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王 下章
第十二章 小别果真胜新婚
十二月廿四,民俗之‘送神上天’,家家户户企求诸神上天向玉皇大帝美言,纷纷以丰盛祭品祭拜着。

 毕吉在午后时分在林中跟踪冒牌货的马车,倏见前方一株树后闪出一人,他立即警觉的止步。

 那人迅即摘帽及卸下面具,赫然是端木紫。

 毕吉松口气的上前传音道:“幸会!”

 “请跟我来!”

 说着,她一戴上面具,便戴上布帽。

 她折身掠向左侧林中,毕吉立即跟去。

 毕吉望着她的轻灵轻功忖道:“她们一家人才是真正的仁人善士,我后该好好的答谢她们!”

 不久,毕吉已跟入一座华丽庄院内,端木紫先招呼毕吉在大厅入座,立即匆匆的步入屏风后面。

 不久,端木紫入厅低声道:“请公子跟我入房见一人。”

 “偏劳姑娘!”

 二人步入屏风,便见一名女子低头站在右侧房门前,她一听步声,便徐徐抬头,毕吉乍见她,立即止步。

 端木紫回头低声道:“此地并无外人,请公子卸下面具!”

 毕吉乍见追风燕,立即心中有数!

 他便缓缓卸下面具。

 追风燕乍见毕吉,心中一阵百感集,不由掉泪。

 端木紫立即道:“二位好好谈谈吧!”

 说着,她便自行离去。

 毕吉默默上前,立即递出水果。

 她摇‮头摇‬,便转身入房。

 毕吉怔了一下,便硬着头皮入房。

 赫见榻侧摆着一张小上正有二婴酣睡,二婴之清秀面貌及红润脸颊,不由令毕吉心生好感。

 追风燕回头见状,立即低头道:“他们名叫毕德及毕贤,睡在外头者是大哥毕德,他们是孪生兄弟!”

 毕吉全身一震,忖道:“他们是我的儿子呀?天呀!只玩那一次,她不但有孩子,而且一胎两子,实在太不可思议啦!”

 “一向娇贵的她乍遇此景,难怪她会悬赏托人找我,‮定一我‬要好好的弥补她,‮定一我‬要善待她。”

 他一上前,便搂住她。

 她全身一震,热泪立即溢出。

 毕吉柔声道:“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我…我…”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避你!”

 “我明白!端木姑娘全部告诉我了!”

 毕吉扶她坐上榻沿道:“她‮你诉告‬什么?”

 “你身怀重大任务,为完成任务,你做了不少的牺牲,自出身道,又做过不少的幼稚事情。”

 “别如此说!你成长于那种家庭,能有如今之感触,足见你已获光明,我为你欣喜及骄傲!”

 “谢谢!你前些时没去九府吧?”

 “没有!另有人易容前往!”

 “听说他是地狱谷之人,是吗?”

 “不错!皮坚此次借故外出,表面上,他统一黑道,其实,他可能是女真族的走狗,我非消灭他不可!”

 追风燕问道:“你何以研判他是女真族走狗?”

 “因为,我目睹女真族派使者及密使入京,他们分别入朝廷及联络黑道人物,没多久,皮坚便出现也。”

 追风燕点头道:“此事牵扯甚广啦!”

 “不错!所以,我一直跟踪冒牌货,等我摸清他们的底细之后,我会宰掉冒牌货,再利用他的‮份身‬消灭他们。”

 追风燕正道:“高明!佩服!”

 “谢谢!我很抱歉去年事发之后,便一走了之!”

 “别如此说!此事出自姥姥身旁之叛徒,他以媚药亲,反而撮合你我,我只希望你深入虎,多加保重!”

 “谢谢!你果真如江湖传闻之不逊须眉,我的修为已经足以自保,何况,尚有不少志士在外策应呢?”

 追风燕点头道:“可惜!我必须照顾孩子,无法出力。”

 “你安顿此地,我更可以放心行事。”

 “谢谢!你与武林仙子是否也…”

 毕吉脸红的点头,立即道出被双钗迫与武林仙子合体之事,他一说完,立即苦笑道:“我那时不知在走什么运?”

 追风燕却含笑道:“佳缘天注定,她可能也为你育子,否则,千手剑不会劳师动众的一直在寻找你。”

 毕吉点头道:“颇有可能!”

 追风燕道:“果真如此!俟你完成任务之后,我愿意和她共侍你,而且,我不会计较名份或财物!”

 毕吉感激的搂她入怀道:“‮定一我‬不会亏待你!”

 “我可否为姥姥向你乞饶?”

 “别如此说!我志在消灭背叛汉之人而已!”

 “听说姥姥已突围而去,我若遇上她,我会劝她协助你!”

 “谢谢!”

 “对了!冒牌货已经到此地啦?”

 “是的!我该去跟踪他。”

 “不必!你尚距此地二百余里,端木姑娘便已在昨夜获悉你的行踪,可见,她一定派人在跟踪冒牌货。”

 “哇!有理!”

 追风燕又道:“不过,必须提防冒牌货侵犯武林仙子。”

 “放心!我已经废了他!”

 他立即低声叙述着。

 追风燕听得脸红的低下头。

 倏听敲门声道:“公子!冒牌货已入武林盟,前辈请你放心在此等侯,近该不会有何状况!”

 毕吉答道:“谢谢!辛苦你们!”

 端木紫立即含笑离去。

 追风燕问道:“姥姥之财物多在此地,你需要否?”

 毕吉‮头摇‬道:“不必!我尚需请你代为保管财物哩!”

 说着,他已由包袱取出锦盒及小包。

 追风燕打开锦盒,立即讶道:“这是皮坚孙女之印章呀!”

 “不错!我已杀了她们!”

 “天呀!难怪皮坚一直找不到她们!”

 “让他去找吧!”

 “目前不宜动用这些存单,以免引来麻烦。”

 “我明白!请你代为保管吧!”

 “好!”她立即将它们藏入衣柜夹层中。

 毕吉递出瓷瓶道:“这瓶九丹颇益功力,你收下吧!”

 “好!你杀了齐妃?”

 “不错!我已毁尸!”

 “杀得好!她颇有九真君嗜杀之习哩!”

 “听你这句话,我安心多啦!对了!你单独抚育孩子呀?”

 追风燕‮头摇‬道:“不!端木姑娘雇来二位娘,她们在后面房内歇息,我为了让你看孩子,特留下他们。”

 “我该厚谢端木一家人。”

 “的确!他们全心投入此行动哩!”

 “‮道知我‬!‮定一我‬不会让他们失望。”

 “但愿老天有眼,能助你早完成任务!”

 “你放心!‮定一我‬会成功的!”

 “我以你为荣!”

 说着,她不由脉脉含情的望着他。

 他的心儿一动,立即低头印上樱

 她的双臂一搂,立即紧吻着他。

 追风燕长期的等待早已孕育如火的热情,如今,她和毕吉沟通过情意,她立即‘火山发’啦!

 毕吉为了弥补她,立即热吻及抚体。

 没多久,她呼呼的下榻,立即先制昏二子。

 她一宽衣,立即现出人的体,如今的她更加的丰腴,毕吉乍见之下,‘小吉’更跳跃不已!

 他便匆匆宽衣解带。

 不久,她乍见硕壮叉雪白的‘小吉’,不由一怯!

 因为,去年破瓜之疼记忆犹新呀!

 毕吉却搂她上榻,便热吻着。

 他的双手更在双区大肆活动着。

 没多久,追风燕已经火再燃啦!

 她那更是汨旧溢出啦!

 她不由呼吸急促啦!

 毕吉却不慌不忙的及抚

 没多久,她的体扭顶不已啦!

 她已经自动送上门啦!

 毕吉顺水推舟,便顺利入港!

 他温柔的泛舟啦!

 她却热情有余,熟练不足的着。

 他便轻搂圆边攻边引导她合。

 没多久,她已经进入状况的合啦!

 毕吉便放心的骋驰着。

 ‘小吉’迅速的带给舒畅,她更卖力啦!

 毕吉见状,便引导她玩着各种花招。

 两人由未中时分,一直玩到黄昏,她舒畅的香汗淋漓,喉中更是不停的呃啊叫着,体亦开始哆嗦着。

 毕吉见状,立即展开最后一波攻势。

 天一黑,她搐的掉泪啦!

 她已经茫酥酥啦!

 毕吉担心她受损,立即送入纪念品。

 她啊啊连叫,全身搐更剧啦!

 两人终于同入仙境啦!

 一直在远处房内“旁听”的端木紫不由嘘口气。

 她一起身,赫觉‮体下‬怪怪的,她一回头便见椅上了一团,她反手一摸,便摸到裙底的处。

 她不由一阵脸红。

 她悄悄宽去下裳,便见亵底已经全,显然,她已经在方才不知不觉的绮思勾燃起啦!

 她立即脸红的更衣。

 那两位娘更惨,因为,她们已是过来人,可是,她们的老公却远逊毕吉,所以,她们各在房内自啦!

 接连六天,毕吉皆和追风燕在房内卿卿我我及畅玩,如今的追风燕已似牡丹般被灌溉得更加娇啦!

 毕吉经过充分调合之后,功力亦更凝实啦!

 这天晚上,他和追风燕用过膳,便各抱一子叙着,倏听敲门声,毕吉立即含笑道:“请进!门未锁!”

 房门一开,一品郎已含笑行入。

 毕吉忙道:“涵妹!快见过恩人!”

 追风燕立即欠身行礼道:“永铭浩恩!”

 一品郎含笑道:“免礼!吾来报佳音!”

 说着,他已自行入座。

 迫风燕一入座,一品郎立即道:“令姥姥昨易容至丐帮开封分舵以二万两黄金银票请他们找你。”

 追风燕喜道:“姥姥果真平安!”

 一品郎点头道:“是的!你若方便,不妨将信物吾转给丐帮之人,届时,再通知她前来此地!”

 追风燕一点头,便由颈上摘下一块玉佩道:“此玉佩是姥姥在我十四岁那年所赠,她一定认得。”

 一品郎收妥玉佩,便望向毕吉道:“冒牌货会见千手剑之后,终于在昨天晚上在城郊民宅会见武林仙子。

 “据吾侧面观察,他只是在敷衍武林仙子,武林仙子却一往情深,对了!她也为你育有两个儿子。”

 毕吉不由一阵脸红。

 追风燕却面现喜

 一品郎又道:“冒牌货昨夜便留宿民宅,他曾在丑中时分出去会见两人,端木公子已经和三人跟踪那两人。”

 迫风燕忙道:“吉哥!别让冒牌货住太久。”

 毕吉点头道:“好!我先和恩人商量吧!”

 追风燕喜道:“好!我去看看孩子吧!”

 说着,她立即离去。

 一品郎竖起右手姆指低声道:“罩!”

 毕吉脸红的道:“头仔!我‮你诉告‬一件天大的秘密!”

 毕吉立即道出他遇见马壮之经过。

 一品郎听得双目神凶熠熠的连连点头。毕吉一说完,立即道:“可惜!马壮不肯道出另外一批人之‮份身‬。”

 一品郎笑道:“你可以向千手剑下功夫!”

 “什么?他…”

 “小声些!据端木先生的手下函报,曾有一只信鸽飞入岳,千手剑便尤翌率人拦住皮坚,吾怀疑他在暗示皮坚。”

 “哇!若真如此!就宰掉冒牌货吧!”

 “不错!马壮之线索强过冒牌货,你可以潜入武林盟啦!”

 “太好啦!何时下手?”

 “今夜吧!他若出来会见地狱谷之人,咱们便宰掉他。”

 “行!”

 “恭喜你大享齐人之福啦!”

 “全仗头仔之栽培啦!”

 “不敢当!是你有这个命,我今夜再来邀你!”

 “行!”

 一品郎立即含笑离去。

 毕吉欣喜嘘口气,便默默品茗。

 没多久,追风燕含笑入房,毕吉立即搂她入怀柔声道:“冒牌货已经没有利用价值,我今夜将宰他及取代之。”

 迫风燕问道:“你入武林盟吗?”

 “是的!我先和武林仙子在一起,再伺机入武林盟。”

 “武林盟有问题吗?”

 “不错!而且问题出在盟主身上!”

 追风燕怔道:“千手剑有问题?”

 “不错!我非让他现形不可!”

 “小心些!他的形象极佳,势力雄厚,剑招更是出神入化,尤其,他为了蝉联盟主,更下了不少的功力,你宜小心!”

 “安啦!他的女儿在我的怀中呀!”

 “你真是福不浅!”

 “的确!尤其拥有你,我更似鱼得水!”

 “吉哥!有了你!我足矣!”

 毕吉轻抚她的右颊道:“涵妹!你更美啦!”

 她妩媚一笑,道:“全仗吉哥滋润!”

 “涵妹!再为我添一对女儿吧!”

 她羞喜的立即点头嗯了一声。

 没多久,两人再度共谱爱的进行曲。

 此时的冒牌货陪着武林仙子各抱一婴,他望着她的天仙容貌,不由脑子焰,可是,他的‘小兄弟’却不争气的昏睡哩!

 他下由暗火着。

 武林仙子问道:“相公当时为何置妾于客栈中?”

 冒牌货暗道:“她果真扯到往事啦!我该如何应对呢?”

 他立即含笑道:“我遭飞熊帮人员追杀呀!”

 “原来如此!妾当时错怪相公矣!”

 “是我不对!我该留话。”

 他立即岔开话题道:“你照顾孩子们,一定辛苦吧?”

 “还好!他们不但乖,而且健康,并未带来多少的麻烦。”

 “他们命名了吧?”

 “是的!他们各名为毕梁及毕材!”

 “好名字!人如其名也!”

 “相公今后有何计划?”

 “我有意投效武林盟,不过,我的出身…”

 “相公多虑矣!英雄不怕出身低,何况,相公以前消灭不少黑道人物,颇擭不少武林盟成员之赏识!”

 “真的呀?对了,你可听过中原高手暗杀女真族王子及公主?”

 武林仙子怔道:“会有此事?对方为何要如此做?”

 冒牌货暗暗失望,只好含笑‮头摇‬道:“谁知道那家伙的居心呢?我只担心女真族会因而进犯中原哩!”

 “不会吧?两国战,颇耗国力,对方必会慎重哩!”

 冒牌货点头道:“但愿如<武王> m.eJuxS.com
上章 武王 下章