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追寻(耽美) 下章
第36章
 火光阴影下,骨头裂开的清脆声响,臂肢灼烧似的剧烈疼痛,他不停挣扎,他不断反抗,结果却如出一辙,他注定无法逃离那个男人,永远也逃不这个无止尽的恶梦…

 魁七难受地闭紧眼眸,感觉喉间一阵咽不下的苦味。一股气流低低掠过,落叶沙然大作,响了一半却又倏然止歇,起动的风儿撤走了,林子里一瞬间悄寂得可怕。

 所有记忆彷佛就停留在那个断臂的夜晚,之后的一切他记不太清楚了。复一,那种不断重复的‮磨折‬,他开始变得麻痹,越接近现在的日子,记忆越显得模糊虚幻。这或许也是因为他不愿再回想起的缘故。…男人到底在执着些什么?他不明白。

 是这具破败不堪的躯体?还是他自以为是的倔强?一如被强行侵犯的‮体身‬,那个所谓自尊的东西在男人手里不知已碎过多少次。

 从前那倔强不屈的自己早就然无存,此刻留下来的只是个连悲鸣都发不出来的废物,一个如男人所愿、被彻底征服的自己…然而男人却不肯放过他,不准死,也逃不了。

 一天天过去,他才逐渐明白,那个男人是想让自己在煎熬中慢慢发疯吧,就如同蛇玩着到手的猎物,他越显出痛苦辗转,男人越是享受似地‮悦愉‬不已…

 庭园依旧寂寂,唯有枯叶仍不住掉下,哀伤而又安详地,回到最终的归属之处。魁七紧紧咬住下,表情痛楚难当,彷佛每一呼息之间,都在强忍着自身痛苦的存在。

 他默默地望向天边,那火焰般燃烧的枫叶,在模糊的眼中晕渲成一片淋漓鲜红,那悲怆又深沉的血,凄美得使人心伤不已…不知过了多久,魁七收回遥遥眺望的目光,那一瞬间敛动的眼帘,他发现了那个男人。

 一段距离外的树下,那一身白衣的男人,正静静地伫立着。全身笼罩在树影中,他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也正看着自己。

 一丝声响也无的密林,万物宁静得彷佛睡着了。两人就这样相互对望,没有任何言语,没有任何动作,静默得一如林中。

 时间也随之静止不动,似乎是过了很久,又似乎不到一刻,男人缓缓地朝他走来。穿出阴暗的树下,男人身影在天色中变得明朗起来。那优雅的步伐,凛然的身段,他很熟悉。

 洒落而下的云光,在男人美丽脸庞上形成一圈柔和光芒,映衬得甚是动人。那双黑眸却依旧冷淡,看不出一丝表情。他看着男人越走越近,男人也直直地盯着他。

 地面被拂开的落叶,随着男人前进,不断发出众多细微沙声。男人走入树下,走到他身前。背向入的天光,男人表情看来一片朦胧,但魁七知道男人还在看着他。接着是同样的沉默。两人默默相对,眼光‮有没都‬离开过彼此,如此靠近的距离间,身前呼吸可测。

 魁七望着伊藤没有说话,内心却宛若万马奔腾,众多情绪在‮体身‬内不已,是愤恨,是怨毒,还是悲伤,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伊藤看着魁七也默默不语,那胶着的目光里彷佛有着什么,他深深地望进对方眼中,像要寻找某个东西似地专注不已。时空在两人之间沉淀。无预警乍起的风,枯叶一阵哗然大落,掉了树下的人身上。

 一片樱叶破碎的颤音中,白衣风拂,男人看来美丽无比。魁七只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残酷如恶魔的男人,这个让自己不胜痛苦、辗转死的男人…久积的情绪在那一瞬间溃堤而出,他再也按捺不住。

 “…杀了、我…你干脆杀了我…”干哑的嗓音,不连贯的哽咽,男人颤抖的嘴溢的泪水,带着一股发自心底的深沉痛楚。

 伊藤似乎没料到地一怔,那淡漠眼中燃起一抹异样情愫,他默默地凝视着泪水从男人眼角滑落、下然后消逝不见。那狂的风中,伊藤紧紧拥住哭泣的男人,彷佛怕失去他一样地紧拥着。

 安抚似地,舌尖轻轻吻着眼旁,那滑落的透明体带着淡淡咸味,隐约又有些苦涩,彷佛是男人体内的碎片溢而出。

 沾着泪水的嘴轻轻吻上男人,彼此碰触的一瞬间,男人颤抖着闭上眼,更多泪水不断溢出,彷佛是在拒绝对方,又彷佛是痛楚不堪。

 “…魁…”伊藤呼唤似地叫着男人的名字,那低沉的嗓音,悲痛的声调,加重力道拥抱的双手彷佛也隐含无尽凄楚。

 魁七张开眼,缓缓对上身前的眼眸。那幽深的黑瞳里,闪烁着一抹深刻的情绪,那种沉重又苦涩的哀伤,彷佛似曾相识…?

 在男人炽热的怀中,不自觉剧烈颤抖着身躯的自己,是畏惧,是怨恨,还是死去的心在燃烧…?带着让人心碎的眼神,对方的再度吻了上来。重叠的嘴吻着,啃咬着,既温柔又暴。魁七‮道知不‬男人还想索求些什么,自己早已经一无所有…

 彷佛回到曾经一度的温柔与‮抚爱‬,那紧紧环抱自己的手,男人到底想要如何?魁七感到心酸地垂下眼,不愿去想那背后的含意。

 树下的两人,彷佛只剩下彼此。隐藏起内心丑陋不堪的伤痕,在这彷若梦中的时刻里,他只有他,他也只有他。林子一阵风声大作,在枝枒的窸窣中,在落叶的沙哑里,挟着低沉又苦涩的嗓音。

 “…不要离开我…”…那是谁‮音声的‬…?和门旁的女人也正看着这一幕。一身新嫁娘的打扮,那乌黑长发高高梳起,女人默默立在门边,却是一脸泫然泣的表情。

 透过檐下的红枫,她怔怔地望着远方的两人,靠近,拥抱,然后亲吻,那彼此叠的身影纠着,之间毫无任何人可以介入的余地。

 樱树下彷佛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眼中只看得见彼此,那两人深刻地吻着,灼热而痛楚地,彷佛想将自己的心深深烙印在对方身上,那样深沉的爱,那样酸楚的心情…

 女人知道,其中一人是她的夫君,是她向来冷淡的夫君…泪水从女人脸颊缓慢滑下,在天光中显得晶莹绝。从婚夜开始,那股疏离感一直摆不去。她的夫君淡然到几近冷漠,偶尔看着自己,那视线也是穿过她望向某个遥远的地方。

 没有新婚燕尔的亲密,没有夫妇相随的甜蜜,多少次的夜里,她只能默默地望着夫君离去的背影,独自一人等待到天亮…

 直到此刻女人才明白,夫君的心根本不在自己身上,那样炽热的爱早已给了别人,不是她,而是另‮人个一‬,一个男人…

 ‮么什为‬?她真的不明白,明明曾在神前发过誓,两人要一生相随、挚爱不渝的…看着眼前伤心绝的事实,女人不掩泣。

 一阵大风乍起的瞬间,和门被轻轻拉上,和津不知何时来到身旁。女人听到声响抬起头来,一片泪水模糊的眼中,最后只见那檐下红枫悲壮而热烈地燃烧着,鲜得宛如心口淌出的血…

 ***战争的定义有很多种。它可以是残酷的杀戮,也可以是浴火的重生,因为‮人个一‬的生存,同时就代表着另‮人个一‬的死去。

 它可以是反抗的真理,也可以是神圣的借口,因为生命既看不起破坏的卑劣,同时又向往着破坏的崇高。它可以是失去所有,也可以是得到所有,因为获得就是丧失的反面,孑然一身是一种完全的解,同时也是一种完全的痛苦。

 那么,失在其中的人们,到底是追求战争的哪一面相呢?1941年12月8,美两国终于开战。奉请全国最高领袖8231;天皇的圣断之后,日本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中正式确立了“帝国国策要领”决定将‮国美‬视为占领太平洋区的首要目标。时机已趋成,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下达秘密指令,日本派出特使至美,刻意展现和谈诚意,作为拖延及掩饰的工具。

 12月8凌晨,数十架日本俯冲轰炸机,飞越‮国美‬太平洋最大基地8231;珍珠港上空,

 一场历时不到数小时、却造成重大伤亡的空战,于是残酷地展开。这一场被日本方面称为奇袭的空战,同时也引爆了太平洋区的战争。当天,日本公布天皇对美英法的宣战诏书,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揭开序幕。

 不久,中国境内的各国租界,也跟着沦为战火的灰烬。就在这怀的战悲苦中,未知的春天悄悄来临了。黑夜里,飘着雨。死去的月化作泪水,笼罩一切。大敞的窗旁,男人伫立不动,任由泪雨狂地打在身上。黑夜里,却不宁静。

 烈焰在浓夜中发出慑人红光,被割裂的大地,丑恶的伤口正不断绽开,鲜血汩汩地平线。冰冷的窗内,男人不言不语,远方撼动的爆炸不住频繁响起,一道道冲升的血光映出他侧面。

 男人颤抖地闭上眼,扭曲的表情显出心中痛苦不堪,彷佛是抉择不了。…是什么让他割舍不下?是什么让他无法放弃?这样的夜雨中,带着身痛楚的伤痕,才彷若梦醒般地发觉,没有未来的终点就在眼前…

 他缓缓回首,映入眼中的是上那个受伤的男人。门突然地打开了,传来一片人声吵杂。望着窗外的他回头,看见一群人扶着伊藤进来。漉的发丝黏在额间,伊藤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不晓得是因为寒冷的雨,还是肩上那一大片不规则的深痕迹。

 众人小心翼翼地将伊藤置在上,堀内帮他下军服,动作极为轻柔,伊藤没有吭声,却用力抿紧嘴。那件脏污军服底下,沾了鲜血,伊藤的血,灯光下看来鲜无比,令人怵目惊心。

 热水端了上来,柔软的绸布擦拭着伤口周围,重重纱布住伊藤的伤处止血,血仍不断以惊人速度渗出,过不多时纱布已呈微红。鲜血却还不停冒出,沿着纱布边缘,那红色体一滴滴滑落在单上,不久在伊藤身后形成一滩不小的痕迹。

 他怔怔地看着白色单上的血迹,好象从来没看过人血一样。看着那深沉刺目的血,他不感到口一阵强烈冲击,有种沉甸甸的感觉,那是生命的痕迹,是伊藤出来的生命…

 目光一转,他望见伊藤的眼也正看着自己,那仍旧是夜晚白天望着自己的眼。彼此目光碰触的同时,他随即转开,紧紧咬着下地转开,慌乱的心底‮道知不‬是不愿,还是不忍看到那样的伊藤。

 真奇怪,他明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强盗,这种场面早就见得多了,连自己受伤都不稀奇了,此时却为何感到不安…  M.eJUxS.cOm
上章 追寻(耽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