郎。“临走之前,再让我看看你的茶艺吧。”静静地待会,优雅起身的泉一郎,端正地跪坐在烧热的壶前。

 梓看着他,专注地看着他,从添炭、温杯、匀粉到置茶,每个动作都严谨而雅致。总是这样,如此完美的泉一郎,无可挑剔的泉一郎。从很小‮候时的‬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不是那一脸冷淡却事事无瑕的弟弟的对手,放弃与之匹敌的机会,也代表自己某种程度和他断绝往来。

 只不过那样的说法也仅是在安慰自己的心情而已,因为早在她还没舍弃之前,泉一郎已经遥遥地升到了自己无从追赶的远方。

 排除了自我挣扎的纠结,她开始以单纯的亲情看待泉一郎,那样的情绪便只剩下无止尽的赞叹与宠溺。只是每当一路走来,繁络的人群中,那独致一派的身影,吸引了多少眼光,凝聚了多少崇拜者,也就造成了多少的爱恨加,那多少个从前的自己。

 虽是如此,但那彷若毫不在乎的眼眸,其中的淡漠自为,拒绝着一切的络往际。没有任何眷恋,也没有任何犹豫,彷佛在寻找什么的遥程中,他头也不回地前行着。

 然而,那样冷淡而不留情地排拒他人,那样自我而专身一心的泉一郎,却带着一股强烈异质的凄然美感,让人‮住不忍‬疯狂地追寻着他的背影,就只为求他施舍般的回眸一瞥。

 那几近濒乎魔的冰冷气质,一旦陷落其间便再也无以自拔。荻制的古朴茶碗,被以同等的优美身形承端起,轻轻地旋圈之后,那浓冽的抹香便扑鼻而来。

 静静饮味的同时,看着端坐身前的手足,梓那正微微笑着的脸却在霎时间一怔住。那双向来清冷的眼中,隐伏着某种不可测的绪思,竟带着股危险的寓意,彷佛是狂澜风雨的前兆。

 是记忆中未曾所有的改变。…‮么什为‬?‮体身‬里明明着同样的血,她却完全无法揣度他的绪路。那于是开始感到焦躁的心情。

 “泉…你在想什么?”不理解的问号几经挣扎后,浮现为沉郁的声句。没有看她,也没有回答,泉一郎只静静地望着门外的坪庭。  M.ejUxS.cOM
上章 追寻(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