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 一 章 寡妇怨妇大救星
“不看武侠小说,人生必是黑白;

 喜看武侠小说,人生必是彩。”

 子初时分,夜深人静,人们皆已经进入梦乡,唯独绍兴城郊东南方三十余里处却有一人正在忙碌。

 此人姓毕,单名吉,姓毕的人在绍兴归泉村只有他一人,名叫吉之人倒是上百人,因为,大家皆想图个吉利也!

 不过,截至目前为止,取名之人,不论老幼皆不大吉利,尤其毕吉更是不吉,大大的不吉也!

 他今年已十八岁,不但长得又瘦又小,而且右颊有一大片青色胎记,使他那眉清目秀气质大为失

 绍兴城以绍兴酒驰名,归泉村因为泉水甘甜,所酿之绍兴酒更是香醇可口,乃是瘾君子们之最爱。

 毕吉自幼便来这家酒厂作学徒,因为,他的唯一亲人老爷爷已病逝,他为了糊口,只好来干此行业。

 此酒厂名叫‘茫’,主人姓常,名叫德财,可是,他却无法常得财,因为,他所酿之酒根本没人愿饮呀!

 他的酒原本不可口,他又一天到晚躲在房中,他的生意当然越差,女人们当然逐渐的离去。

 三年前,‘茫’便只剩下常德财及毕吉二人,常德财仍然一天到晚躲在房中,毕吉可就累了。

 因为,他不但要‘一贯作业’的酿酒、造酒及卖酒,而且,他还要打扫、炊膳及清洗‮人个两‬之衣物。

 他从天未亮,便要一直忙到深夜,可是,他从未吐过一句怨言,即使他已半年未领工钱,他仍然不吭声。

 三年前之中秋节晚上子时,他把一切安顿妥后,他习惯的在井旁沐浴,却见常德财似鬼魅般出现。

 他立即哈行礼道:“头仔,你还没睡呀?”

 常德财嗯了一句,便盯视毕吉的‮体下‬。

 毕吉向下一看,不由脸红的以手遮住‮体下‬,因为,他的‘小吉’又不乖的‘起立’及抖动不已啦!

 常德财那张‘棺材板’闪出一丝笑纹,立即抛来一物道:“喝光!”

 毕吉接住一个小酒罐,立即仰口喝着。

 他和常德财共事迄今,他已经了解对方‘言出必行’之习惯,所以,他二话不说的立即将酒喝光。

 “哇!又香又醇,这是什么酒?”

 “茫!”

 “茫?咱们的酒呀?”

 “不错!干完活,就歇息吧!”

 “是!”常德财一走,毕吉便觉全身一阵热畅及睡意,于是,他匆匆的沐浴及洗完衣物,便返房上榻歇息。

 没多久,他已悠悠的入眠,倏见常德财闪入房中,他轻轻一按毕吉的黑甜,便将一个小木盒放到椅前。

 他离去不久,便取来一支特大号的刷及入座。

 不久,一名布衫妇人低头入房,她匆匆一瞥房中,立即上前低声道:“常老板,周嫂所说的话‮实真‬否?”

 “她‮你诉告‬何事?”

 “我任您摆布,事后您给我一百两银子,而且不外此事。”

 “不错!你愿意吗?”

 “愿意!”

 “好!它们归你啦!”

 说着,他已指向几上之四锭白银。

 妇人双目一亮,立即问道:“当真?”

 “嗯!”她迫不及待的上前将白银收入怀袋,立即问道:“我该做什么?”

 “宽衣,张腿站在盆旁。”

 妇人已有心理准备,立即剥光‮子身‬及张腿站在盆旁,她的身材颇正点,尤其双更是既丰拔。

 常德财以刷刷着右头道:“你守寡多久啦!”

 “七年多!”

 “偷过男人了吗?”

 “没有!”

 他将刷轻刷她那间口,她不由扭道:“别如此,死啦!”

 “可见你偷了人!”

 “没有,真的没有!”

 “算啦!吾不计较这些,你听着,无论吾如何逗你,你只能扭移,不能移动双脚亦不能叫,知道吧?”

 “这…好,你爱整人家哩!”

 他立即以刷由她的粉颈轻轻刷下来。

 她果真立双脚的扭身不已!

 当她得受不了之际,便以手捂嘴,以免叫出来。

 他又刷了一阵子之后,她已经道:“快玩吧!”

 “还早哩!都未出现哩!”

 “汤?什么玩意儿?”

 他朝她的间一刷,问道:“它未曾吗?”

 她脸红的点点头道:“我会让它。”

 不久,果真汨汨滴落木盆。

 “常爷满意了吧?”

 “尚可!”

 “常爷可以玩了吧?”

 “尚早!”

 他立即又悠哉的刷着她的体。

 又过了一阵子,她哆嗦的求道:“快上!好吗?”

 “人在榻上,去吧!”

 “这…阿吉吗?”

 “不错!”

 “他…他在睡呀!而且,他太了吧?”

 “你玩不玩?”

 “玩,我想陪你玩!”

 “吾喜欢看你玩,吉仔!”

 她暗嘀咕句:“怪胎!”便快步到榻前。

 她一晃毕吉在酣睡,她立即衫褪,刹那间,毕吉的‘小吉’已经杀气腾腾的抖跳出来。

 她不由暗叫句:“人小鬼大!”

 她的,立即匆匆上马。

 不久,她亢奋的跃马中原,起初,她尚忌讳常德财在旁,没多久,她在舒畅之下,便放的玩着。

 又过了一阵子,她乐得呃呃叫啦!

 常德财随手一抛,她的口中已被布团住,她在一阵脸红之下,不但不叫,摇顶之动作也收敛不少。

 可是,没多久,她因为太,又放玩着啦!

 高迭起之下,她汗出如浆啦!

 终于,她得软绵绵啦!

 她趴在他的身上息及抖啦!

 常德财瞧至此,脸上的笑意已更浓,他又瞧了一阵子之后,立即刹笑沉声道:“把放入盆内吧!”

 她立即依依不拾的离开毕吉。

 ‘小吉’立即油亮的立着。

 她的心儿一,不由打个哆嗦。

 她捂着‮体下‬到盆旁,立即张腿松手。

 哗啦声中,已经倾而出,她不由一阵脸红,他即以刷刷着右道:“你想不想再玩一次!”

 “可…可以吗?”

 “后天晚上,如何?”

 “行!行!”

 “不过,吾出不起一百雨银子喔!”

 “没问题,我不要银子,不过,请你保密。”

 “没问题,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你可以走啦!”

 “是!后夜子时,‮定一我‬到!”

 她欣喜的穿妥衫裙,立即离去。

 常德财关妥后门,立即返房为毕吉把脉。

 不久,他愉快的拍按毕吉的道。

 良久之后,他取巾拭净毕吉,便端盆离去。

 只见他将那些放入酒母槽内,立即又放下一粒白色药丸,然后覆盖道:“茫酒必会奇货可居也。”

 他立即欣然返房运功歇息。

 翌夜,另有一位寡妇前前应徵,他依样画葫芦之后,那寡妇也满意的约妥会面之期,再行离去。

 从此,毕吉每夜皆不知不觉的被寡妇玩,寡妇所之气亦透过常德财之行功被毕吉所收。

 一个月之后,两妇因为纵过度而染病不再前来,常德财便又厚财托人物两位寡妇轮来玩。

 此种工作持续三年之后,毕吉浑身是劲,而且越干活越有劲,可是,他自己根本不明瞭真正的原因。

 他在这一、二年来十分的愉快,因为,经过常德财以及药特制的‘茫’酒早已供不应求啦!

 茫酒的价格此别家的绍兴酒贵三倍,可是,它实在令瘾君子满意,所以,如今已有人先付钱后领酒啦!

 毕吉掌控‘茫’酒之销售,他每天面封那些捧现银前来求他售酒之商人,他实在透了因为,这些人以往皆看不起他,如今,无论他如何吃他们的豆腐,他们总是笑嘻嘻的承受,所以,他连晚上作梦也会笑哩!

 其实,他晚上之笑乃是因为被那位‮渴饥‬妇人发之自然反应,可是,他一直被制昏,他根本‮道知不‬呀!

 这天上午,一名壮汉十名青年入内,毕吉原本正在吃三名买酒商人之豆腐,他乍见壮汉,立即神色大变。

 因为,此壮汉正是村中之‘黑道大哥大’马必勇呀!

 他立即起身陪笑哈道:“马哥,请坐。”

 那三名商人见状,立即缩头匆匆的离去。

 马必勇大刺刺一坐,立即道:“有没有茫?”

 “有!有!马哥需要多少?”

 马必勇立即伸出右掌及伸直五指。

 “唔!马哥要五坛。”

 毕吉‘哇!’一叫,立即站起来。

 那十名青年立即瞪眼哼了一声。

 毕吉迅速入座及陪笑道:“马哥,敝号只有小的一人在干活,每天至多造十坛酒而已,而且尚缺商人二百余坛哩!”

 马必勇哼道:“三天内,你若不出酒,你就关门吧!”

 “失礼啦!我若在这三天即使不眠不休,也不出酒呀!”

 “那就准备关门大吉吧!走!”

 说着,他立即起身。

 倏听通道传来沉喝道:“站住!”

 毕吉一听是常德财,他不由松口气。

 常德财一出来,马必勇立印嘿嘿笑道:“缩头王八出来啦!”

 常德财沉声道:“你一定皮啦!很好!”“嘿嘿!你莫非不想活啦!”

 “很好,你已经有两个挨打的理由,吾再凑成一件,你若不道出谁指使你来此捣蛋,你便要挨打啦!”

 “哈哈!说的比唱的动听,来,你来打呀!”

 说着,他已张腿叉以待。

 常德财向毕吉道:“瞧仔细啦!”

 说着,他一抬右掌,便向马必勇一招。

 马必勇一个踉跄,便晃向常德财。

 常德财先抬脚踹上马必勇的双膝,他立即哎唷跪下,常德财顺势连挥双掌,马必勇的双颊立即拍拍连响。

 他的双颊迅速红肿,鼻血及牙齿更是纷落。

 他疼得哎哎连叫啦!

 十名青年又惊又怒,立即扑来。

 常德财将马必勇按仆在地面,立即站在他的身上连踢右脚,刹那同,十名青年已被踢倒在地上。

 他们骇得纷纷求饶啦!

 常德财的双脚蓄劲连踹,马必勇十一人之脊全被踹裂,没多久,他们似王八般爬出大门外啦!

 毕吉一直瞧得目瞪口呆,此时,他定过神来,立即陪笑道:“头仔,你真高明,你真是深藏不呀!”

 “小卡司,你想学吗?”

 “想,头仔肯教吗?”

 “小卡司,关门返房吧!”

 “是!”不久,毕吉正式在榻上运功啦!由于常德财早已在他的身上奠基,他练习半个时辰之后,便顺利入定。

 常德财见状,便愉快的自行酿酒啦!

 从那天起,毕吉每一大早及睡前便各运功半个时辰,常德财更在他酿酒之际,指点他一套“蓬拆拆”身法。

 所谓“蓬拆拆”身法只有三个变化,不过,它可以向任何方位施展,所以,它既易学又多变化,毕吉不由大乐。

 翌天黑不久,常德财已经听出有不少人由后‮墙翻‬而入,他立即低声道:“又有人皮啦!你又有眼福啦!”

 他向前行不远,便闪身扑向那三十七人。

 那批人乃是马必勇的手下,只见他们各以短七及长攻向常德财,却哎叫连连的被制倒及踹断脊。

 ‮人个一‬若被踹断脊,即使诊治,也是使不了力,这是常德财杀一儆百的招式,没多久,他们又爬走啦!

 毕吉竖起拇指道:“头仔,你真罩!”

 “小卡司,不出三个月,你也会如此罩!”

 “真的呀!”

 “呷饭吧!”

 二人便又返内用膳。

 膳后,毕吉洗净餐具及沐浴,便在房内运功。

 常德财担心马必勇的手下再来犯或监视时,会发现妇人前来,所以,他直接找上马必勇予以教驯一番。

 他连伤六十七人之后,马必勇不但吓得立状不敢再犯,而且赔了三千两银子,他方始满意的返回。

 不久,又有一位寡妇在毕吉的房内任他以刷刷体,他一直将她逗得滚滚而出,方始让她上榻。

 此妇原是郯村富老之妾,富老一死,她守寡一年余,今夜首次发,立即山崩地裂般不可收拾。

 良久之后,她足的趴在毕吉的身上哆嗦,常德财遥弹上她的“促元便倾出不少。

 她更舒畅的嗯呃叫啦!

 良久之后,常德财催她下榻于盆中,她嗯喔一阵子之后,足的着衣道:“我不要银子,我只盼能常来此地。”

 “行!每两夜来一次吧!”

 “谢谢!请务必守密。”

 说着,她已送来一锭金元宝。

 常德财含笑收下金元宝,妇人立即离去。

 常德财便欣然善后啦!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了两年,毕吉收两年的元及勤练内外功之后,他已经胎换骨般焕然一新。

 首先,他长得硕壮!

 其次,他脸上的胎记在常德财悄悄以‮物药‬消褪及内功增强之后,它已经淡化甚多,他已经更帅啦!

 他自己无暇为此种变化而乐,因为,他忙着练掌呀!

 他已经无暇吃商人的豆腐,因为,常德财已经亲自售酒,他几乎终在房中练掌及身法,这天晚上来了一位丽妇人,常德财一见对方的眼神,便心生警惕的指着木盒道:“宽衣,站立于此地。”

 妇人妩媚一笑,立即宽衣。

 丰、蛇及蜂,这付魔鬼身材更令常德财警惕,不过,他仍然含笑以刷刷着她的双

 妇人便扭身摆的望着他。

 不久,他刷到间,她便旋顶着,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更是放着无限的媚力及‮渴饥‬。

 他注视不久,便含笑忖道:“好巧的易容,好匀称的鼻息,此女不但是高手,而且另有目的,吾得小心。”

 他立即问道:“汝来自何处?”

 “忠义村。”

 “远哩!谁‮你诉告‬的?”

 “祝嫂。”

 “你为何来此地?”

 “听说此地既可‮魂销‬又可发财,是吗?”

 “不错!”

 “上吧!”

 “别急,汝认为此种易公平否?”

 “不公平,女方太占便宜啦!”

 “嘿嘿!很好,上吧!人在榻上!”

 妇人上前揭被,便见‘小吉’在的‮体下‬中‘一柱擎天’而立,她口气,立即探头它。

 常<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